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天華一臉婉惜地搖了搖首,他非常羨慕安然的“見鬼”能力,對於安然不好好珍貴這天賦感到格外惋惜:「那你打算怎麼辦? 會幫忙嗎?

      「這個……我是很同情他的遭遇、也很希望能夠幫助他沒錯。但這事情已經超出我所能應付的範圍,那些人心狠手辣什麼也幹得出來的,而且還似乎是一個販賣器官的組織。」

      「所以結論是,你不會幫忙?

      「不會。」安然的態度很堅定,他再有同情心,凡事也要量力而為。

      這絕不是他一個人可以應付得到的事情。要是幫了別人,卻搭上自己的性命,到時候誰又可憐他呢?

      「這個忙,只怕安然你還真的要幫。」此時唐銘卻道:「雖然也不是一定要幫忙,不過你曾經受過對方的恩惠,而且還是救命的大恩。即使你現在不予理會,在將來的某一天這恩情還是要還的。」

      安然震驚地睜大雙目:「救命之恩?!

      驚呼了聲後,安然很快便想起當時在廢校裡,他的確被炭焦君救了一命!

      唐銘逕自走到安然的身旁,伸手往他的背後一抺,隨即便把食指遞出給他看。

      安然一看到唐銘的手指,便立即神色一變。身旁的劉天華好奇地探頭看過去,也驚訝地“噫”了聲:「唐銘的指頭怎麼黑了? 安然,你的衣服弄髒了嗎? 你轉身,我幫你看看。」

      安然沒有答話,他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因為他想起當時在與紅衣女童對持時,惡靈在勒住他脖子的時候,一股炙熱感迅速從背部伸延至脖子上,並且護住了他的氣管,讓他有了喘息的機會。

      在事情完結後,安然還看見了焦炭君的身影。

      隨即安然更想起背部的這個位置,正是……

      「天! 怎麼背部有弄得這麼髒……而且還是一個黑色的掌印?!」聽到劉天華傳來的大呼小叫,安然嘆了口氣。

      這個部置,正是在初次看到焦炭君時,對方在他的背後拍下了一個掌印的地方。

      安然想到那個每夜從不間斷的惡夢,確實是在解決了邪靈事件以後才開始出現的。該不會是焦炭君覺得對他有了救命之恩,所以便開始用這種方式來要求他幫忙吧?

      這是挾恩圖報啊挾恩圖報!

      施恩不望報這是多好的情操啊! 焦炭君你實在應該好好學一下!

      「如果我什麼也不幹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沈默了好一會,安然詢問。

      唐銘有點同情地看了安然一眼,道:「倒不會發生什麼大事,你的生活該怎麼樣、還是怎麼樣。只是總有一天,你總會涉及這件事情的。但這些也不是對你最大的影響,最為困擾你的,應該是不間斷的惡夢吧?

      聽到唐銘這麼說,安然急了:「這些惡夢是由靈體引起的,難道不能找個師傅來解決掉嗎?

      唐銘安撫地拍了拍安然的肩膀,道:「可問題是對方挾住救命之恩,佔了大義的名份。他找你幫忙,稱得上是在理的事情。如此一來,外人便很難插手了。即使強行插手,對你們雙方也不是一件好事。」

      安然痛苦地揉著額角:「所以先前驅使邪靈的術士還未有眉目,現在我卻要為了偵破一個販賣器官集團而努力嗎? 另外還要找到那個富豪殺害親生兒子、把他的心臟移植到自己身上的證據……我現在先去死一死,快點去投胎,要記得下輩子不要做會計了,要去做FBI,至少被鬼魂找上時會比較有用處……」

      「安然,你先不用急著去死一次投胎那麼麻煩,你不是認識那個叫白樺的警官嗎? 犯罪組織什麼的應該是他的專長吧? 不如你去找他談談?」劉天華建議。

      至於唐銘,對於查案並沒有什麼好想法,因此便逕自安靜地喝著熱茶,旁聽二人的討論。

      「可是……那是一個大陸的犯罪集團,白警官能夠官得著嗎?」雖然安然不太關心政治,也不清楚基本法的內容。但在一國兩制的大前題下,香港這邊的警察,應該是官不了大陸那邊的罪犯吧?

      「即使白樺實際幫不上忙,但他應該能給你一些意見的。你試著與他談談吧!」劉天華嘴巴雖然這樣說,可是他比安然更加清楚,一個能夠把林鋒逼得要出動林家的力量來對付的人,絕對是個了不起的狠角色。

      雖然劉天華只在上一次的事件中與白樺有過一面之緣,但因為與林俊相熟,對白樺的事情卻常有聽聞。他不會如安然所想的,以為白樺只是名普通的警察。

      能夠與林鋒周旋那麼久的人才,他不認為警方高層會有眼無珠得把人調去當一個普通警察。何況以白樺那種隨心所欲的行事方式,這個人的背景定必不簡單啊!

      其實劉天華本來想推薦林鋒給安然的,只要林鋒出手,什麼黑市組織在他面前也只是渣渣而已。但劉天華想起林家兄弟似乎一直在安然面前裝普通人,因此最終還是沒有說出這個提議。

      安然並不知道劉天華對白樺的評價是那麼高的,只覺得劉天華說得有理,便決定找天去詢問一下白樺。這種關於罪犯的事情,現在安然能夠拜託的人也只有他了。

      想到這裡,安然幽幽地嘆了口氣。

      也許安然的模樣實在太可憐了,讓唐銘心生不忍,便聽他說道:「上次那個護身符是因為對抗邪惡術士這才破損的,我會負責為你尋找一個新的護身符,有好消息的話我會立即通知你。」

      這算是安然今天聽到的最好的消息了:「謝謝,實在讓你費心了。」

      唐銘笑道:「不,這是應該的。反而是我謝謝安然你這頓飯,還送了禮物給我,真是太客氣了。」

      劉天華笑嘻嘻的道:「我說你們二人都太客氣啦!要像我這樣大方一點,想蹭飯時便蹭飯……」

      安然瞪了他一眼:「你這個樣子,是太不客氣了啦!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