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得神子的頷首,一行人便在這個月黑風高的晚上,上演一幕深夜挖屍的戲碼。

眾人早已作好心理準備,預想過挖掘出來的屍骸會有多噁心、屍臭味會有多濃郁。然而預想是一回事,現實卻又是另一回事。當他們把第一具屍首─也就是衞家的主人衞秋明挖掘出來之時,所有人全都呆住了,看着屍身震驚得久久也無法言語。

  「……這到底是什麼回事了?」良久,宋仁書擠出了這麼的一句話。

  衞秋明的屍體看起來就像是剛剛才死掉似的“新鮮”。除了膚色異常蒼白、身體僵直冰冷,以及頸上深可見骨的傷口可看出他是名死者外,那副雙目緊閉的樣子看起來簡直就與沈睡著無異。

  琉璃把手中的油燈移近屍骸細看了一會,便指了指屍身的衣領道:「屍體的致命傷在脖頸,當時的出血量定必很嚴重。可是衣服上卻只有衣領的位置沾染上少許血跡。」

  「最奇怪的是屍體不單沒有屍臭味,就連蛆蟲也看不見。」左煒天把屍身扶起,察看一下後補充:「甚至沒有浮現出屍斑。」

  「呃……也就是說,衞秋明死時傷口的出血量很少?可是那麼深的傷口……這怎麼可能!」一直不敢直視挖掘出來的屍體的姚詩雅站在稍遠的位置,因同伴們觀察後所得出的結論而訝異不已。

  「會不會是把屍體下葬的人,事先幫衞秋明換過衣服了?」宋仁書提出了一個可能性。

  然而隨着被挖掘出來的屍體愈來,這個可能性便變得愈來愈小。

  最終左煒天甩了甩沾在頭髮上的泥土,沒好氣地說道:「單是衞秋明的屍體還能說得過去,然而我想居民們也不會那麼空閒,會替這兒百多條屍骸也全部換上新衣才安葬吧?」

  在月色下,剛從泥土中起出來的屍首安靜的躺臥在地上。與衞秋明的屍體一般詭異的狀況,在這冷清的庭院中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我想……這會不會是毒?」少女清脆的嗓音響起,打破了鴉雀無聲的死寂。看到琉璃率先打開話匣子,眾人皆鬆了口氣。

  「小琉璃的意思是,這些屍體的異狀並不是什麼靈異事件、也不是鬼魂作祟……」不理會宋仁書在身後那“你別說得那麼直接! 『那些東西』是不能隨便直呼其名!”的抗議聲,白銀逕自續道:「而是因為這些人在被殺以前,早就已經身中劇毒?」

  點了點頭,琉璃眨動著一雙靈動的大眼睛,問:「大家難道不覺得這地方很奇怪嗎?」

  左煒天用著陰森的語氣發言,說裡的內容明顯是故意的:「是很奇怪沒錯啊! 總是感覺到陰風陣陣呢! 因為這裡正是所謂的陰宅嘛」

  「我聽不到我聽不到!」宋仁書自暴自棄地摀住耳朵,把“自欺欺人”四字貫徹到底。

  「陰風陣陣只是因為晚上風大而已。」有點責怪地瞪了瞪故意添亂的左煒天,祐正風早已察覺到這間大宅的詭異之處:「我猜想,琉璃姑娘想說的是這兒實在太安靜了吧?」 

  嚴寒的北方也罷了,可是他們此刻身處的是溫暖的東方。然而自踏進衛府的範圍以後,夜蟲的嗚叫聲便忽然靜止,整間大宅詭異的寂靜無聲。

創作者介紹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