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過安然一臉委屈地把紅衣女童的事情,劉天華的神情頓時變得非常嚴肅,這令安然心裡喀噔一聲的深感不妙。

        回想之前林俊被女鬼附身、把髒東西帶進家裡那一次,劉天華雖然也是早早看出他的氣色不對,可是也遠沒有這次的嚴陣以待。

        那一次為了救回被厲鬼纏身的林俊,安然差點沒命。可這一次,劉天華的態度卻遠比上次來得認真嚴肅……難道那個紅衣女童,真的是殺人如麻的天山童姥嗎?!

        「安然,聽過你的描述,我覺得那個女童並不只是普通的鬼魂那麼簡單。」

        所以果然是天山童姥?

        沒有理會安然複雜的心情,劉天華續道:「她似乎是邪靈,只是不知道這害人的東西有沒有主。」

        「有沒有主是……什麼意思?難道天山童姥還不是最恐怖的,在背後還有著更加難對付的幕後大BOSS?

        「怎麼說呢……這段時間我經過公園時,已發現到那裡囤積著很濃郁的煞氣。那些舉行路祭的同行還偷偷告訴過我,他們在招魂時,根本無法把出事的小男孩的靈魂招回來。現在聽過你描述後,我猜測那個拍打皮球的女童,應該是用著一些秘術來禁錮、甚至吞噬了別的靈魂。你看見的那個人皮皮球,也許便是她所搜集的魂魄的具現形態。這些邪靈,要不是用這種方法來進行修行、增加本身的靈力,便是受到術士所驅使。第一種狀況還好,只要將她消滅便可以了。如果是第二種……能夠操控邪靈的術士一定不好惹,也無法用法律來制裁他。」劉天華耐心地為什麼也不懂的安然講解著。

        「受到術士驅使……就像古曼童之類?

        劉天華頷首:「利用古曼童納財,也是控靈術的一種。」

        「那……如果那邪靈真是人為驅使,就沒有人能管嗎? 一直任由她去害人?

        「總會有人處理的,可這卻不是我們這些小市民能夠知道的事情。總而言之,我會去查一下相關資料,你這段時間小心一點,我總覺得你已經被人惦記上了。」

        「嗯,我會小心的。」雖然安然覺得,要是真的被背後黑手盯上,他再小心謹慎其實也沒有什麼用:「你說如果我找唐銘幫忙的話,他能夠對付那些邪靈嗎?

        劉天華立即很誇張地雙手捧心作傷心狀、並露出哀怨的表情:「皇上,你竟然有了新歡便嫌棄臣妾!

        安然嘴角一抽,隨即語重心長地說道:「天華,你別再看那些宮鬥劇了。尤其你學不到人家女主角的智慧與心計,只會愈看愈腦殘。」

        劉天華聞言露出誇張的神情,淒然地哀叫:「臣妾做不到啊!

        安然:「……」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