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傳世間由佟氏一族統治之時,大地上蠱物橫行、烈陽曝照大地,人民只能像世上最卑微的螻蟻般仰賴佟氏的庇護而活。

  直至落花仙子降世,創造出富沃的大地、湖泊與浮雲、劃分出日與夜,更取代了佟氏一族這個殘酷無比的政權。

  失去了烈陽的煎熬,新的氣候逐漸形成。東暖、南炎、西涼、北寒。

愛花的花月兒,更為四方特別創造出深具代表性的美麗花兒。

  東為櫻、南為蓮、西為菊、北為梅。

  從此,這四種花朵便各自長滿東南西北四個地區,更成為了該區域的象徵標記。

  

  

  西方,無數的菊花猶如爭奇鬥艷的少女般爭相盛放著,形成一片七彩繽紛的美麗花海。

  四種象徵區域的花朵中,菊花的顏色與種類是最多的。而且無論是高山還是平地,甚至是岩石間的小狹縫也能長出這種生命力頑強的花朵。

  一名俊美的男子於花海中席地而坐,隨意悠閒的姿態卻無損他那身高貴的氣質。一舉手一投足也充滿了氣度,彷彿男子並不是坐在地上,而是安坐於華麗的餐桌上優雅地品茗一樣。

  隨手折了一朵帝王菊,這種金黃色的菊花外形呈球狀,由於顏色明亮高貴,故有『菊中王者』的美譽。      

  若是神子一行人在場,他們對這名男子定必不會陌生。他自稱姓王,種種跡象卻顯示此人

也許與滅亡的前朝皇族──佟氏一族有所關聯。

  這位王公子雖然為人陰險、處事從不張揚,可是只要是有心調查,便會發現這人與逸嫣然一樣,每每有大事發生時,總會出現此人的身影!       

  尤其是姚府的殞落,這位王公子絕對有著無法推卸的責任!

  此刻,王公子正漫不經心地緩緩轉動手中的帝王菊,隨著男子的動作,鮮艷嬌嫩的花兒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枯萎!     

  最終王公子拈住花莖的手指輕輕鬆開,枯萎的花朵便化為飛灰,瞬間煙沒在風中。 

  「哎呀,少爺,你在想什麼想得這樣入神?把好好的一朵菊中王者給糟蹋了。」嬌柔的少女嗓音從後響起,抱怨的語氣下卻有著一絲撒嬌的味道。

  王公子抬起那雙深邃的眼眸,仰首看向身後說話的人兒。那是名長相清麗的小姑娘,骨子裡卻透露著這個年紀的少女所沒有的嫵媚。雖說不上是絕色美人,可是同時身具青澀與成熟的氣質,令她有著一種獨特的風韻。

  那是一張與琉璃一模一樣的臉龐,若不是眼前的少女少了幾分聰敏機靈、多了幾分斯文溫婉,只怕即使是最熟悉他們的人也會將二人搞混、分不清楚到底誰是誰。  

        毫不在意少女那半真半假的抱怨,王公子淡淡地說道:「你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最近你闖了不少禍,現在有不少人都在找你,別輕易露出本相,姚樂雅。」

  誰是琉璃、誰又是姚樂雅?又或者,他們真的是不同的兩個人嗎?       

   被王公子稱為姚樂雅的少女聞言後嫣然一笑:「真意外呢! 想不到你也會說出關心別人的說話。」

  看到王公子皺了皺眉,似乎並不喜歡別人窺視他的想法,姚樂雅也就識趣的不再說什麼。只見她緩步往前坐在男子的身旁,就在少女舉步的同時,那張清麗的臉竟然瞬間變得模糊起來。當她坐在王公子身旁的時候,略帶青澀的臉蛋竟已變成了一張柔美的少婦臉龐!

  如此斯文婉約、風韻撩人的佳人,卻不是逸明堡堡主的女兒、逸嫣然是誰了?!

  逸嫣然似乎並不覺得自己轉變容貌的舉動有多驚人,漫不經心地撥弄著淡雅的黃色裙擺:「抱歉,姚詩雅忽然返回姚家,那個人……那個人也從中作梗、揭穿了我在井水下毒。她可說是我的天敵,比只有一半神力的姚詩雅還要棘手,而且現在仍未到與他們硬碰硬的時候,因此我便先回來了。」

  對於逸嫣然剛才的驚人轉變,王公子彷彿早已習以為常,逕自說道:「沒關係,不論是金錢還是人脈,反正該拿的我們一樣也沒拿少。此刻的姚家已經名存實亡,待我取回王權以後,你還怕沒有機會對付他們嗎?」

  頓了頓,王公子那雙溫柔無害得能讓人沈溺進去、實則在深處卻冰冷無比的深邃雙眸,總算閃過一絲溫暖的神色:「就像我曾經說過般,你的仇恨就是我的仇恨,我會幫你的……姚樂雅。」

  聞言,逸嫣然輕咬唇瓣,彷彿在忍耐著什麼痛苦似的輕閉雙目,良久才低聲說道:「別再喚我這個名字了。」 

  王公子勾起女子低垂的下巴,以不容對方逃避的口吻咄咄逼人的追問:「哪我該怎樣稱呼你?逸堡主的獨生女逸嫣然、姚家三小姐姚樂雅、王公子的妹妹王晴……單是我所知道的已有十多個不同的身份,哪一個才是你真正的名字?」

  倔強地把臉別開,逸嫣然冷冷答道:「我忘了。」

創作者介紹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