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單是這些起棺出來的屍體,我發現到草叢裡有一隻田鼠的屍體也很怪異。屍體既沒有被毒蛇猛禽吃掉、也沒有自然腐爛,連蛆蟲也沒有一條。」白銀也說出了他的觀察心得。

  「有些劇毒會把屍體保存至千年不腐,因此我猜測衛家或許是先被人下毒、繼而再被人滅門。」琉璃垂首看了看滿地起出來的屍骸,肅穆的道:「這些人被殺時傷口並沒有大量出血,這往往是身中劇毒的徵兆。這種毒的毒性不單會令屍體無法腐化、就連埋屍的土地也受到污染。動物的感覺很敏銳,因此生物在本能下都不敢靠近這個地方。」

  「可是……兇手為什麼要這麼做呢?」陰森的環境讓姚詩雅不自覺地往葉天維的位置靠過去,神子秀麗的臉上滿是不解:「既然都下毒了,為什麼還要花費氣力來把衛府全家滅門呢?」

  「為了能萬無一失,又或者下毒的人與滅門的是兩方不同的人馬。」琉璃猜測道。

  「又或是兇手對衛家的怨恨太深。待對方中毒已深,確保萬無一失後便親自下手,以消他心頭之恨。」葉天維冷冷的補充。  

  「或者,對方先前所下的是慢性毒,本打算造成傳染病之類的假象,在不知不覺間將衛家滅門。但後來知悉我們在追查事件,為了怕我們能從衛秋明的口中獲得某些真相,只好先一步把衛府滅門。」祐正風說出了另一個假設。

  「你們覺不覺得……有某人的背景很符合這些猜測條件?」最後,宋仁書忍不住無奈地嘆了口氣。

  

  對衛家怨恨至極的人。 

  想隱藏行蹤、不希望被神子一行人找到的人。 

  ……姚樂雅! 

 

  低頭看着滿地的屍骸,姚詩雅默然了。

  那個總是笑得甜甜的、小時候以笨拙的步履緊跟在自己身後的小妹,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竟變得如此心狠手辣了嗎?

  在她於姚家悠閒地過着千金小姐的生活時,那名個小小的孩子、是不是正在用盡所有的方法想要存活下去,好替二娘報仇?

這個仿如地獄般的景象,是那個心地善良的孩子所一手造成的嗎?

  現在被滅門的是衛府,那麼,報應什麼時候會輪到報在身為罪魁禍首的姚家頭上?

  就在姚詩雅胡思亂想之際,琉璃那帶笑的嗓音響起。有點俏皮跳脫、又彷彿想為心情低落的同伴打起似地充滿精神。只見少女指了指滿地的屍首笑道:「想不明白的事情就暫時別想了,現在先處理好眼前的事情吧!」 

  一句話下來,所有男丁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甚至還隱隱發青。

  「不! 小琉璃你就饒了我吧!」本就一副痞子相的白家莊少主很乾脆地拋棄自尊,向少女求起饒來:「會死的! 把這些東西埋回去以後我絕對會累死的!」 

  有了白銀作開頭,不滿的聲音立即接踵而來。

  「我不要。」葉天維的回答最簡單直接。

  「剛剛才把百多條屍首起棺,你也讓我們休息一下吧! 明天繼續好了。」左煒天很不客氣地向琉璃直反眼。

  「所謂的“有心無力”正是在下此刻的寫照,現在我手腳酸軟得連站起來的氣力也沒有,更惶論再一次的體力勞動。」頭腦派的宋仁書並沒有誇大其詞,至今他那雙拿剷子的手仍在震抖著呢! 

  「既然這些屍體並不會腐化……那麼我想即使晚點再把他們安葬也沒關係吧?」就連祐正風在說服自己的同時、也努力想要說服琉璃。  

  「琉璃姑娘,也許……」不在勞動名單上的姚詩雅,也不禁替這群苦命的男子求起情來。

  「並不是我故意要留難大家,只是明天若有居民來衛俯拜祭的話怎麼辦?」面對眾人的抗議,少女只是聳了聳肩,以無所謂的語調反問了一句。            

  於是一眾男子只好垂頭喪氣地、以極其緩慢的速度開始手上的埋屍工作……

創作者介紹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越前リョマ
  • 好睇!大約會出幾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