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張成的遺體下葬的同時,朝廷與武林各門派已完成了各種部署。即使林門與佟氏一族把事情鬧得再大,也能保證把影響控制在最小的範圍內,不會動搖到國家的根基。

“佟氐一族”這四個字觸及所有人的底線,可以說佟氏的名聲在花月國已經到達臭不可聞的地步,即使是野心再大的人,面對著佟氏的招徠也要掂量一下。

不單止花月國的國民,就連花月國的敵人鬼族同樣也對佟氏痛恨不已。與佟氏合作,等同於與全世界為敵!

也正因為佟氏如此不得民心,因此他們即使藏於暗處蘊釀多年、即使佟氏餘孽的實力一點兒也不弱,但就是無法成氣候!    

他們可以利用蠱術控制中蠱的人,可以使計離間削弱朝廷與武林的力量,可是卻無法真的讓人真心追隨。

雖然如此,但佟氏餘孽終究是個禍害。正因為當年沒有斬草除根,往後才有那麼多人被佟氏所害。為免再出現新的受害者,也為了慰藉死者在天之靈,絕不能任由那名王公子繼續張狂下去!

懷著消滅佟氏的決心,神子一行人回到位於沐平鎮的白家莊。

重臨舊地,姚詩雅只覺得恍如隔世。記得初次來到白家莊時正值白莊主壽辰,當時她還不懂得使用神力,並且事事依懶著別人。      

那時候,琉璃未被人指證為兇手,姚家風光依舊,張家也沒有被滅門……

想不到短短大半年的時光,一切都變了樣。  

再次踏足沐平鎮,感覺卻又與先前的大大不同。不同於白莊主舉辦壽宴時的熱鬧,沐平鎮一片祥和靜寧。白家莊佔據了一整個山頭,神子等人在前往山莊的路途中感受著山林的清幽,與上一次遇到的賓客如雲的場面有著強烈的對比。

此刻,在武林中稍有名望的人皆用著不同的路線、不驚動旁人暗地裡集結於白家莊內。山莊表面上看來雖然一如往日般平靜,但其實其熱鬧程度相比舉辦壽宴時不遑多讓。

姚詩雅到達白家莊後,用著晚輩的禮節與一眾武林前輩見面,並沒有因自身的身份而驕矜狂妄,又或者對門派指手劃腳。反而不驕不躁地表示對於進攻林門一事,願意聽從白莊主的安排。

白銀作為白家莊少主,自然不能與琉璃他們這些客人待在一起。面對滿場子的江湖豪傑,少年只得收起一身吊兒郎當的痞氣,拿出少莊主應有的氣度來招呼客人。

不得不說雖然白銀性子灑脫、行事不拘小節,可是他在白家莊這個充滿著豐富底蘊的武林家族中出生,從小耳濡目染下一身氣度自是不凡。只見認真起來招呼著一眾江湖豪傑的他舉止有度、進退得宜。言行間令人如沐春風,完全找不出任何失禮的地方,怎樣看也是個風度翩翩的世家子弟。

何況白銀對任何事情也有所涉獵,即使認知不是很深的話題,少年也能夠談出一些自己的獨特想法,無論是刀劍弓箭還是風花雪月他也能夠與對方聊得上來。即使面對著一眾成名已久的老前輩,白銀也沒有表現出絲毫拘束,一副游刃有餘有餘的樣子。言談間更顧及了所有客人,不會讓誰受到冷落。

看著遊走在眾人之間言談甚歡的白銀,洛明臉上的神色益發的不好看。與白銀相比,洛明覺得自己就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這認知讓一向自視甚高、而且暗暗把白銀視為假想敵的洛明暗恨不已,同時也生出了深深的無力感。

即使再不喜歡白銀,但洛明還是不得不承認在待人接物上,自己並不如他。

本來洛明還覺得白銀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怎樣看怎樣不可靠,一點兒也配不上琉璃。可是在見識到白銀認真的一面後,洛明才知道自己錯得離譜。

如果說一直不露山水的白銀,那偶爾露出的一角崢嶸令洛明意外的話,那當少年終於弄清楚“白家莊”三個字在江湖中到底有著怎樣的意義與地位時,他幾乎被打擊得吐血了!  

原來武林各門派一直以白家莊馬首是瞻! 原來白天凌是武林盟主! 原來白銀是武林盟主的兒子!!!

也就是說,即使洛明最終成為靈族的族長,理論上也是受著武林盟主白天凌的管轄!

雖然洛明可以安慰自己,武林盟主是白天凌不是白銀,可是洛明很清楚他自己也只是“候任族長”而已。偏偏他們這兩個“武二代”比拼起來,洛明卻是一點勝算也沒有啊!

畢竟有一個當武林盟主的爹,白銀的起點比他高出太多了,看那些武林前輩一副很欣賞銀、願意提攜他的樣子。白莊主死後,說不定白銀便是下一任的武林盟主。而靈族呢? 在江湖中卻是爹不疼娘不愛。

即使白銀當不成武林盟主,單以白家莊主這個身份,也甩出靈族族長數條街了。    

洛明想到當初向白銀炫耀著自己將會成為靈族下任族長時那副志得意滿的樣子,他便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那時候白銀默不作聲,洛明還誤以為對方被打擊得無話可說。現在回想當時二人的表現,白銀的淡然便突顯出自己的驕傲自大,那急不及待地向眾人炫耀背景的舉動簡直就像個小孩子般幼稚!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羽落零
  • 倒數第三段「看那些武林前輩一副很欣賞銀」是白銀吧......?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