目前日期文章:201704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但是,孰湖的試探真是愈演愈烈了。
  這隻妖怪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啊!
  看樣子,他不得不考慮是否要繼續隱瞞實情了。
  不然,下次孰湖要是真的全裸跑到他面前,他再冷靜,也有可能會因為忍不住而穿幫。
  阿新一直在默默觀察著阿鳴與妖怪們的互動,也知道孰湖是怎樣的性格……
  當然,如果阿新知道這妖怪不只想脫褲子,還打算在他面前拉屎的話,他應該笑不出來了。
  當初,阿新之所以選擇主動向孰湖搭話,純屬一時心血來潮,作出了那樣輕率的舉動,但是,也可當作他在潛意識裡已經不想再繼續隱瞞阿鳴,他想要向對方坦白了……
  一開始知道阿鳴與他是同類時,阿新其實是非常高興的,也不是沒有想過與對方坦白。

 只是,那時候阿鳴的性格遠比現在更加孤僻,對別人總有著強烈的戒心,再加上,那時候阿新認識阿鳴的時間也不長,於是,他保持著觀望的態度。
  結果拖著、拖著,當他與阿鳴的關係愈來愈好,他就錯過了向對方坦白的時機。
  但就這樣一直拖著不說,要是某天阿鳴發現自己一直在隱瞞著他,應該會很不高興,甚至會很生氣吧?
  想到阿鳴有些傲嬌的模樣,阿新雖然覺得還滿可愛的,但別看阿鳴平常總是表現得總是很淡然,好像對什麼事情都沒有所謂,要是他真的生氣的話,是很難哄的,或許「坦白從寬」,由阿新主動告訴他,阿鳴就不會太過生氣。
  
  趁著午休時間,阿新走到了那些妖怪們白天聚集的地方──廢置儲藏室。
  他想要跟阿鳴坦白的念頭已經存在了很久。
  可是,他一直提不起勇氣。
  一直以來,他都在尋找一個讓對方知道真相的契機,而這次……多虧了孰湖那糾纏、煩人的程度,也許就是一個坦白的好時機。
  下定了決心,阿新打開儲藏室的大門。
  「是阿新!」
  「真的是阿新!」
  「阿新真的來了耶!」
  興奮的妖怪們繞過了地上那些軟墊、靠枕,熱烈地歡迎阿新。
  走在最前頭的是孰湖,酸與、白虎、狡、類、寓跟在後頭,那群與阿鳴熟悉的妖怪們,全都聚在這裡。
  一陣廢宅的氣息撲面而來,讓阿新感到一陣莫名的退卻之意。
  「哎啊~~放鬆、放鬆!我們就只是想與你交個朋友而已嘛!難得遇上看得見我們、又不怕我們的人類。」
  孰湖笑著拍了拍阿新的肩膀。
  「是說你還真見外啊!明明看得見我們,都主動與我搭話了,卻老是裝出一副看不見的樣子,害我今天還被阿鳴教訓了一頓呢!」
  「所以說,這幾天你們一直糾纏著我,到底想幹什麼?」
  推開自來熟撲過來的孰湖,阿新露出了一副「真是敗給你了」的表情,重重地嘆了口氣。
  現在回想起當時自己耍帥與這妖怪搭話,不由覺得他當時腦袋一定不清醒,不然怎麼會如此衝動呢?
  到底當時他怎麼會認為這傢伙會心照不宣地為自己保密,然後,大家繼續河水不犯井水地生活……
  什麼叫做自作自受!?
  這就是了!
  不過……
  阿新環視了下這座他第一次進入的妖怪祕密基地,目光落在儲藏室外的陽台上。
  ……他們,還真是擅用陽台每一分的空間啊!
