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父親車禍過世後至今也有三個多月,安然已逐漸從失去至親的傷痛中恢復過來。

安然自小喪母,一直與父親相依為命。據父親所說,他與安然的母親也是家中獨子,老一輩的人俱不在了,因此安然從小便沒有與別的親戚走動。小時候,每到新年聽到同學談及到長輩家裡拜年的事情,而自己卻只有可憐的數封紅包便特別羨慕。

 

倒是長大以後懂的事情多了,知道親戚多也不一定是好事,攤上極品親戚的話更是甩不掉的麻煩。尤其像安然這種單親家庭,更是免不了閒言閒語,親戚多是非也會多起來。安然反而慶幸他們只有父子二人,清清靜靜的也不錯。

可現在父親過世,安然卻發現自己連個能夠與他商量事情的長輩也沒有。

雖然在香港十八歲已經能夠取成人身份證了,但才剛滿二十歲的安然,其實還是一個需要長輩扶持的年輕人。然而自從他父親過世後,安然便變得孑然一身。還好安然中學畢業便已投身社會工作,現年二十歲的他已擁有一份穩定的收入,再加上現在居住的單位是父親買下來的物業,因此倒不至於太徬徨。

父親存放在銀行保險箱的東西並不多,只有他們所住的住宅樓契以及一些舊照片,金器等貴重物品卻是一樣也沒有。

因為東西並不多,花不了多少時間安然便把保險箱裡的東西點算完畢。青年選擇把屋契繼續存放在銀行裡,相片倒是取了回家,反正請了一天的假期,安然打算趁著下午的空閒細看一番。

回家後安然沖了一杯咖啡,邊喝邊悠然地翻看這些從保險箱取出的泛黃的舊相片。這些相片全都有著一定年頭了,全都是安然父母的合照,當中還有幾張二人穿著婚紗及禮服的相片。

也許父親為免觸景傷情,家裡並沒有擺放過世的母親的相片。車禍過世的父親離開得突然,什麼事情也來不及交代便走了。要不是這次整理父親的遺物,安然還真不知道原來父親把母親的相片全都保放在保險箱裡。

安然的長相遺傳自母親,相片中的女子相貌與安然足有八、九分相像。相片中年輕的父母,抱著嬰兒時期的安然笑得一臉燦爛。安然每一張也看得很仔細,並決定挑選一張全家幅擺放在客廳裡。  

「嗯?這張相片……」安然翻動相片的動作倏地停止,只因青年在這疊相片中,發現了一張撕掉了一半的破爛相片。  

相片中是一名年約十多歲的少年,雖然相片的右邊位置已經被撕毀,但仍能從殘留在相片中的衣角中,看出這是一張二人的合照。

最重要的,是這名相中少年與安然長得幾乎一模一樣!

要不是這張泛黃的相片有著明顯的歲月痕跡,安然幾乎以為相片中的人是他自己了。

這名少年到底是誰?安然長得與父親完全不像,這少年怎樣看也不會是少年時代的父親,難道是母親那邊的親屬?

而且,原本站在少年身旁的人到底是誰?

 

 

就在安然一臉疑惑地凝望著相片時,忽然感到渾身一寒,一種被人竊視的感覺從背後傳來。這種難以言喻、無法用科學來解釋的感覺愈發強烈,即使安然明知道家裡只有他一人,但仍是不由得回頭察看。  

結果這一看真真不得了,他的背後竟然站著一名長相與他一模一樣的少年!      

安然嚇得心臟砰砰亂跳,隨即想也不想便往一臉慌張地奪門而出!

把大門用力關上─用甩的,安然並沒有把步伐停頓下來,而是一口氣跑下樓梯、衝出大街後這才心有餘悸地抬首看著位於三樓的自家單位。

「剛才那到底是什麼?」冷靜下來以後,安然回憶起剛剛所看見的景象,即使在正午的烈日照射下,他還是不由自主感到滿身寒意。  

安然可以肯定剛才所見絕不是他眼花,也排除了有人惡作劇的可能性。雖說安然從小到大總是大小意外不斷,偏偏卻有著令人羨慕的好運氣、以奇特的方式逢凶化吉,甚至都成了工作區域的名人了。可在這二十年的人生中,他還是首次遇上來自靈界的好兄弟!  

「大白天也會遇鬼嗎?而且它竟然與我長得那麼相像…… 那個人絕對不是“我”,難道……難道他是我在相片中所看見的男生?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