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心事重重地回到家裡,很快便發現林俊看他的眼神非常古怪。

        對方那充滿著審視、複雜得不得了的注視,實在讓安然想要無視也難。

        本來便因為遇上紅衣女童一事而感到很煩心,安然也沒有心情去猜測林俊的心思,乾脆直接地詢問:「你怎麼這樣看我?

        面對安然的詢問,林俊立即心虛地移開了視線:「不,沒什麼……」

        有古怪!

        以林俊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情,從來就沒有什麼事情需要迴避的,何況所面對的人是他?

        就在安然心裡猜測著,林俊到底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時,林俊已一臉煩躁地抓了抓頭髮,道:「好啦! 你不要胡亂猜測了。今早大哥聯絡我們,說我的表妹、也就是我的前未婚妻王欣宜,她已經查出了我現正租住在你家,應該很快便會過來找我了。只是這樣而已,沒什麼別的原因!

        安然瞪大雙目,這還真是不得了的大事啊……

        「由於欣宜還是個學生,所以我猜她要過來的話應該也會選擇假日。無論如何,這幾天我會離開這裡躲一下。要是她找上來的話,你便找個理由把她打發走吧!」不理會安然臉上的八掛表情,林俊再次露出唯我獨尊的高傲神色,開始向安然頤指氣使起來。

        「喂喂! 那是你的未婚妻,你怎能丟給我處理?」這種家庭糾紛最麻煩了,安然絕對不願插手。

        「是前未婚妻。」林俊糾正了安然的稱呼後,便一副死豬不怕滾水燙的神情說道:「反正我人是走定了,這只是通知你一聲而已,可不是詢問你的意見。」

        「可惡! 我也走到朋友家避難不行嗎?!」安然連忙表明撒手不幹的態度。

        林俊卻老神在在的笑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那個瘋丫頭找不到人,往你家大門潑紅油沒關係嗎?

        安然都快被林俊氣死了,沒見過那麼不要臉的!

        林俊安撫地拍了拍安然的肩膀:「其實我也是為你好,瘋丫頭長得滿漂亮的,看你至今仍是打光棍,要好好把握機會啊!

        被戳中痛處的安然惱羞成怒:「滾!

        笑嘻嘻地轉身跑掉的林俊,在安然看不到的角度暗暗鬆了口氣。

        好險,聽過安然的身份後一時控制不住表情,差點便被他看出馬腳了。幸好本少爺反應快捷,把話題轉移開去。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