  對於這群妖怪竟然能夠把那裡打造得那麼有居家感,他在心裡由衷致上十二萬分的敬佩。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而沒等他追問,一直跟在孰湖身旁默默吃著麵包的酸與,先一步推翻孰湖的說法。
  「你說阿新主動和你搭話,可那時候我就在你身邊,卻完全沒有聽見。」
  這下子,林鳴眼中的訝異迅速被同情取代了。
  「孰湖,你這傢伙居然有妄想症了啊……」
  「他真的跟我說話了,我沒有說謊!」
  孰湖簡直被他的反應弄得哭笑不得。
  明明他與阿新都是阿鳴的朋友,怎麼阿鳴對他們的信任度,就有這麼大的區別!?
  偏偏阿鳴愈是懷疑,孰湖就愈想證實自己才是對的。
  「眾人皆醉我獨醒」真的好痛苦啊──
  孰湖雙眼放光地盯著不遠處,時不時把視線飄向他們這個方向的阿新。
  「我一直都在試探那小子,可無論我做什麼,他總是都面不改色……對了!我還有一個大絕招──」
  急於證明自己沒說謊的某妖怪突然靈光一閃,迅雷不及掩耳地閃現到阿新的面前,伸手解開皮帶。

想當初他和酸與第一次遇到阿鳴的時候,也是正脫掉褲子在擦……
  「噗──咳、咳!」
  察覺到孰湖的可怕意圖,林鳴頓時被飲料嗆到。
  他邊咳邊衝到正打算一把脫下褲子的孰湖身邊,迅速地出手捏住對方腰間的軟肉,毫不留情地用力一扭!
  「啊啊啊──」
  孰湖痛苦的慘叫聲頓時響徹教室。
  「阿新,我肚子痛想蹲廁所,一會兒老師過來時你幫我告訴他。」
  對著顯然被他嚇得目瞪口呆地阿新拋下這句話,林鳴火速地拉著褲子半脫不脫的孰湖走出教室,說教去了。
  酸與拍著翅膀默默地跟在後面。
  「阿鳴他……怪怪的。」
  同樣被林鳴的殺氣騰騰給嚇到的同學,目瞪口呆地看阿鳴帶著一身殺氣去上廁所。
  「天曉得……也許他很急吧!」阿新聳了聳肩道。
  雖然表面上他看起來跟同學一樣,都是被阿鳴突如其來的行動給嚇到,但其實和阿鳴一樣能夠看得見妖怪的他,都笑到快內傷了。
  ……那位妖怪先生真的太搞笑了啦!
  他是怎會想到脫褲子這招啊?
  不過,阿鳴大概是急瘋了吧,居然忘記他「看不見妖怪」,就算孰湖真的在他的面前全身脫光,也不會有任何反應這個「事實」。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春暖花開,窗明几淨的二年三班教室內,綽號「唐僧」、上課幾乎是在唸經的老師,頌讀聲嗡嗡,襯著和暖又潮濕的天氣燻人欲──
  ──什麼!?
  有人跳樓!?
  意識渾沌迷糊、上下眼皮早已忍不住開始打架的阿新,在他半張的眼角瞄到窗邊直直往下墜的身影時,嚇得瞬間清醒!
  要不是從小被各式各樣奇怪的東西嚇習慣,已經練成了處變不驚的個性,他差點就叫出聲來了。
  可是他隨即就發現事情不對勁。
  阿新深吸了口氣,不動聲色地環顧了下教室內的其他人。
  除了他之外,課堂上的其他同學完全對剛剛窗外墮樓的身影視而不見,而且,他也遲遲聽不見重物墮地的聲響。
  除了──
  阿新立即看向不遠處的室友兼同窗──林鳴。
  「果然──」
  阿鳴雖然表面看起來沒什麼,可是仔細觀察的話,還是能看得出他渾身僵硬,顯然也被剛剛的情景嚇得不輕。
  相較之下,其他的同學不但沒有絲毫異樣,阿新甚至發現了有不少人正腦袋放空,摸魚打混。
  「是說……剛剛的情景好像有些似曾相識啊……」
  冷靜下來的阿新,突然想起曾經有個傢伙,也從窗外直直地往下掉過,好像就是阿鳴身邊的那個叫「孰湖」的妖怪。
  想到最近孰湖總是不厭其煩地在他面前晃來晃去,極力想要試探阿新是不是能夠看到妖怪……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歸納出前因後果的阿新,只能感嘆一聲,十分後悔自己當初主動向孰湖搭話。
  那時,他怎麼就那麼看不開!?
