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張家巨變後,張雨陽便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誰不猜不出他心裡到底在想著什麼,渾身透露著一種拒絕的氣息。總是沈默不語的便是大半天,讓神子等人擔憂不已。

合計著朝廷與武林方面的佈置也需要時間,神子等人並沒有立即告辭,而是陪同著張雨陽一起再度回到中陰山裡。

由於張成身故的關係,作為獨子的張雨陽要守孝三年,他與洛芠的婚事自然要延期了。

雖說自從國家由神子統治以後,女性的地位直線上升,很多對女子的約束諸如之類的習俗已經廢除。女性也不用如以前般剛及笄便要談婚論嫁,現在二十多歲才出嫁的女子比比皆是。

即使如此,女子的青春還是可貴的。而且洛芠雖然長得臉嫩,但其實年紀比張雨陽還要年長一些,青年實在拿不準她是否願意等他三年。

然而孝道為重,張雨陽雖然覺得難以啟齒,但仍是向洛芠提出要把婚事壓後。無論洛芠願意等待還是要把婚事取消,張雨陽也會尊重她的決定。

當洛芠聽到張成被殺、張家一夕被毀時,這位外表嬌小可人、實際上卻是暴躁性子的靈族族長立即怒不可遏地破口大罵。其氣勢之磅礡、用詞之粗鄙,讓神子等人直呼大開眼界!

發洩過後,洛芠用著怒其不爭的語調數落道:「小陽子,你現在這副一蹶不振的鬼樣子做給誰看? 我知道你難過,可是你不振作的話,那只會讓親者痛、仇者快而已。」

張雨陽沈默半晌,隨即苦笑道:「我即使振作起來又有何用? 父親的遺言是不許我找兇手報仇,但殺父之仇不共戴天,即使我明知道父親是罪有應得,我還是……」

說到這裡,張雨陽便垂首不再說話,一臉的黯然。                                  

洛芠快要被張雨陽氣死了,張口便想開罵。但顧及青年剛剛失去至親的心情,女子硬是壓下心裡的火氣,好一會才續道:「張雨陽,你這樣垂頭喪氣像什麼樣子? 難道你連面對兇手的勇氣也沒有嗎?

張雨陽哀莫大於心死的嘆息:「找到兇手又怎樣? 我已經答允了父親不能為他報仇了。」  

「不能報仇,但你就不想見一見姚樂雅嗎? 不想把你父親當年的難處告訴她,讓她知道張叔叔並不是見錢開眼之人? 不能報仇,就不能將你的恨意、你的悲傷告訴她嗎? 不能報仇,就不能代你的父親向人家說聲“對不起”,就不能阻止姚樂雅繼續犯錯嗎?

連珠炮似的把對方搶白一番,洛芠這才停頓下來喘了口氣,隨即苦口婆心地說道:「雖然不能報仇,但你能夠做的事情可多了,哪還有時間繼續消沈下去? 盡快將事情解決才是正路,我……」說到這裡,洛芠的氣勢突然弱了下來,面露嬌羞的小聲說道:「我們三年後還要成親的,你可別把事情拖得太久。」    

張雨陽聞言,一雙仿若死灰的眸子逐漸亮了起來,整個人再度煥發出生氣,再也沒有先前那行屍走肉的樣子。

激動之下,張雨陽顧不得琉璃他們在旁,握住洛芠的雙手用力一拉,把女子擁在懷裡,感激道:「阿芠,你是如此完美,我張雨陽何德何能,能夠獲得你的青睞? 雖然阿爹早逝,我們無法承歡膝下,但我想他一定會很喜歡你這個兒媳婦的。謝謝你願意等我三年,我一定不會辜負你!

張雨陽本就有著一雙會說話的眼眸,被青年那充滿柔情的眸子所注視著,洛芠的臉龐不由自主地紅了起來,可嘴巴卻仍是狠惡惡的說道:「你敢辜負我的話,我便殺了你!

雖然洛芠說得凶狠,可誰也看得出她是刀子嘴,豆腐

對於張雨陽來說,張成的死亡固然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但其實當年他父親伙同姚老夫人所作的事情,對於這名本性正直純良的青年來說影響卻是更大。張成死前要求張雨陽不能報仇,更是讓陷在傷痛與仇恨中的青年瞬間失去了方向,不知道該怎樣做才能發洩失去親人的悲痛。

而洛芠的話,卻是指明了一條有別於復仇的道路,令失去方向的他找到了目標,彷徨的心也有了寄託。

創作者介紹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