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然深呼吸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之際,冷不提防地被人從後狠狠拍了一下肩膀,這讓本就驚魂未定的安然很丟臉地發出了慘叫聲。    

「劉天華! 我說過很多次,不要這樣子嚇我!」安然不高興地回首瞪了惡作劇的青年一眼,可惜劉天華熟知安然好脾氣,根本就不當一回事。反正他用相同的方式嚇過對方多次了,也不見哪一次安然真的生氣。

雖然安然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但劉天華卻覺得這個總是栽在同一個惡作劇方式的安然實在可愛得很。

在安然的瞪視下,劉天華甚至還毫無壓力地抱怨:「又不是第一次了,你的反應用得著麼誇張嗎?我都快被你嚇死了!

看到劉天華那副不痛不癢的賴皮模樣後,安然也只能搖首苦笑,罵也不是打也不是。

香港這座國際大都市寸土寸金,不少居民厭倦了擠迫的居住環境,近來更是吹起一陣「村屋」熱。有別於一般的高樓大廈,村屋每層只有一戶人家。不單每一層也有露台,而且地面樓層大多附帶花園或車位,三樓則連接著私人天台,實用率很高。因此愈來愈多人喜歡位於郊區、坪數大的村屋。有管理公司管理的屋苑式村屋,更是把人們對村屋的傳統觀念——髒亂、冷清、危險等負面印象推翻。

安然的父親偏愛較大的居住環境,小時候他們父子倆住在六層高的唐樓,便是喜歡唐樓的單位面積較住宅大廈實用。多年後“劏房”流行起來,就是把一個樓宇單位分間成多單位出租,結果租客多了便產生了不少問題,於是二人便搬進了現在所居住的屋苑裡。

屋苑裡的村屋每楝只有三層,每層住有一戶人家,因此鄰里關係相比每楝至少有百多伙的高廈大樓要緊密得多。這個名叫劉天華的大學生,正是居住在安然樓下的鄰居。由於二人年紀相近,因此關係一向不錯。

安然更是少數的人,知道這青年還有著大學生以外的另一個不為人知的身份……      

「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呆站在大閘外面做什麼? 我剛剛喚了你好幾聲了你卻完全聽不見。依我看,施主你印堂發黑、一臉憂心忡忡,近日必有災禍。說起來,你認識本道爺還真是上輩子修來的褔分了! 只要付出些許錢財,我便能為你消災解厄,包準有鬼驅鬼,無鬼……」  

安然果斷地打斷對方無休止的自吹自雷:「停! 現在才月中而已,你怎麼已把主意打至認識的人身上啊?難道這麼快便把生活費花光了?」

劉天華這個外表人模人樣的大學生,其實有著另一個驚天地泣鬼神的身份──神棍!

他非常沉迷於靈異事件,更把所有精力也放在鑽研風水命理、驅邪捉鬼上。大學之所以選修建築學,也是因為這一科能夠融入於風水學中。

因為總是神神叨叨地沈迷著奇怪的東西,天華與家裡徹底鬧翻了。青年一怒之下搬離家裡,並硬是佔據了爺爺名下一個空置的單位居住。這個厚面皮的傢伙甚至還以此為大本營,當起無牌經營的神棍勾當以賺取生活費,每天也在赤字的邊緣苦苦掙扎求存。

對於劉天華來說最值得慶幸、同時也是他之所以能夠堅持著沒有屈服回家的最大原因,便是唯一支持他在風水命理方面發展的姐姐,每月也會轉賬一些生活費給他,雖然數目不多,單靠這些錢根本便無維持生活。但至少有了這些錢,再加上努力工作的話也不致於會餓肚子。

「唉,生意不景啊! 再找不到老闆供養我便要吃樹皮了。」

安然滿臉黑線:「還找老闆耶! 你是夜總會小姐嗎?」      

「你們站在大門前說什麼?誰要吃樹皮那麼可憐了?」溫柔的輕笑聲從二人身後響起,回首一看,一名溫婉的女子正笑語盈盈的站在二人身後。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