  竟然主動去招惹那些妖怪!?
  尤其這個名叫孰湖的!
  那傢伙根本就是像狗皮膏藥一樣,一旦被貼上來就再也甩不開了。
  下課的鐘聲響起,阿新長吁了一口氣整個人脫力地趴在課桌上。
  而不久前才從窗外表演高空墮落的孰湖,正飄飄然地穿過窗戶,走向他那倒楣的室友兼同窗。

孰湖的身後,還默默跟著個正咬著麵包的妖怪──酸與。
  這二隻妖怪,還真是形影不離啊……
  「嘿嘿!剛剛有沒有嚇一跳?」
  趁著下課的空檔,孰湖嘻皮笑臉地向稍早才備受驚嚇的林鳴詢問感想,這隻妖怪厚臉皮的程度,令人不由得驚嘆。
  「剛剛的玩笑太過火了!我要是忍不住大叫的話怎麼辦!?」
  林鳴從抽屜裡取出盒裝飲料,貌似淡然地喝著,邊用他們一人二妖才聽得見的聲量小聲說道。
  因為身邊還有其他同學在,所以表面看起來他只是托著臉發呆,並沒有抬頭往孰湖看過去。
  孰湖聽出林鳴言語中的惱怒,立即一手指向不遠處正與同學打鬧著的阿新。
  「我就是想測試一下他會不會被我嚇到?」
  「阿新?」林鳴愣了愣。
  孰湖慎重地點頭。
  林鳴抿起了嘴,更加不高興了。
  「我與阿新認識了這麼久,他能不能看得到妖怪我會不知道嗎?你們就別瞎折騰了,我可不想因為我的關係,為阿新帶來任何麻煩。」
  眼看林鳴是真的不高興了,孰湖手足無措地抓了抓頭,解釋道:「欸~~我不是在瞎折騰啦!有一次我與他擦身而過時,他對我說話了耶!」
  ……跟孰湖搭話!?
  誰!?
  阿新嗎?
  怎麼可能!?
  林鳴驚訝地睜大眼睛。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7917818_1556898937673978_3925694232881586402_o.jpg

還記得4/17就是《203號室的妖怪先生外傳小說》的出書日嗎?
宣傳網頁已經製作好囉!!還請大家確認一下相關的內容喔XD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也許瑪雅對此還很懊惱、掙扎,畢竟歐內特斯帝國許諾再多的好處給瑪雅,也比不上一國皇后之位啊!
「所以你不是真的要娶她?」
路卡一臉狡猾地說道:「即使我想娶她也不可能啊,我想錫德里克家族的罪行很快便會被公諸於世吧?」
沈夜沉默片刻,道:「路卡⋯⋯你是故意的吧?」
故意給瑪雅一個當皇后的希望,讓她的夢想變得觸手可及,可偏偏瑪雅卻得要親手打碎這個夢,想想還挺虐的。
不過這是瑪雅自己選的路,再怎麼辛苦,跪著也要把它走完啊!
