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然的觀察下,發現在女孩的手中維持著一個固定頻率上下彈跳著的皮球,是由一片又一片的皮革縫製而成。      

        而且不看不察覺,安然總覺得那些皮革的顏色、以及皮革上那感覺有點突兀的坑洞,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

        從皮革上的坑洞看去,便能看出這皮球並不是空心的。似乎整個皮球也是由一層又一層的皮革重疊後縫製而成。也不知道這實心的皮球,為什麼彈跳力那麼優良。看女孩拍打時那淡然的神情,看起來像是一點兒重量也沒有似的。

        而且那些皮革,看起來簡直就像一張張沒有眼珠子的臉啊……

        等等!

        這麼說來,那些皮革的形狀,不正是從臉上剝下來的面皮嗎?!

        安然被這個剛冒起的想法驚到了。想想看那個皮球雖然不算很大,但也絕對不小,要是它真的由面皮來重疊而成,那到底需要用多少張面皮才能夠弄得這麼大啊?!

        而且這些臉皮的面積也太小了吧? 簡直像是從小孩子的臉上剝下來似的……

        一個想法突然從安然的腦海中升起。

        現在不正是一個孩子的喪禮嗎?

        難道那個男孩的死亡,真的與這個紅衣女童有關連?

        該不會那個皮球的材料,是人皮吧……

        這個想法一出,安然頓時心裡發毛,立即移開了視線再也不敢盯著那個皮球看,頭也不回地跑回家裡。

        然而,那個皮球是由人皮制成的想法,卻一直盤踞在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尤其是想到那個小女孩口中一直叨諗著的“八十二”,在意外發生以後卻變成了“八十一”,彷彿是她正倒數著什麼東西似的……

        唔唔唔! 該不會她在數著的,是人皮的數目吧?

        說不定那女童看似年幼,但其實是活了千年的天山童姥(?),正在修煉要剝足一百張臉皮才能夠煉成的九陰神功(?)?

        單是想像女孩剝面皮的情況,安然便起了一地的雞皮疙瘩,並且覺得多次遇上女童的自己特別不安全啊!

        就在此時,安然的肩膀被人從後拍了一下!

        嚇得全身一震,安然猛然回首,便見把他嚇一大跳的劉天華,笑著向他揮手打了聲招呼:「嗨!

        安然面無表情地看著劉天華那張笑嘻嘻的蠢臉,好想狠揍他一頓啊怎麼辦?!

        劉天華對安然的怒火不以為然,反倒是興致勃勃地打量著安然的臉,直至看到對方快炸毛了,劉天華這才說道:「怎麼你的氣色就是不見好轉呢? 最近又被別的東西糾纏上了嗎? 氣色比先前看見的還要差。」

        劉天華的話一出,便見安然像個被霜打的茄子般蔫了。

        劉天華也沒有急著詢問,逕自取出鎖匙打開了大閘。果然神不守舍的安然也尾隨著踏入了他的家門,一副想與他詳談的樣子。

        伸手戳了戳安然的額頭:「別裝死,你到底又招惹了什麼麻煩?」

        「其實我真不是故意的……」安然真的覺得自己很無辜。無論是上上次的炸屍案女鬼、還是上次的女藝人叮鈴、甚至是這次拍皮球的小女孩,他都不是故意去招惹的啊!

        仍記得在公園初次遇上紅衣女童的時候,他只是一片好心的想要幫助那個小女孩而已,又怎會預料得到竟然會因此而惹得一身腥? 這年頭當好人就那麼困難嗎?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