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苦笑道:「思思,你不會明白的。」

夏思思理所當然地頷首:「我不是你,當然不會明白你的感受。可是無論身份如何改變,我認為艾維斯就是艾維斯。如果你喜歡教導小公主這份工作,也能夠應付隨之而來的責任與麻煩,那為什麼反而要糾結於“貴族”這個虛名?

看艾維斯皺起眉不說話,夏思思拋出更直白的比喻:「在你的身邊,不就有著一名毒舌得不像神職人員的聖騎士、連劍也不會用的懶蟲勇者、以勇者的護衛自居的純種高階魔族……我們即使憑著本心而活,不也能活得逍遙自在嗎?

有那麼鮮活的例子,艾維斯立即“悟”了,皺起的眉頭也平復下來。  

夏思思卻怕青年還在鑽牛角尖,續問: 「艾維斯你身處高位以後會如你的父親所願,重回家族為你的異母兄弟做牛做馬嗎?

青年冷笑:「我別給他們添堵,他們已經要謝天謝地了!  

「那如果你當了一名高高在上的貴族,還會把亡者森林的大家視為兄弟嗎?

青年一秒回答:「當然!

少女再問:「你會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平民都是卑賤的螻蟻嗎?

「不……」

「你會利用你的權力來作惡,欺男霸女、奸淫擄掠嗎?  

「怎麼可能?!」艾維斯忽然很想問一下夏思思,貴族在她心目中到底是啥樣子? 怎麼她說出來的印象全都是負面的評價……

最終夏思思攤了攤手:「那不就行了嗎? 那你到底在糾結什麼?  

艾維斯愣住了。

對啊! 自己到底在糾結什麼?

默然半晌,青年釋懷地笑了。不是平常那種掛在嘴邊的雲淡風輕的微笑,而是非常明朗的、沒有一絲陰霾的笑容。

明亮的笑容讓艾維斯那過於清秀的臉龐變得神彩飛揚,要是此刻站在青年身旁的人並不是早就對美男子有著不俗免疫力的夏思思,只怕已被他這個笑容迷得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雖說夏思思早已看美男子看得麻木,但愛美是人的天性,少女毫不忌諱地露出欣賞的神色,笑道:「你應該有決定了吧?

夏思思盯著青年看的眼神很直白,卻也落落大方的並不惹人討厭,反而顯得有點可愛。艾維斯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道:「我想明白了,反正接下來的戰鬥已不是我這種戰力所能應付,我就不跟著大家去添亂了。既然已完成你們的委託,威利他們也決定慢慢融入外界,那麼我也是時候要找一份新的工作了。」  

「你決定與他們一起幫助教廷解決亡者森林的問題? 還是當莉蒂亞的老師?」夏思思打破砂鍋問到底,開玩笑! 牲睡眠時間來開解他,至少也要問出他的最終選擇啊!

萬一心裡有記掛,回到房間後仍是睡不著那怎麼辦?  

被少女追問,艾維斯也沒有挾藏著不說:「既然公主殿下那麼有誠意,我總不好拂逆她的好意。」        

夏思思拍了拍青年的肩膀:「不錯不錯,那麼快便代入角色開始說漂亮話了。先前怎不見你說是因為看在拂莉蒂亞的臉子份上才答允下來?現在下定決心了才這麼說,鬼才相信你咧!    

艾維斯笑了笑,並沒有否認少女的話。

「雖然我已完成了與你們的約定,不過看在相識一場的份上我免費提供一個建議給你。」說罷,青年在少女的耳邊小聲說了一句話。

夏思思向對方舉起了大拇指:「不愧是艾維斯,果然夠卑鄙。我開始有點同情那些會來找你麻煩的貴族了。」

面對少女不知道到底是褒是貶的話,艾維斯微笑著照單全收:「好說。」

見狀,夏思思歪了歪頭,臉上的笑容如百合花般清純:「其實,我也有這個打算呢!

說罷,二人相視一笑後,隨即很有默契地打了一個呵欠,異口同聲地說道:「很困了,回去睡覺吧!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Kay
  • 感覺上好像又有誰要倒楣了呢…
  • 訪客
  • 感覺上應該是一群人要倒大楣了,兩位腹黑加起來不等於2倍黑
  • 寒
  • 腹黑威力會上乘十倍吧~
    會有好玩的事發生呢!
  • 上野杪
  • 這還真是令人心生期待XD
  • 艾柔
  • 下一本幾時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