得知路卡並非真的要娶瑪雅後,阿爾文緊皺著的眉頭鬆了些,但還是不贊同地說道:「后位對瑪雅有著極大的吸引力,你就沒想過瑪雅貪戀權力,到時寧可背叛歐內特斯帝國也要與你結婚嗎?那你怎麼辦?」
路卡好笑地道:「能怎麼辦?當然是悔婚啊!還是那一句話,憑我們搜集得來的罪狀,已能讓瑪雅死千次萬次了,她又怎有資格做我們帝國的一國之母。」
沈夜一臉無言,不過想到瑪雅的狠毒,還是覺得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若不是她主動招惹路卡,而且還總想要害人,路卡也不會這麼對她。
見二人不再糾結於他的婚姻問題,路卡道:「瑪雅這麼在意繼任大典的各種細節⋯⋯你們說,歐內特斯帝國會不會打算在繼任儀式上動手?」
阿爾文頷首:「很有可能。瑪雅身為錫德里克家族的新任家主,國內所有的大人物都會出席她的繼任大典。這麼一個國家重要人物聚集一堂的場合,要是歐內特斯帝國不把握就是傻子了。」
路卡笑道:「嗯,我也是這麼想的。相信不久後,瑪雅便會想辦法探聽我們城堡的傳送陣,然後在傳送陣那裡做手腳了。」
沈夜聞言瞪大雙目:「城堡的傳送陣不是單向的嗎?」
路卡解釋:「設定傳送陣時是單向沒錯,不過有內鬼在傳送陣做手腳的話,也是可以做到一次性的逆向傳送,甚至能將傳送陣連接到指定的地點。只是這樣做的代價很大,而且改裝過的傳送陣,使用一次後便會報廢了。」
阿爾文一臉心疼地嘆了口氣,並補充道:「那可是傳送陣啊,每設定一個傳送陣都必須花費不少人力、物力與時間,而且還不一定成功。國內的傳送陣數量十根指頭便能數完,可見傳送陣有多珍貴。不過要是能利用那傳送陣迎頭重擊歐內特斯帝國,那還是很值得的。」
青年說完頓了頓,接著露出惡劣的笑容:「既然已經決定捨棄那個傳送陣,那不如把它的價值最大化。看樣子歐內特斯帝國想利用傳送陣直接殺入皇城,那我們倒不如也在傳送陣中做些手腳?」
路卡聞言也笑了:「正有此意。」
沈夜在旁聽著二人計畫如何挖坑給歐內特斯帝國,他對陰謀詭計並不太擅長,因此並沒有不懂裝懂地插嘴,只是在旁聽得津津有味。
當二人說到兵力的布署時,路卡便想起了那個應該與沈夜他們一起回國的男人。「對了,傑瑞米皇叔人呢?」
阿爾文道:「去聯絡他的舊部了,自從傳出他叛變後,他的心腹都隨同他一起離開國家,有些部下則辭去了軍職。皇叔正忙著集合他們,這些人將會是我們這次計畫中的一支奇兵。」
要知道當年這支軍隊,可是把歐內特斯帝國的士兵打得哭爹喊娘吶!
說到傑瑞米,沈夜便想到雙方分離時男人所說的話,立即興致勃勃地告知路卡:「對了路卡,傑瑞米還說會送一份禮物給我們!」
路卡訝異詢問:「禮物?是什麼東西?」
沈夜聳了聳肩:「不知道呢,問他他也不說,說要給我們一個驚喜,還說那是我們一定會喜歡的東西。」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夜之賢者08 命運的走向(完)》)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幸好兩人一個素來紳士,一個要偽裝純情羞澀,即使身處「熱戀期」,也沒有出現擁抱與牽手之外的身體接觸,不然沈夜一定尷尬死了。
路卡為了探聽敵人虛實,竟還得出賣色相⋯⋯想想還挺拚的。
路卡與瑪雅甜膩了好一陣子後,這才開始商量正事。
艾尼賽斯伯爵過世已有段時日,瑪雅繼任爵位的儀式現在已準備得差不多,這次瑪雅前來,便是與路卡商量儀式的事。
兩人商討告一個段落,瑪雅含羞帶怯地看了路卡一眼,也沒再糾纏下去,低聲向皇帝陛下告辭了。
路卡見狀,不捨地拉著少女柔軟的手,道:「瑪雅,妳⋯⋯妳願意成為我的妻子、艾爾頓帝國的皇后嗎?」
「什麼!?」瑪雅聞言神色一變,那副模樣與其說是驚喜,倒不如說被嚇到,完全看不出任何高興的情緒。
但很快地,瑪雅便回過神來,立即喜極而泣:「抱歉,陛下,我失態了⋯⋯我只是太過高興⋯⋯我、我喜歡陛下好久了,我願意⋯⋯」
路卡溫柔地為瑪雅抹拭淚痕,心疼地哄道:「別哭,這是開心的事。」
此時偷聽兩人對話的沈夜與阿爾文,已完全沒了八卦的心思,都是一副被雷劈中的模樣。要不是瑪雅人還在,他們早已衝出去阻止路卡了!
