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夜只覺得全身上下都在痛,雖然他一直有著模糊的意識,可是卻無力張開沈重的眼皮,只能在痛苦中發出陣陣虛弱的呻吟。

耳畔似乎傳來一些對話的聲音,可是身上的劇痛讓他無力集中精神來理解話裡的意思。

忽然,一道清涼的液體從嘴巴流入咽喉裡。這些味道有點怪異的液體令少年昏沈的腦海瞬間清醒起來,傷口傳來一陣清涼的感覺,隨即令他痛不欲生的劇痛竟迅速消失無蹤。一種充滿力量的感覺逐漸傳至酸軟無力的四肢,沈夜清晰地感受到體力正在快速恢復。

「王兄,他怎麼還不起來?難道藥劑沒有效果嗎?」劇痛消退以後,傳進沈夜耳中的再也不是模糊不清的聲音,而是一把軟軟的孩子嗓音。

英語?

沈夜那開始重新運作的腦袋困惑了。遇上火災的他大難不死,此刻應該正身處醫院吧?可是旁邊卻有一個正在說英語的小孩子?難道是同病房的病人嗎?

沈夜還記得他當時可是衝進了大火之中,這種傷勢,被送往醫院後應該正單獨在深切治療部接受觀察吧? 難道說自己身上的傷勢,其實並不如想像中的嚴重了?

「怎會! 那可是最好的藥劑,其功效可以生膚活骨,怎會連小小的炙傷也治不好?」另一把語氣略顯老成的孩子嗓音,同樣用著英語回答道。

「什麼叫做"小小的炙傷"? 聽你說得那麼輕鬆,我可是差點兒掛掉了啊!」沈夜不滿地嘀咕一句,隨即便把緊閉的雙眼睜開。

看到四周的景色後,沈夜整個人驚呆了。

此刻沈夜身處的地方並不是他所以為的深切治療部,甚至不是在醫院的病房裡。沈夜驚異地打量著四周,他此刻身處於一個昏暗的洞穴。在唯一的光源─一個飄浮在半空的發光球體的旁邊,是兩名穿著北歐貴族樣式的華麗衣服的外國孩子。

沈夜當場傻眼。

現在是什麼狀況?!

呆掉數秒後,沈夜霍地低頭察看身上的傷勢。

沒有傷痕! 雖然厚重的冬衣都被燒出了多個坑洞了,可是身上的皮膚卻光潔如初,竟然連疤痕也沒有!

就在沈夜打量著身上的“傷勢”的同時,阿爾文的視線也被少年的雙手吸引過去。

少年有一雙很漂亮的手,灰燼所覆蓋下的膚色白晢光亮、手指修長,但這些都不是吸引阿爾文目光的重點。重點是沈夜這雙手實在過於皮光肉滑了!

手上不單沒有任何勞動造成的粗糙,也沒有練武所留下的繭,這是一雙只有出身於富貴人家、錦衣玉食的大少爺才能擁有的手!

而且這名突然出現的少年,其容貌也很特別,在臉上的傷痕消退後,少年露出了一張與他們迴異、充滿著異國風情的臉龐。

不單擁有著稀有的黑瞳,少年臉上的輪廓也比他們來得柔和溫潤,然而這與別不同的長相卻不會讓人感到突兀,反倒愈看愈有種說不出來的味道。

「王兄! 他的眼睛是黑色的! 我第一次看到這種顏色的瞳孔!」路卡興奮的呼叫聲,瞬間便吸引了二人的注意。

沈夜撫了撫自己的臉,看著兩名穿著奇怪服飾的外國小孩不禁苦笑起來,心想自己擁有一雙黑眼睛需要那麼驚訝嗎?西方人與東方人的容貌本就不同的吧?

「你們是誰?我在什麼地方?」終於,滿肚子疑問的沈夜,道出了聽起來活像是狗血的失憶情節中會出現的台詞。同時少年不由得慶幸自己的英語一向不錯,至少交談起來並沒有太大問題。

阿爾文道:「這兒裡是魔獸森林,不久前山洞突然傳來一陣奇怪的白光,然後你便在洞穴裡憑空出現了。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

沈夜的長相不錯,一身溫潤的氣息更是很容易便能獲得別人的好感。何況再配以一副略帶茫然的表情,輕易便能引起別人的同情。就連警戒心特別重的阿爾文,說話的語調也在不知不覺間變得溫和起來。

「魔獸森林?」沈夜盯著兩名孩子呆呆發怔。無論是魔獸森林這個總是在各種遊戲或小說中經常出現的名字、還是眼前兩個陌生孩子那活像COSPLAY秀的衣服、甚至於二人的容貌也給予沈夜一種特異的熟悉感。

良久,沈夜指住二人幾乎是尖叫般地高呼:「阿爾文與路卡?!」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ndy
  • 好期待第四級喲!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