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初春的天氣清涼,可是正午的陽光卻很毒辣。即使躲在樹蔭下,陳清還是熱得汗流浹背。

陳清所在的位置是一個高尚住宅區,當中別墅林立,住在這裡的人非富則貴。此刻女子監視著的其中一棵別墅,正是著名導演李永榮的家。                  

自清晨收到線人的情報後,陳清已在這裡站了大半天。抹了抹額頭的汗水,心想那個小明星晚上還有工作,應該差不多要離開了吧? 只要能夠拍下二人幽會的照片,那麼她這次的工作便完成了。

陳清從小便立志要當一名記者,可惜當她真正進入這一行以後,才發現現實與夢想實際有著很大的差距。想像中記者是第一時間到達現場為市民直擊最新消息的神聖職業,然而最終她卻成了一名娛樂記者,只能追著明星的尾後轉,也就是俗稱的“狗仔隊”。

有時陳清也感到很迷茫,心裡彷彿總是有種聲音在質問自己,每天辛辛苦苦守候就只是為了拍下明星的偷情照,這種生活真的是她想要的嗎?

就在她胡思亂想之際,小明星終於從導演的家裡出來了。陳清連忙舉起相機捕捉了開門的瞬間,拍下李永榮與女方道別時的合照。

小明星駕著跑車離去後,李永榮便徒步向著小區的便利店走去,完成了目的的陳清依舊留在原地避免與對方碰面。雖然她與李永榮只在新戲的訪問時有過一面之緣,對方理應不會認得她這個小人物。然而不怕一萬只怕萬一,陳清可不想用她辛苦守候了一個早上的收獲來冒險,因此決定繼續留在這個較為隱蔽的位置。

很快,陳清便見李永榮拿著一包剛買的香煙從便利店步出。突然,一名年輕人向著李永榮的方向奔去,邊跑邊大喊:「小心!

可李永榮卻恍若未聞,甚至還無視交通燈號,舉步在紅燈下橫過馬路……

一輛高速行駛在馬路上的貨櫃車見狀連忙煞車,可是這種大型車輛卻不是說煞停便能立即煞停的。

眼看導演便要被貨櫃車碾個稀爛,出於職業培養出來的自然反應,陳清飛快取出相機接連按下快門,將整個意外的過程拍攝下來。

就在她以為李永榮絕對難逃一死之際,剛剛那名大呼小叫的青年已奔跑著來到李永榮的身邊奮力一拉,硬生生把他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去!

陳清見狀不禁吁了口氣。雖然李永榮這個人的風評一直不怎麼樣,但終究是條活生生的人命。即使無法拍下李永榮死亡的大新聞有點可惜,但她在看到李永榮逃過一劫時還是不由得為對方感到慶幸。

因為青年拉扯的力度太大,以致脫險後雙雙倒地。雖然二人少不免有點擦傷,但卻沒有大礙。

李永榮心有餘悸地站起來,只見男子拍了拍身上的塵土,一臉感激地拉起地上的青年,嘴巴開合著不知道在說什麼,陳清猜測大約是一些感謝的話。

看到這裡,陳清不由得感慨這個小伙子的好運氣。李永榮這個土豪的人品雖然不怎麼樣,但面對救命之恩應該不會對他吝惜的,至少金錢上的感謝一定少不了,這也算是好心有好報了吧?

相比滔滔不絕的李永榮那劫後餘生的興奮表情,青年的臉上卻沒有表露出多少喜意,反而一臉為難地猶豫不決了好一會,這才開口向李永榮說了幾句話。

隨即陳清便見李永榮臉色大變,用著震驚的眼神驚疑不定地盯著青年片刻後,竟落慌而逃的衝回屋裡,像是要逃離什麼恐怖的事物般“呯”地把大門用力關上!

陳清還注意到李永榮用鎖匙開門時雙手都在顫抖,彷彿受到了極大的驚嚇。這發現令陳清驚訝不已,畢竟作為導演都是見慣大場面的人,那個青年到底向李永榮說了什麼,能夠短短幾句話便把他嚇成這個樣子了?!

陳清把視線從衝入家門的李永榮再度轉回青年身上,只見他一臉無奈地伸手搔了搔鼻頭,隨即便轉身離開。

想要探知真相的記者之血立即沸騰起來,陳清毫不猶豫地邁開腳步,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尾隨在青年的身後離去。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