他們不反對路卡用「美人計」,可是求婚這是鬧哪齣啊!?
再怎樣想從瑪雅身上套取情報,也不用做那麼大犧牲吧?
二人忍啊忍,終於忍到瑪雅離開,便立即衝出去劈頭就罵。
沈夜道:「路卡,我知道你急於解決歐內特斯帝國,可是也不用假戲真做把人娶回去吧?那可是朵食人花耶!這犧牲也太大了啦!」
阿爾文更狠:「這樣的女人也娶,你眼睛是被眼屎糊住了嗎?」
路卡聞言哭笑不得,不過看到兩人為了他而氣急敗壞的模樣,也知道他們是擔心自己才會這樣,好笑之餘,頓時覺得心頭暖暖的。
「你們冷靜一下,我這麼做是有原因的。」
沈夜二人看著路卡充滿安撫的微笑,猶豫了下後,還是閉上了嘴巴,給對方解釋的機會。
路卡解釋:「瑪雅非常重視權力,可是剛剛她提及繼任儀式時,卻完全沒有高興與期待的情緒。她關注的重點也很奇怪,不僅異常關注場地的布置,還對此做出各種要求,就像是⋯⋯她更在乎儀式的各種細節,而不是獲得爵位本身。所以我就在猜,歐內特斯帝國會不會打算趁儀式進行時做出攻擊。」
年輕皇帝看著沈夜二人若有所思的神情,續道:「歐內特斯帝國的戰力與我們不相上下,如果現在他們想要打破停戰協議,勢必得付出慘烈代價。因此要拿下艾爾頓帝國,最有效的方法便是將我殺掉、迅速控制皇城。最好還派大軍在邊境待命,待我死後帝國大亂之際,殺進來裡應外合。而瑪雅,不正是最佳的內應嗎?」
聽到路卡的分析,阿爾文與沈夜的神色瞬間變得很難看,倒是被人盯上性命的路卡依舊悠然地解釋道:「如果歐內特斯帝國此舉能夠成功,那艾爾頓帝國即使不滅國也必定大亂,瑪雅的伯爵之位自然就沒什麼用處了,因此她談及繼任儀式時才沒流露嚮往的態度。至於我說要娶她,只是想驗證一下這個猜測⋯⋯剛剛我要瑪雅成為我的皇后時,她可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呢!」
沈夜與阿爾文聞言也明白過來,瑪雅高興不起來的原因,還不是因為她覺得路卡都快要死了,艾爾頓帝國也有滅國的可能,因此對成為皇后一事也就完全提不起興趣了嘛!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城堡每間房都很寬敞華麗,這個會議室自然不例外。萊夫特讓沈夜與阿爾文待著的角落是一處用來小憩的地方,以琥珀屏風圍出一個獨立而隱蔽的空間,擺有茶几及沙發,讓二人正好能將方才未吃完的茶點搬過去慢慢吃。
雖然屏風並不能完全阻擋他人刺探,但反正瑪雅又不會在房內到處亂走,因此兩人完全不擔心會被瑪雅發現,舒舒服服地躲在那裡看熱鬧。
路卡見沈夜與阿爾文安頓好後,才道:「萊夫特,讓瑪雅進來吧。」
很快,萊夫特便領著瑪雅過來了。
「萊夫特,你出去吧,這裡不用人侍候了。」路卡道。
當房間只剩下路卡與瑪雅後,少女羞澀一笑,心裡對於路卡特意為他們製造的兩人世界感到滿意,卻不知道在房間一角,正有兩個人躲起來看好戲。
她所以為的兩人世界,根本是四人世界啦!
