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張雨陽外,所有人在說及鬼族的話題時,全都不約而同地把視線投往葉天維身上。

  雖然這名孤傲的男子從來不說,可是在各種蛛絲馬跡看來,葉天維那名神秘的師傅只怕正正就是他們所談論著的鬼王。即使不是,葉天維那種獨步天下的劍法也定必與鬼王有著不淺的關係。  

  可況青年更是葉楚輝的兒子,因此順理成章的立即便成為了眾人焦點。

  祐正風與宋仁書甚至曾猜想過,同為花月國之敵的鬼族也許早與佟氏一族結盟,而葉天維與琉璃正是他們安插於神子身邊的棋子。只是一來沒有証據、二來礙於姚詩雅對青年的一往情深,因此他們才沒有把話說得太白,以免神子左右為難。     

  至少從他們的觀察所得,葉天維是真的很喜歡姚詩雅、寶貝得不得了。 

  眾人等待葉天維解惑的眼神很炙熱,可是以青年的冷傲性格,即使他們的眼神再凌厲一百倍,本大爺不說就是不說。偏偏這之中卻有著一雙清澈嬌怯、彷如小鹿般純真的眼眸。面對戀人期盼又好奇的詢問視線,葉天維拒絕的話語硬生生地卡在喉嚨內,就是說不出口。 

  看到葉天維千變萬化的神情,白銀等人不得不慨嘆這個世上果真是一物治一物,姚詩雅性子溫柔婉約,卻正正就是這名孤傲無情的男子的剋星。  

  神子英明啊!  

  受不了戀人期昐的目光,葉天維最終還是敗下陣來:「師命難違,請恕在下無法洩露師尊的身份。然而我卻能保証一句,現任的鬼王在位之年,鬼族會退守至荒漠的中心地帶,絕不侵犯花月國領土一分一毫!」 

  聞言,宋仁書的瞳孔猛然收縮。葉天維雖沒有明言,可是青年既能作出如此保證,不單証實了他與鬼王的關係,更印証了宋才子一直以來的猜測!  

  紫霞仙子她……是心甘情願地跟隨鬼王離開的!

  宋仁書是事發時唯一在場的人,聰敏的他早就察覺出不妥。無論是左右將軍的遷調、鬼王的出現以及紫霞仙子的反應,於宋才子看來怎樣也有種被人耍著玩的感覺……

  果然是被耍了! 這一切根本就是紫霞仙子編排的一場好戲!

  宋仁書此刻簡直就有種想要跪拜下來的衝動。我的姑奶奶啊! 把所有人耍著玩很有趣嗎?你要私奔我不阻止,好歹也把神力好好傳承後才私奔嘛!

  何況你也不是不知道左大將軍對神子大人你的情意吧?你不喜歡他不要緊,卻偏偏就是看上了鬼族之王,難道不知道二人俱是恨不得把對方殺之而後快的死敵嗎? !

  一想到左煒天知道真相以後的反應,宋仁書就連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在宋仁書於內心吶喊不已的同時,祐正風則是略帶苦惱地皺起了眉。雖然青年心細如塵,但終究當時人遠在千里之外,因此雖總覺得鬼族的動向怪怪的,卻沒有往“私奔”這個驚慄的方向想去。只是逕自沉思起來,猜測著鬼王此番決定的原因。

  至於白家莊少莊主白銀,卻是一臉無所謂地喝著茶、老神在在的樣子。

  左煒天則是很乾脆地叫嚷:「哼! 鬼王這個卑鄙小人,別以為這樣事情便完結了! 待此刻的事情完滿解決以後,我定會到荒漠好好拜訪一下鬼王、並把紫霞仙子接回花月國的!

  張雨陽看了看這個、再看了看那個,實在不明白為什麼葉天維說出這段話以後,眾人所露出的神情會有那麼大的差距。

 

 

  就在眾人言談間,姚詩雅不經意地看出窗外,一道纖細的倩影映入她的眼簾。

  「是琉璃姑娘!」姚詩雅驚呼了聲,便慌慌張張地想要追了上去。祐正風等人雖然循著神子的眼光看過去時已看不到人影,但聞言俱是神色一變,白銀更是“咻”的一聲便不見了蹤影,竟是使出輕功追過去了。

  隨即葉天維也不甘示弱地使出了高明的輕功身法,一個起落掠至姚詩雅的身旁。手一抄,欄腰抱起少女便如流星般消失不見。

  隨即眾人也立即反應過來,不約而同地使出輕功追上去。然而左煒天才剛踏出腳步,便被坐在旁邊的宋仁書眼明手快地抓住了衣擺。最終掙脫不下的左將軍只好憋悶地把他帶上。然而左煒天的動作卻絲毫不如葉天維般溫柔,竟是把青年當作沙包似地頭向下的扛在肩膀上……

  一時間人去樓空,只餘下張雨陽愣坐了好一會這才清醒過來。青年也沒時間喚店小二結帳了,急急放下了銀兩便趕過去看熱鬧。

創作者介紹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薰
  • 香港讀者在此飄過~~
    故事和插圖很棒,好喜歡耶 %>V<%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