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陽節又名“登高節”,人們會在這一天登高,也有些人會在這天假期來拜祭先人。

而安然則是後者,今年他除了拜祭父母以外,還前往炭焦君的墓地,為他送上了一束鮮花。

想不到卻在墳場的入口遇上了昆西。

昆西雖然也曾經捲入了焦炭君的事件,但實際卻與他沒有多大的交情。昆西出現在這裡自然不是來看焦炭君的。只是湊巧過來掃墓的朋友的墓穴所在,與焦炭君同屬一個墳場而已。

回來香港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了,隔了這麼久,當安然再次看到昆西時,昆西那受到了愛情滋潤、滿臉的得意之色簡直快要晃瞎了他的眼。

而最重要的一點是,在昆西的身旁正站著一個身材嬌小、束著馬尾巴、長得非常漂亮的女孩子。

安然立即怒了:「昆西,你這個見異思遷的混賬男人!你這樣對得住清姐嗎?!」

聽到安然的話,漂亮女孩抬頭,似笑非笑地看著昆西。

昆西還未來得及說什麼,安然話裡的“清姐”卻已拿著一束鮮花從轉角處步出:「昆西,思思,你們怎麼站在這裡不走? 咦! 安然? 好巧!」

名叫思思的漂亮女孩一甩馬尾巴,便蹦蹦跳跳地跑到陳清的身旁,甜甜地喊了聲:「大嫂!」

安然愣了愣,看到他們的互動,也明白剛剛是他誤會了。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安然道:「抱歉,我弄錯了……」

完全弄不清狀況的陳清,一臉疑惑地詢問:「安然,你弄錯了什麼?」

思思掩嘴吃吃笑道:「大嫂,他剛剛誤以為我是昆西的新女友呢! 即使昆西真的背著大嫂偷情,也不會到墳場幽會啊! 這也太有創意了吧?」

聽到少女的話,安然臉上再度紅了幾分。

昆西倒是不以為然,反而高興地拍了拍安然的肩膀:「我倒是對安然的反應刮目相看。安然是真的把清清當朋友,才會這麼怒不可遏。」

總算弄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的陳清嘿嘿一笑:「當然,安然可是我的朋友,自然是站在我這邊。」

昆西他們與安然閒聊幾句以後便離開了。安然來到了炭焦君的墓穴前,把炭焦君的墓碑清潔乾淨後,便奉上了鮮花與香燭。

照片中的焦炭君笑得溫和,雖然長相平凡,但那眼神卻非常靈動。與安然所見靈體時的他那麻木的眼神非常不同,那是安然所不熟悉的一面。

墓碑上刻著炭焦君的出生與死亡日期,這個青年在世上只存活了短短的二十多年。也許他留在這個世界的痕跡並不深,可是安然相信,至少還有他會記得這個曾經在升降機裡嚇得他六神無主、還被他在閉路電視足足觀察了大半年的青年。

安然會一直記得,這個渴望著親情、最終卻死在至親手裡的人。

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明明在現實生活中,他從沒有與炭焦君說過哪怕一句說話。可是安然卻覺得他彷彿認識了這個人好久好久,想想還真是不可思議。

「你還記得清姐與昆西嗎?」

「託你的褔,他們是在廣州的旅程中確定關係的。說起來,你也算得上是他們的媒人了。」

「現在你已經沉冤得雪,鬼魂也從升降機消失了。是成佛了嗎? 還是已經輪迴投胎了呢? 總而言之,能夠離去的話便快些離去吧!人間終究不是你應該待著的地方,別再留在人間嚇人啦!」

蹲在地面、看著炭焦君的照片勞勞叨叨地說了好一會,安然這才站了起來,笑道:「那我走了,明年我會來看你的。」

 

 

安然離開時,正好遠遠看見昆西一行人。

其實雙方的距離算不上近,只是昆西那行人實在太醒目了,結果安然一眼便認得出他們。

只因除了昆西與陳清、以及剛剛見過面的那個名叫思思的少女外,還有一大群高大的外國青年在。這麼大群外國人站在一起,安然想要注意不到他們也難。

那些外國青年全都長得牛高馬大,站在一起給人很擠擁的感覺。他們的身影擋住了安然的視線,令他看不到墳墓上的死者照片。

安然遠遠地看著昆西擁著陳清、對著墓穴嘴巴一張一合,似乎正把陳清介紹給那名死去的親友。

安然不知道那個死去的人是誰,可是看到那群怎樣看怎樣不好惹的外國青年、再想到昆西的職業,安然猜測也許死去的,是他們曾經的戰友吧?

看著那群青年充滿著懷念的追憶神情,安然想,那個死者一定是一個人緣很好的人。

有的人即使死了,還是留下了很多很多的東西。他活在眾人的心裡,他的意志由別人繼承,彷彿依然活在世上一般。

這或許,便是一個人曾經生存在世上的證明吧?

 

 

 

《異眼房東》番外~掃墓‧完

 

創作者介紹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漾恩
  • 昆西他們掃的是夜的墓......對嗎?
  • 瞬
  • 耶~~聯合文~~好久不見的思思與只有在懶散外篇出現過的昆西~~外國人指的是小埃他們嗎?
  • Michell
  • 他們怎魔去的!?看到思思超開心的,沒想到夜賢也有出現思思,黑皮到爆表^^話說卡斯帕大發慈悲?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