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對方瀕臨暴走的神情,安然趕緊安撫道:「呃,別生氣,我也只是隨便問問。因為你說我的氣色很差,可我卻不覺得有什麼差別。」

劉天華一臉傲氣地解釋:「那當然,看相是個技術活,不是誰也看得出差別來的。」

取過劉天華極力推介的護身符把玩了一會,安然不由得想起剛剛在家裡所遇上的靈異事件。雖然對水晶的功效存疑,可是存著買回去求個安心也不錯的想法,安然還是詢問了一下價格。

「大家那麼熟,打個八折給你。友誼價二千。」

「好貴!

「不貴啦! 黑星石的價格本就比黑曜石與安力士高,而且那麼大、星光又突出的晶體就更加少見。何況為了替這枚水晶開光,我可是特意求了一個高人來幫忙,本打算拿來賣個好價錢的啊!

看劉天華說得可憐,安然又一臉懵懵懂懂的樣子,郭雨玲也湊過來解釋:「這價格其實也不算貴,近年來水晶愈發流行,令價錢整體上升了不少,而且這麼好的質素在外面是有錢也未必能遇到。再加上開光所附加的費用,二千其實也是合理的價格了。」

聽到有人為自己說話,劉天華頓時有種"士為知己死"的感動:「就是就是! 外界所說的"開光"大都只是象徵性地放在神壇前繞兩圈而已。我這顆吊咀可不同喔! 是真的有功效。」  

聽過二人的話安然倒真的有點心動。雖然他經常取笑劉天華是神棍,但安然還是信得過對方的為人。再加上這顆晶石很合他眼緣,近期也確實發生了古怪的事情,於是安然最終還是決定把這水晶買回去。

「我身上沒帶那麼多錢,明天再給你行嗎?」

「可以。」劉天華爽快答允下來,並阻止對方想把頸飾戴往身上戴的動作,要求安然晚上十點時才把晶石戴上。      

安然好奇地盯著手中的水晶:「連配戴的時間也有限制的嗎?」

「也不是說非要在哪個時辰把它戴上不可,只是既然不急的話,那就待吉時才配戴吧!

看劉天華說得煞有介事,安然也就沒有堅持。反正如對方所說的,要配戴也不急在一時。

 

 

開鎖師傅的手藝很好,迅速把鎖打開以後,還順道向安然推薦一些新式的電腦鎖。安然考慮到從此以後便要一個人生活,正好想要提昇家裡的防盜安全,於是便二話不說地買了一套。

能夠多做成一筆生意,老師傅顯然很高興,隨即更是再次用著安然驚佩不已的速度,替他把新門鎖安裝上去。  

老實說,把家門關上時安然還是有點陰影。尤其現在屋裡只有他一人。即使不計算天台,七百多呎的單位一個人住實在太大了點,冷冷清清的沒有生氣,這讓安然生出把單位出租的念頭。

愈想便愈是覺得出租這個想法可行,他一個人住,根本便用不著那麼大的地方。而且有人同居的話,萬一再出現靈異事件時也有能夠一起分擔一下吧?即使對方無法幫得上忙,至少也可以陪他一起受驚嚇嘛!  

懷著不單純的動機,安然下了要把單位分租的決定。

返回父親的房間,一張張泛黃的舊相片散落在地上。安然有點緊張地東張西望,確認房間沒有異樣後開始收拾起地上的照片。後來青年的膽子漸漸大起來,把其他相片收回木盒後,獨獨留下那張被撕去半邊的相片仔細打量起來。

雖然鬼魂出現的時候,安然只是匆匆一瞄便嚇得奪門而出,可是他還是很清楚記得那個虛幻蒼白的身影有著一張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臉。            

綜合事件發生的前後,安然回憶那時候他正好在觀看這張奇怪的合照,相中人又正好有著與自己極其相似的容貌,那就很耐人尋味了。

會不會那個出現在他家裡的幽靈,正是相中的人的亡靈呢?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