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點的都是一些製作不算費時的小菜,很快便被店小二送了上來。祐正風拿出一支銀針試過每一道菜,並暗地裡察看身旁少女的反應。

            琉璃看到對方如此小心翼翼地檢驗菜餚時不由得露出了訝異的神情,但很快她便收起了驚訝的表情,轉而興致勃勃地觀看著祐正風的動作,似乎在這名女孩子的眼中甚麼都是有趣的。

            宋仁書本等待着少女詢問他們為何要用銀針試毒,這樣他就能用對方先前那番『我沒問你,你又為何問我』的話來搶白回去。怎料毒都試完了,琉璃卻仍舊沒有任何要出言詢問的意思。結果反倒是宋仁書沉不住氣地問她:「你不想知道我們為何要試毒嗎?

  「不想。」真是既簡單、又乾脆的答案。  

  怔了怔,宋仁書再次說不出話來。

  忍不住大笑出聲,左煒天邊笑邊拿起筷子道:「宋仁書呀宋仁書,你竟在我眼前連連吃癟,實在太令人痛快了!

  祐正風則是向少女微微一笑,道:「琉璃姑娘,不用客氣,請起筷吧!」 

  「不。」琉璃卻沒有任何起筷的意思,只見她泛起了燦爛的笑容,輕聲地道:「你應該也看出我很挑食吧?這家店在餸菜中加了點奇怪的佐料,令我變得不想吃了。」

  三人面上變色,祐正風沉聲詢問:「你的意思是這些餸菜有毒?

  笑了笑,眼前的少女沒有承認,卻也沒有否認。

  「怎會,每碟餸菜我都有試毒的。難道是……」祐正風眼中一亮,抬頭看着少女詢問:「是古玉?

大部份的毒物都可用銀器試出毒性,然而當中只有極特殊的例外,要使用古玉來試毒。 

宋仁書連忙把紙扇上的古玉掛飾泡浸在湯汁裡,果見古玉瞬間變得暗啞泛黑,這是沾染上毒物的徵狀。 

  聽到祐正風的話,這回輪到琉璃驚訝了:「想不到你會懂得如此偏門的方法。」 

  祐正風回望着少女道:「姑娘又何嘗不令在下感到訝異呢? 懂得使用古玉驗毒這種稀有的方法,琉璃姑娘你定必出身不凡吧?而且你能為我們解說一下,到底是如何知曉這些餸菜有毒的?」說這番話的時候,這名溫文的男子早已把長劍從劍鞘中拔出。左煒天雖然對琉璃的印象不錯,但他素來以祐正風馬首是瞻,見狀便二話不說將大刀指向少女。

看到這一桌子都露出兵器了,四週的食客立即作鳥獸散。一些有良心的在走以前還會放下銀兩,可是乘著混亂吃白吃的人也不在少數。

  「這年頭真是做人難,怎麼別人總是不找正主,卻要來找我麻煩呢?」琉璃無奈嘆了口氣,隨即有意無意地瞟了正在跟着人潮逃亡的店小二一眼。

  很快飯館的客人嚇得都跑光了。只見一名胖胖的老人猶疑了片刻後硬是壓下心裡的驚惶,臉上帶着討好的笑意向四人的方向走過去,戰戰兢兢地道:「幾位貴客,若是與這位姑娘有甚麼誤會,也請看在老夫的臉上以和為貴,坐下來好好談一下好嗎?

  看到客人被他們嚇得跑的跑、逃的逃,祐正風不好意思地向老人笑了笑:「閣下是這家飯館的老闆嗎? 能否替在下引見一下製作這幾味小菜的廚子?

  老人看到手握武器的二人似乎沒有向琉璃動手的意思,總算在祐正風和善的笑容下放鬆了一點,但仍是很緊張的拿出手拍抺着滿額大汗:「是小張的手藝不合幾位大爺胃口嗎? 他是這幾天才來的新人,我立即叫他出來向幾位大爺賠罪!

  聽到「新人」二字,祐正風與左煒天對望了一眼:「不用了,我們直接過去找他,煩請老闆帶路。」

  看了看二人手中的刀劍,老人試探地伸出手想接過祐正風手裡的劍:「呃……兩位大俠的劍實在是不適宜帶進廚房,還是由在下代為保管吧!

  宋仁書哭笑不得地看着老闆一臉緊張的神情,他們似乎已被人誤會為是亡命之徒了吧? 就在老闆那肥肥白白的手正要碰到祐正風之際,一隻纖細的手突然出現,緊緊的握住老人的手碗,只見那名來歷神秘的姑娘笑道:「老闆,我看這幾個人危險得很,你還是不要隨便碰他為妙。」

琉璃的手在老闆那肥厚粗壯的手腕對比下更顯纖細,然而任老闆如何使力,卻無法掙脫琉璃的束縛。顯然這已經不是力量的對持,這小姑娘對老闆使出了內力。

這個看起來脆弱可欺的少女,竟是名練家子!

  老闆仍是在笑,可是誰也看出他的笑容已經很勉強:「姑娘好銳利的眼睛!

  琉璃嘆了口氣道:「閣下好狠的手。」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希
  • 一開始就非常有趣呢!! 請繼續加油!!
  • 小瑜(*^o^*)
  • 香草大大請繼續加油><
  • 榕
  • 一上市我會馬上買的!!!!
    香草大大
    努力趕稿喔!!!!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