自從調查出錫德里克家族的真面目後,路卡為了掌控他們的家主瑪雅,便一改以往相處時那溫和卻疏離的態度,對她殷勤起來。
瑪雅對此並沒有懷疑,還以為自己的情意終於打動了皇帝陛下,卻不知對方這段時間對她的親近其實無關個人喜惡,更不是愛上了她,反而是因為再也不憐惜她才會這麼做。
以前路卡會如此絕情地疏離瑪雅,其實是為了少女著想。既然不能給予對方想要的東西,那麼路卡就不會去招惹、故意給對方希望。
但他現在知道瑪雅根本不安好心,與對方的相處便沒有了顧忌,反而處處釋出兩人可以再進一步的錯覺,並毫不留情地利用瑪雅的感情,試圖在與少女的相處中,探聽出歐內特斯帝國下一步的行動。
而瑪雅也不是省油的燈,在與路卡談情說愛期間,除了努力勾引對方,還有意無意地探聽艾爾頓帝國的武力布防等機密。
每每面對瑪雅的詢問,路卡總是一臉情深、裝作不經意地洩露出機密給她。當然這些所謂的「機密」,全都是路卡與大臣們謹慎商議後,故意用來誤導歐內特斯帝國的訊息。
瑪雅見路卡連國家機密都毫無保留地告訴自己,充分表現出對自己的信任與愛意,這讓被青年疏遠多時的她心裡得意萬分,心想若非路卡對她情深不悔,又怎會對她如此不設防呢?
瑪雅心情愉悅之下,成功被路卡降低了應有的警覺心,還真讓青年成功探聽到不少有用的情報。
聽著兩人表面你儂我儂的談情說愛,實際上正你來我往地刺探對方虛實,躲在房間一角的沈夜與阿爾文忍不住咂舌。
沈夜想到在小說中,瑪雅原本是阿爾文的妻子,可現在她卻與路卡調情,而自己與阿爾文還躲在一旁旁聽⋯⋯如果瑪雅像小說中那樣嫁給了阿爾文,那她就是路卡的嫂子了。雖然沈夜知道現在劇情已被他這隻亂入的蝴蝶搧得亂七八糟,阿爾文與瑪雅並沒有任何關係,可是總感覺還是怪怪的。
因為沈夜的介入,小路卡並沒有死亡,繼承皇位的人也不再是阿爾文。沒了皇帝身分的阿爾文完全入不了瑪雅的眼,倒是路卡代替他成了瑪雅的獵物。
小說中阿爾文是真心愛上了待他溫柔體貼的瑪雅,最後卻被她坑得沒了半條命;而現在路卡取代阿爾文的位置與瑪雅談情說愛,然而兩人都不是真心的,皆用著甜言蜜語試圖操控、利用對方。
明明路卡與瑪雅這對俊男美女的組合看著很養眼,可沈夜還是覺得這兩人在一起時的氣氛好恐怖!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7861717_1417340181637559_5918188103086443658_n.jpg

《夜之賢者》系列完結篇4/12上市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7814316_1412865392085038_2268965124957076815_o.jpg

沈夜與小包子們的旅程終於迎來最終章!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7546786_1402423133129753_217411153858391687_o.jpg

4月要給大家滿滿的203~~~~~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83934_1401086893263377_519140449694029865_n.jpg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