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步進飯店後最先注意到的,是一名正在叫苦連天的青年。

  「真是的,這種苦差事由你們來幹便好了,怎麼我也要跟著出來活受罪?」苦着一張俊臉的青年長得斯文俊逸,然而此刻他正以一副累癱了的樣子很沒形象地軟趴在桌上,手却是一下沒一下地揉打着酸軟的小腿。

  青年的其中一名同伴見狀,頓時露出一臉不屑的神情。雖然同桌的三人一看便知道是同伴,但這男子卻與先前那名書生扮相的青年是完全不同的類型。

這人一身俠客的裝扮,放在木桌上的大刀也說明了對方是名江湖中人。雖然他的年紀不大,但卻渾身散發著一種強悍而狂妄的氣勢,就像一頭來自原野的野獸:「丞相與兩名護國大將軍作為“神使”,把新任神子迎回碧華是歷代的傳統,你再抱怨也改變不了這事實。要不我們先走,你就喚一頂橋子像個大姑娘似的坐橋子龜爬到東方好了!

  同桌還有另一名劍客裝扮的青年,相比先前的兩名同伴,無輪是長相還是氣勢上他也顯得很平凡,只是一身儒雅穩重的氣質卻讓人感到很舒心。

泛起能穩定人心似的溫和微笑,青年拿起杯子倒上了一杯熱茶,說道:「你們就別吵了,先喝口熱茶休息一會吧! 三弟,我明白對於沒有武功底子的你來說,我們趕路的速度確實是太快了點。可是這一路上並不太平,要說那些殺手是衝著我們而來,倒不如說他們的目的是下一任的神子。此刻的狀況實在刻不容緩,希望你能諒解。」說罷,青年便把盛著熱茶的杯子放在仍舊揉著腿的書生面前。

如果此刻有朝廷中人在這裡,一定能認出這三名年輕人正是近年朝中炙手可熱的新貴─一身書生裝扮在吐苦水的青年,是上位不久的丞相宋仁書。身旁放著大刀的俠客是左將軍左煒天,至於另一名劍客則是儒將右正風!

 

 

  聽過這短短的幾句對話後,琉璃大致已了解這三名男子的性情。她大步走到三人所坐的桌子前,連招呼也不打便理所當然地坐了下來。這種彷彿與三人早已是深交似的態度,令青年們訝異地交換了視線。

  從眼神中確定了同伴皆不認識這個莫名其妙的少女後,祐正風便抱拳詢問道:「姑娘,請問你找我們是有什麼事情嗎?

  琉璃看看旁邊,再看看後面,好像不知道別人說話的對像就是她。

  祐正風又好氣又好笑,只得耐着性子續道:「姑娘,我說的人就是你。」

  琉璃抿嘴一笑,眨了眨她那雙靈動的大眼睛。她不笑的時候已經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一笑起來,飯店內一大半的男客人的眼神也不由自主地打量起她來。

只見琉璃自顧自地喝了口茶,然後一臉無辜的說道:「我沒有事情要找公子呀! 公子你是在向我搭訕嗎?

  左煒風本就不是個有耐性的人,看這名少女顧左右而言他,男子一雙銳利的眼瞳瞪着琉璃冷然地反問:「這裡還有那麼多空位,姑娘故意選擇坐在這兒,難道不是有甚麼指教嗎?

  琉璃眼珠一轉,忽然間壓低聲量的笑了笑道:「你別這麼兇。我一名單身女子出外,為免被登徒浪子滋擾,只好找一枱看起來正經的人家來併桌一起。我看幾位公子也是好人,應該不會狠心要趕我走吧?

有的人笑容裡永遠不會有惡意,而琉璃就是這種人。她的笑容純淨如清泉,左煒風的敵意在這笑容下不知不覺間消退了不少。

  宋仁書看了看四周,果見有不少男客人也在暗暗留意着這名長相嬌俏可愛的少女。可預見只要她一落單,那麻煩便會接踵而來:「姑娘真是好計算,這是要拿我們當槍使嗎?」 

  琉璃甜甜一笑:「公子你言重了,只是希望出門在外,大家能夠互相幫忙而已。」 

  宋仁書笑了笑,卻並未對眼前的小姑娘放下戒心。手無搏雞之力的書生總比身旁的兩名武者要多一份小心,因為出事時他能夠保護自己的手段並不多:「只不知姑娘隻身出外,是有甚麼要事呢?」     

  琉璃看了眼前的三名男子一眼,悠然地問:「我有沒有詢問公子為何要外出?為何要馬不停蹄地趕路? 衣著不俗的你們身份為何?

  宋仁書張開了嘴良久,才嘆了口氣,回答:「沒有。」 

  少女拿起了菜單,雖然菜單遮掩住她的臉令人看不見她此刻的表情,可是仍聽得出話裡帶有濃濃的笑意:「那公子為何要問我呢?」 

  左煒天聞言毫不客氣地哈哈大笑,就連祐正風也是一臉忍俊不禁的樣子。有誰想到素以伶牙利齒聞名的宋丞相,竟會被一名名不經傳的小姑娘三言兩語便壓制得無話可說?

  「你這小姑娘真有意思,這頓飯我左大爺請你的,想吃甚麼儘管叫,我決定要交你這一個朋友。」狂妄地自稱「左大爺」的左煒天這下可樂了,要知道平常他可沒少受宋仁書的閒氣,偏偏對方弱得一拳便能令他升天了。打又不能打,他又不及宋仁書能言善道。現在難得看到宋大才子吃癟,還不讓左煒天心花怒放了嗎? 

  雖然深知左煒天本就是大而化之的性格,主動結識對方絕無甚麼歹意。可是念及先前少女所說的「登徒浪子」言論,為免同伴大咧咧的言行引起不必要的誤會,祐正風正想出言為好友澄清他的用意,怎料眼前的小姑娘卻已興高采烈地頷首說好,不單與左煒天等人互報姓名,隨即更大大方方地點起菜來。

  只見琉璃向店小二每說上一道菜,不是要指定加某種配料、就是有其他特定的製法。

  「想不到姑娘還是一名饕客。」見狀,左煒天的笑意更深了,這名剛結識的朋友似乎比自己所猜想的還更要有趣。

  琉璃嫣然一笑道:「左公子請我吃飯,那麼我也要有所回報才行。這些小菜依我的方法烹調出來以後,包準好吃得你們連舌頭也想吞下去!」 

明明是她聽到左煒天請客後老實不客氣地點菜,可說起來卻像別人佔了大便宜似的。偏偏少女毫不做作的言行不單不惹人厭,反而讓人感到溫暖親切,覺得她可愛得很。

創作者介紹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AA
  • 好好看,太厲害了
  • >///<

    香草(艾挖女王) 於 2014/06/28 15:37 回覆

  • 小鬽影
  • 愛上咯。。。
  • 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篇小說XD

    香草(艾挖女王) 於 2014/06/28 15:37 回覆

  • 訪客
  • “儒”將“右”正風
    不是右將嗎?下面出現的卻是祐正風??@@~
  • 葡萄
  • 還不錯耶 我要買><
  • 恩兒
  • 很好看耶!
    我有買第二集,超精彩的!」
    第三 集我一定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