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大雨中,兩名男孩於山谷裡發足狂奔。大雨雖然阻礙了二人逃亡的速度,可同時卻也沖涮掉他們留下的氣味與痕跡,讓追捕者眾多追蹤的手段也施展不出來。

「嗚!」年紀較小的金髮男孩摔倒在地上,頓時水花四濺,另一名棕髮的男孩慌忙把孩子扶起。

「路卡,沒事吧?還能走嗎?」看到弟弟大半個身子全都是泥水,混合著污泥的鮮血從手腳的傷口流下,阿爾文素來冷清的銀灰眸子閃過一陣心疼,不待對方回答便把男孩背了起來。

「我……我沒事,哥哥,我還能走。」路卡弱弱地說道,可是阿爾文卻沉默著沒有理會,完全沒有把孩子放下來的意思。

感受到背上的男孩在大雨中冷得渾身顫抖,阿爾文開始焦慮地尋找可以躲雨的地方。路卡從小體弱多病,要是體溫繼續流失下去的話說不定會有生命危險。雖然他們的身上還帶著一些藥劑,可這些藥劑卻都是療傷用的。再加上他們正被刺客追殺,就連生病的時間也浪費不起!

二人的運氣不錯,阿爾文很快便找到一個出入口被藤類植物所覆蓋的洞穴。這洞穴的所在本已隱蔽,在滂沱大雨下更是讓人完全看不出破綻。要不是阿爾文正好看到一隻被驚擾的野兔鑽進山洞裡,他還真的完全看不出洞穴的所在。

洞穴內部比想到中寬敞乾爽,率先進去的阿爾文小心翼翼地視察著四周的環境,確定內裡沒有野獸毒蛇藏身在內以後,這才讓路卡進去。

找到藏身之所後,阿爾文一直緊皺著的眉頭這才鬆動了點。至少在大雨停止以前,他們能夠在這兒好好休息,並且理清一下思緒。

阿爾文讓路卡喝了一瓶療傷的藥劑,並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乾淨的衣服讓孩子換上,直至看到他冷得發白的小臉蛋終於再度變得紅潤起來以後,阿爾文這才安心換下身上濕透的衣物。

為免洩露行蹤,阿爾文沒有生火取暖。還好時值初夏,二人換上乾爽的衣服後倒不覺得寒冷。

看著頭顱枕在自己的肩膀、抵受不住倦意很快便沉沉睡去的路卡,阿爾文肅穆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憐惜之情。作為艾爾頓帝國的王儲,路卡自小便受著萬千寵愛、從未受過半分的委屈。想不到這次的外出竟會受到刺客突襲,就連路卡的親舅舅比爾公爵也遇害了。若不是護衛們拚死為他們殺出了一條血路,並且死命擋住刺客的腳步,再加上適逢一場傾盆大雨掩護了二人,只怕他們早已成為了冰冷的屍體了。

雖然現在暫時擺脫了尾隨的刺客,可是一想到敵人窮追不捨、不把他們殺死誓不罷休的狠勁,阿爾文便失去能夠安全回家的信心,畢竟雙方的實力實在太懸殊了。

雖然他只是國王撿回來的養子,與路卡並沒有血源關係,但阿爾文是真的把路卡視作親弟弟般疼愛。

看著弟弟那純潔如天使般的睡臉,阿爾文暗暗下定決心,即使犠牲自己也要護路卡周全。不然即使他能夠保住性命回到王城,也沒顏面面對恩重如山的養父。

就在阿爾文也開始抵抗不了疲累而昏昏欲睡之際,一道奇怪的光芒忽然於洞穴深處閃現。燦爛的銀白光芒中混集著黑色的陰影,以致本來應該刺目的白光變得微弱。

光芒來得快也消散得快,在二人被驚醒的瞬間光芒便消散了,地面上卻不知道什麼時候躺臥著一個受傷的少年。

「哥哥,他剛剛在發光耶! 難道這個是就是畫冊中所提及的天使嗎?」相比如臨大敵的阿爾文,年紀較小的路卡倒是雀躍得很。

「……會有這麼狼狽的天使嗎?」

躺臥在地上的少年有著一頭黑色的短髮,身上的衣服款式很奇怪,完全看不出出自哪個國家。

少年全身有著大大小小、慘不忍睹的炙傷,頭髮也有點被燒焦了。滿身的漆黑灰塵以及衣服上的焦黑,看起來簡直就像剛經歷了一場火災的樣子。

奇怪! 真是太奇怪了! 要不是這突如其來出現的黑髮少年奄奄一息的只剩下一口氣,對二人沒有威脅,早已是驚弓之鳥的阿爾文說不定已捨棄這個臨時的安身之所,帶著路卡選擇再次逃命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與路卡並沒有血「源」關係
    應該是「緣」喔~ ^^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