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張雨陽只是名尋常的商家之子,但他小時候生了一場大病差點夭折,為了讓他強身健體,因此張成特意聘請了一名頗有名望的武林前輩教授兒子武功。可惜張雨陽在武學上的天賦並不高,至今也只學懂一些粗糙的拳腳功夫而已。

  踏出茶樓的張雨陽立即便失去了眾人的蹤影,這讓青年不禁露出了又是驚訝又是佩服的神情。雖然他確實在茶樓發愣了數秒這才追上來,可是葉天維與左煒天也各自帶上一個人,竟然能夠瞬間便不見了人影,這也太強悍了吧? 

  張雨陽沒法,不死心地使出蹩腳的輕功躍上屋簷查看。還好他的運氣不錯,幾番搜尋下,總算被他找到了已停止了追蹤、聚集在街道上的姚詩雅等人。

  與眾人匯合後,張雨陽這才注意到眾人臉上那滿滿的失望與遺憾,當中又以姚詩雅與白銀最甚。 

  「追不上嗎?」雖然姚詩雅等人的神情早已道出了事實,可是張雨陽仍舊難以置信地確定一下。

竟然能夠避開這麼多高手的追蹤,張雨陽實在想不出誰能擁有如此卓越的輕功。  

  葉天維壓下心裡的不甘與挫敗感,淡淡地回答:「追至這裡便完全失去了她的蹤影。」 

張雨陽頷首示意了解,隨即便發現了宋仁書的異狀,驚訝地睜大雙目:「宋兄,你怎麼了? 沒事吧?

  蹲在地上的宋仁書聞言向張雨陽擺了擺手,卻痛苦得說不出話來。他之所以如此不適,只因青年被左煒天帶上時並沒有姚詩雅的好待遇。左煒天高速移動時完全沒有顧及過他,顛簸的程度本已令宋仁書很辛苦的了,左煒天還要把他頭往下的扛在身上,晃得宋仁書幾乎腦溢血。結果害宋才子腳踏實地以後仍是好一陣子的頭昏腦脹,最終只能蹲在地上靜待暈眩感過去。

  「可惡! 下次我絕對會吐在你身上的!」看到左煒天臉上的惡劣笑容,宋仁書誓言旦旦地擱下狠話。

  「你儘管試試啊!到時候看我揍不揍你!」把手握成拳頭,左煒天將手指的關節弄得“啪啪”有聲。

  嘴角抽搐了數下,張雨陽決定不再看那二名吵架的內容是小孩子程度的人,轉而把詢問的視線投往白銀身上。 

  張雨陽的武功雖然不及眾人高強,但眼力卻不差,不難看出白銀這名外表吊兒郎當的少年,在眾人之中輕功最為高強。  

  此刻,白銀臉上的神情很複雜,有點追不到人的氣惱、卻又有確定了對方身份的欣喜:「她的輕功與我在佰仲之間,可是那種忽左忽右、詭詐難測的身法實在棘手得很。雖然我追不上她,也看不清楚她的臉,可是憑著這特別的身法、以及那種故意讓大家追上去戲耍一頓以後再甩掉的惡作劇心思,我已經能肯定她絕對是小琉璃無疑!

  白銀的一番話聽得張雨陽汗顏不已。這是什麼結論?照他所說的話想來,那個名叫“小琉璃”的姑娘性格到底有多頑劣啊?!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