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決定要幫忙那就要好好的幹! 雖然沈夜有自信在他的帶領下讓小傢伙們安然回到王城,可前題是他必須先要獲得孩子們的信任!

於是少年的忽悠行動開始了!

「你們好,我名叫“沈夜”,來自於東方一個遙遠的國家。非常感謝兩位的救命之恩。」沈夜向二人行了一禮。

這個行禮的動作其實是沈夜對這個世界的一番試探。如果這裡真的是他所創造的小說世界,這個世界會自行把小說沒有提及的地方進行了補元,並且這裡的一切也反映了現實世界的特質。其中一個例子便是在小說裡的通用語,其實便是地球上的國際語言─英語。

果然沈夜那依照著記憶,從電視裡硬搬出來的禮節,在阿爾文與路卡的眼裡卻是姿勢從容漂亮得無懈可擊,更完美地証實了阿爾文先前的猜測,沈夜的出身絕對非富則貴,是個沒受過苦、還接受過良好教育的大少爺。

這個認知,讓阿爾文不敢放鬆警戒:「東方的國家……是歐內特斯帝國嗎?即使如此,我們素未謀面,你怎會知道我們二人的名字?」

「我並不是來自歐內特斯帝國,我的故鄉是一個名叫“中國”的國度。家裡富可敵國,家人出了大價錢讓國內的先知為我占了一支掛象,掛象顯示我將會遇上危及性命的磨難,只要來到艾爾頓帝國,便能夠遇上貴人並且保住性命。至於你們的名字,也是那位先知告訴我的。」沈夜眼也不眨一下,連串的謊言便脫口而出。

「中國?怎麼我完全沒有聽過這個地方?」

「那是一個必須穿越死亡海域才能到達的國度,你們不知道不足為奇。」

「咦! 你越過死亡海域嗎?真的假的?那麼先知是……」

「先知就像你們國家的“預言家”,而且力量比預言家還要強大,在我國深受國民敬仰,地位非常尊崇。」

「那麼厲害! 那、你出現時的白光是……」

「那是我父親為我購來的魔法卷軸,在危急關頭時會自主發動,並把我傳送至你們身邊。」捏造出一個先知後,沈夜再次很無恥地把事情推至一個子虛烏有的父親身上。

「那為什麼大哥哥不用卷軸傳送到有治療藥劑的地方去?」這次問話的人成了路卡。

阿爾文也道:「能夠傳越死亡之海的卷軸我聽也沒聽過,製造出這種卷軸的人,我已經想像不到到底是多強大的魔法師了。」

沈夜愣了愣,心想這兩個孩子果真聰明。幸好他們終究年紀還小,若遇上的是成年後的他們,沈夜也沒有能成功唬弄二人的自信。

可現在嘛,兩個孩子還小,修行完全未到家。對於本職是作家、素來以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自傲的的沈夜來說還是不夠看。

只見沈夜面對著謊言被揭穿的危機,依然臉不紅氣不喘地回道:「既然命中的貴人是你們,我的性命自然需要你們來拯救,不然事情很有可能會出差錯,甚至變得更糟。那個魔法卷軸是父親在一個遠古遺跡中湊巧所得,而且只有一個,使用了它我就再也無法回家了……」

想到也不知道還有沒有返回地球的機會,根本完全不用假裝,沈夜的情緒立即便低沈下來。

沈夜那淒慘的出場方式,本就令只有五歲的小路卡印象深刻,不知不覺便印下了“這個大哥哥好可憐”的印象。

至於阿爾文雖然一開始並沒有放下對沈夜的警戒,然而他再老成持重也只比路卡年長兩歲而已,很快便被沈夜忽悠得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一番自我介紹後,沈夜頓時化身為一個來自於死亡海域的另一端、遙遠的東方國度的貴族。在兩名孩子的眼中,這個無家可歸的貴族少年,其遭遇實在是令人深感遺憾與同情。

「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跟著你們嗎? 作為回報,我會有辦法幫助你們渡過這次的難關。可前題是,我需要獲得你們真誠的信任。」說罷,沈夜便向阿爾文伸出了手。

男孩的雙目立即顯露出強烈的掙扎。

沈夜說有辦法幫助他們渡過難關,難道是那名先知事先把事情告訴他,讓他有所安排嗎?

阿爾文很清楚單單憑著他的保護,讓路卡平安回到王城這種想法無疑是天方夜譯。無論沈夜是否真的有所準備,能夠多一個幫手也是好的。何況這個少年已經無家可歸,他所能依靠的也只有他們二人。

可是信任,並不是那麼容易給予的東西。尤其對於阿爾文這些王族之人而言,那是需要非常遵重給予的承諾。畢竟同伴在背後捅刀子,其殺傷力可比敵人明刀明槍來的可怕得多了。

面對著猶豫不決的孩子,沈夜既沒有催促、也沒有出言試圖影響阿爾文的決定。只是靜靜站在一旁,耐心等候著對方的答覆。

終於,阿爾文咬牙作出了在很久以後的時光裡、他也一直認為這是他人生中所作出的最正確的決定─孩子伸出了手,與沈夜一握:「我相信你!」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a Ron
  • 香草大大~~
    妳寫的書都很好看~~
    我都有買呦~
    期待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