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則有點不安的詢問:「你把名額給我這樣好嗎?雖然我是很感謝你的邀請,不過……」

安然原本想說,不過他們之間又沒有什麼關係,但想到這麼說好像不太好,便把後面的話嚥回去。

林俊也罷,他終究是王欣宜的表哥,但安然這個與她認識不到一年的人佔一個名額,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雖然安然沒有把話說完,但王欣宜仍是聽出他想表達的意思,不由得瞇起雙目,狠惡惡的反問:「怎麼? 我都親自邀請你了,你還不賞面嗎?!」

面對王欣宜的質問,安然還能說什麼呢? 只得連忙搖了搖頭,屈服於王大小姐的淫威下。

看到二人的互動,林俊突然察覺到什麼似的皺了皺眉,然而這神情只是一閃而逝,隨即便見林俊揚了揚手中的邀請函,笑道:「欣宜你真是不地道! 既然有兩個名額的話,怎麼把一個名額給安然,而不邀請大哥或二哥呢? 虧他們一直這麼疼你。」

王欣宜反駁:「勇表哥工作那麼忙,我們這種小孩子的過家家也不好意思去打擾他啦! 至於鋒表哥……你不覺得他與聖誕派對這種東西格格不入嗎?」

林俊與安然聞言,不由自主地幻想著林鋒一臉燦爛的笑容,穿著聖誕老人的裝束笑道:「Merry Christmas!」

二人不約而同地打了一個冷顫。

安然甚至還想起曾經聽過的一個黑暗童話,聖誕老人的紅衣服都是用鮮血染成的!

隨著安然的聯想展開,腦海中的聖誕老人林鋒開始拿著一枝木棒在打西瓜,那“砰”的一聲四散的瓜肉,簡直就像被打爆了的人頭……

安然甩了甩頭,把腦海中詭異的想像甩走。

好吧! 他們不得不承認王欣宜說得有道理。要是林鋒真的參加聖誕派對,學校說不定還以為是黑社會前來找麻煩耶!

看到安然與林俊一副無話可說的模樣,王欣宜揚起下巴“哼”了兩聲,隨即詢問:「趁著今天鋒表哥不在,你們什麼時候把書還給我?還有先前答應過的那封休書!」

林俊挑了挑眉:「休書你是想也不用想。」

王欣宜撇了撇嘴,也知道要林俊寫休書一事是任重而道遠。而且她也只是說來逗林俊、看他著急的樣子覺得好玩而已,因此王欣宜也不在休書一事上執著下去。

反而是那本小肉本都被他們扣起這麼久了,王欣宜急著想要還給學姐,因此這次她是鐵了心要把書拿回去了,便把詢問的視線投至安然身上。

觸及王欣宜詢問的眼神,安然邊感慨著要來的始終跑不掉,邊解釋:「先前我不是不小心把東西給了朋友嗎? 然後那個朋友應該已經把那本漫畫交給了天華,可是這段時間我都在忙廣州的事情,所以……」

王欣宜聞言立即便要行動:「既然這樣還等什麼? 那個四眼仔不是住在你樓下嗎? 我們去找他把書要回來吧!」

就在王欣宜拉著安然風風火火地想要取回小肉本之際,門鈴卻響了。

「矣?! 是二哥回來了嗎?」

「鋒哥又不是像你那樣,經常出門不帶鎖匙。」安然看了說話的林俊一眼,那鄙視的眼神看得林俊牙癢癢。

結果把大門打開後,門外的人正是剛剛他們正在談論的劉天華。真是說曹操曹操便到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