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對於花月國來說,注定是不平穩的一年。

林門與佟氏一族餘孽勾結的消息,在有白家莊與朝廷的掌控下,像長了翅膀般暗暗在各武林世家中散佈開來。

雖然依照歷代規矩,作為神使的宋仁書三人,在神子正式登基前是沒有調動國家力量的權力。更何況現在的姚詩雅還只是個神力不全的半調子,根本就連“神子”這個身份也仍未穩固。

然而林門與佟氏勾結的事情,已對花月國構成了很大的危機。因此三人商量過後,除了把佟氏與林門的事情上報朝廷外,更送上了左右將軍用來調動軍隊的虎符!

紫霞仙子雖然疏於朝政,看起來很不靠譜,可是她卻很有識人之明。所有花月國的核心官員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也因此在這位神子的統治下,花月國不單沒有走下坡,反而變得蒸蒸日上。

宋仁書他們不能出手,但他們卻相信留在碧華殿的一眾同僚定必會好好處理這事情。而朝廷也沒有令他們失望,很快便派人與武林之首的白家莊聯絡,並達成了一系列的協議。

江湖的存在本就被朝廷所忌。對官府来說,白道也好,黑道也罷,江胡中的爭奪最好便是兩敗俱傷,這才最順朝廷的心意。

也因此,朝廷一向不會插手江湖的爭奪。正所謂江湖事江湖了,這也是為什麼門派紛爭中即使出現大量死傷,官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原故。

此次是花月國有史以來,朝廷與武林首次聯手!

朝廷與白家莊的情報渠道遍佈整個國家,用著驚人的速度收集著一切相關資訊。隨著一條又一條消息的傳遞,很快便掌握了林門與佟氏狼狽為奸的確實證據。

事情涉及人人痛恨的佟氏一族,牽涉其中的話絕對是滅門之禍。一些與林門有往來的家族,在收到消息後皆不約地開始疏遠林門,以免出事的時候受到牽連。

隨即大量的暗安插於林門的產業裡,也許某個店鋪的小二、某個掌櫃的小妾便是朝廷的人。很快在林門不知情的狀況下,整個門派連同其旗下的產業已全在朝廷的監視之下。

林門當家急病過世得太突然,再加上少主林子揚是個沒有實力的草包,根本便管不住那些野心勃勃的下屬。結果碩大的一個武林門派很快便陷入了內亂。要是沒有佟氏的支持,只怕這位失去父親庇護的少當家,很快便會被那些老狐狸啃得骨頭也不剩。

作為新上任的林門之主,林子揚正焦頭爛額地忙著奪權,眼前的事情已霸佔了他的全部注意,根本便無暇再顧及其他,自然察覺不到朝廷的佈置。

再加上為免打草驚蛇,朝廷一系列的動作做得非常隱密,所有知情的門派全都經過篩選,是百分之百信得過的名門正派。當事情已在武林中各大門派傳開之時,作為當事人的林門卻依舊被蒙在鼓裡。

 

 

此刻,白天凌手中正拿著林門與佟氏一族的最新情報,同樣身處議事廳的還有一眾門派的掌門。

基本上除了林門外,在江湖上稍有地位的門派也派了代表到場。

「林門與佟氏餘孽勾結一事罪證確鑿,實在是武林之恥。事件涉及佟氐一族,這已不止是武林的事情,甚至還事關天下蒼生的安危,我們絕不能袖手旁觀!」白天凌一身正氣,不自覺散發出來的正氣凜然,讓一眾在場的武林人仕不由感嘆武林盟主實在寶刀未老,一身氣勢更勝當年。

也許武林門派之間也有著比併與不和,但面對大是大非的問題時,無論是哪個門派也摒除了自身的利益,願意為了國家的安危作出貢獻。更何況在場的武林人士中,大部份在白家壽宴時也受過姚詩雅的恩惠,在情在理也無法袖手旁觀。

「我已經與朝廷商議過,武林的毒瘤自然應該留給我們武林方面來清除。林門名下的產業已全被朝廷所控制,這段期間朝廷會以穩固政權、保護人民免受牽連為主。我們這邊不用顧忌別的事情,只要全力把林門殲滅便可。神子不日便會來到白家莊,進攻的事情我們等神子來到以後再作商議。在此以前請各位約束門下,別讓林門與佟氏收到任何風聲。」

「神子要親自前往前線?

白天凌頷首:「神子有著神力的庇護,不畏懼佟氏的蠱毒。根據情報蠱獸已經逃出封印,也只有神子能夠對付牠。何況守護花月國,這是神子最重要的使命,她責無旁貸。」

想到傳說中蠱獸的可怕,眾人皆不寒而慄。雖然蠱獸多年來被封印的神力所削弱,但誰知道牠現在還保留了多少實力?

聽白天凌說得有理,眾人也就不再多說什麼。神子與蠱獸是天生的宿敵,他們這些凡人湊什麼熱鬧呢?

看到眾人露出沮喪的神情,白天凌笑道:「我們又不是幫不上忙,露出這種小兒女姿態作甚? 這些年天下太平,佟氏也只敢躲在暗處做些小動作而已。花月國已是民心所向,佟氏更早已大勢已去,他們只是不願面對現實、作著奪回王權的美夢的可憐蟲罷。我們要做的便是壓制林門的力量,為神子等人免除後顧之憂!

眾人聞言露出了堅定的神情,沒有人想回到佟氏統治的時期,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善待人民的花月國才是民心所向!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