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來了!」安然才剛打開家門,便立即受到妙妙熱情的迎接。看到林俊在客廳興高采烈打著電動,這讓安然不由得有點心理不平衡,心想你這個大學生怎麼就如此空閒的呢?

視線從電視的螢幕轉至林俊一頭亮麗的紫色頭髮上,不由得皺起了眉頭,覺得大學對學生的管理還真寬鬆。

在憤世嫉俗之餘,安然卻又不得不慨嘆長得帥就是佔便直。像紫色這種髮色配在林俊身上不單沒有絲毫女氣,反而還硬生生地讓他配出了一身時尚的氣息,這大概便是人與人之間的差距了吧?

不知不覺林家兄弟在這裡已住了一個多月了,自從一起經歷過炸屍案女鬼的事情、讓二人知道他擁有見鬼的能力後,安然再也不用在他們面前有任何遮掩,遇到事情時也有了傾訴的對象。

林家兄弟對安然的態度也變得親密起來,對於鬼魂一事所抱持的看法,變化最大的人莫過於林俊。這個大少爺從對於鬼魂之說不屑一顧,搖身一變變成了對此深感興趣的神秘學支持者。經常抓著志同道合的劉天華一起研究,甚至一來二往的還跟著劉天華加入了一個靈異學會。

安然實在弄不清楚這小子的心理質素到底有多強,明明從大廈逃出來的時候還一副嚇得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可這麼快卻好了傷疤忘了痛,還到處向同學吹噓他的靈異經歷。還好林俊還是很清楚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知道安然的性格低調不想惹麻煩,對於安然的能力他倒是很合作的三緘其口。

看到安然回來,林俊立即丟下手中進行了一半的遊戲衝至青年的面前。如果林俊與小妙一樣衝過來歡迎他的話,安然會很高興也很感動。然而林俊卻在上下打量了安然一會後,再三確認似的詢問:「安小然! 你別碰我家的小公主! 到醫院跑一趟後,沒有把什麼奇怪的東西帶回來吧?

說罷,林俊還抱起小妙後迅速退開,活像安然身上帶有傳染病似的。

安然彷彿聽到名為“理智”的線“啪”地斷掉的聲音,要不是小妙在林俊手上,安然真想一腳踹過去!

不知是不是八字相沖,安然與林俊總是時不時便會發生一些衝突。這一個多月的相處中,二人忍不住拳腳相向的次數絕對不少。

尤其林俊本就是個不服輸的性子,例如安然的年紀明明比他大一點,但林俊就是故意要喚他作“安小然”。彷彿這樣能夠把場子找回來似的,幼稚得不可思議。

本來安然還擔心林鋒會偏幫自己的親弟,然而經過觀察後,卻發現他們的爭執在林鋒的眼中根本便來不到需要關注的程度。任由二人打得天昏地暗,只要構不成生命危險的話林鋒也不會管他們的。

就在安然氣得牙癢癢之際,剛鍛鍊完畢的林鋒從上層走下來,看到安然時詢問:「怎樣,你的同事已經沒大礙了嗎?

聽聽! 鋒哥這些才是人說的話!

安然答道:「嗯,他動手術切除了一些組織化驗,大約三天後便會知道結果。」說到這裡,安然嘆了口氣:「幸好他有買保險,有底氣到私家醫院進行手術。不然等待政府醫院安排的話,最快需要八星期後才能安排手術。這可不是小病小痛,是癌症啊!

林俊放下妙妙後重新拿起遊戲手掣,邊玩邊說道:「現在癌症也變得普通起來,幾乎成了都市病的一種了。彷彿到了差不多的年紀總會遇上這問題,誰也無法倖免似的。」

安然道:「就是,現在政府醫院不夠人手,患病的人又多,等候政府醫院安排話,很多時候已過了治療的黃金期。可私立醫院的診金也太貴了,根本不是我這些小市民所能承擔得起。說起來,這還是我第一次到跑馬地那邊。路過地產公司時,看到那邊的樓價真是嚇死人!

林俊用著不知民間疾苦的敷衍態度“嗯嗯”了兩聲,惹得安然在心裡狠狠罵了聲: 紈絝!

林鋒早已習慣了二人時不時便會出現的小磨擦,無視著二人的打鬧,逕自說道:「雖然沒有遇見什麼怪事情,但到過醫院那種地方,還是用阿俊買回來的那些什麼葉薰一薰身子吧!

忙著打電動的林俊,聞言不滿地抿起了嘴:「那不是“什麼葉”,是白鼠尾草啊! 可不便宜的說……」  

不久前林俊從劉天華那裡購買了一些白鼠尾草,聽說還是直接從美國加州空運到港的高級貨。

白鼠尾草是北美洲印第安人的淨化聖品,用於各種儀式或召喚神靈、驅邪等, 是一種威力強大的力量植物,據說用於驅除負能量尤其有用。

每次安然遇到怪事後,林俊總會神神叨叨的要求他燃燒白鼠尾草來薰一薰身子。雖然安然不知道到底是否真的有效,不過為求安心,加上白鼠尾草燃燒的氣味不算難聞,因此安然懷著反正免費、不用白不用的心情,久而久之也就用習慣了。

看安然回到房後,林鋒皺起了眉,道:「安然受傷了,我在他身上嗅到很淡的血腥味。」

林俊的眼神立即變得凌厲起來,完全看不出絲毫大學生應有的青澀樣子。

林鋒揉了揉弟弟的頭髮:「你這個樣子會嚇到安然的。放心,他應該只是有點小擦傷,看樣子也不像被人欺負,一會兒問問他吧!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