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華,有什麼事嗎?」

聽到安然的詢問,劉天華笑嘻嘻地拍了拍安然的肩膀:「沒什麼,只是過來看看你是否真的仍在生。聽說這次的廣州之旅很驚險呢! 還有人追殺你什麼的……有空的話記得與我談談當天的經歷啊!」

林俊與王欣宜雖然大約也知道安然在廣州的經歷,但聽到劉天華說得這麼驚險時,也是神色不善地瞪了安然一眼,無聲地責怪著他這麼輕率地把自己置身險地。安然見狀,只得向二人討好一笑,心裡抱怨著劉天華真是哪壼不開提哪壼。同時也慶幸著林鋒一早外出了,不然現在瞪著他發放殺氣的人又會多加一個。

雖然安然知道劉天華一大早過來看他,其實也是出於關心。不過聽著對方那些不著調的調侃,再加上感覺到林俊與王欣宜投過來的不認同的視線後,安然實在一點兒也感動不起來啊!

你確定過來是想要關心我,而不是來替我拉仇恨的嗎?!

幸好,很快便有別的東西轉移了王欣宜二人的注意力。只見劉天華從背包裡掏出一個安然很眼熟的環保袋:「對了,這東西還給你。你與唐銘的表現那麼古怪,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你沒有偷看?」安然好奇了。以劉天華的性格,雖然安然有告誡對方不要偷看,但心裡卻早已知道劉天華一定不會乖乖聽話。

劉天華聞言,立即喧嚷出他的不滿:「你以為我不想看嗎? 實際上我是沒有辦法偷看啊! 唐銘那個小氣鬼!」

滿心要把小肉本還回給學姐的王欣宜,看到安然逕自與劉天華談論起來,便把環保袋取去,並把放在裡面的東西取出來。

然而手才剛探入環保袋裡,王欣宜便發現手上的觸感並不是她所以為的書籍:「這是什麼?!」

安然與林俊好奇地看過去,便見欣宜從環保袋裡取出來的是一個……麻糬禮盒?!

安然一眼便認出這個麻糬禮盒,正是他送給唐銘的那一盒。而且禮盒上還貼著一張紙,上面寫著一個“封”字。

難道唐銘弄錯了,把那盒麻糬禮盒誤以為是小肉本退還了回來?

不過那個“封”字又是什麼鬼玩意?!

然而王欣宜接下來的動作,立即便推翻了這是單純的麻糬禮盒的推測。只見少女拿著禮盒搖了搖,裡面傳出的撞擊聲響,絕對不是原本的麻糬禮盒應有的。

王欣宜邊搖邊聽著盒內的動靜,道:「嗯? 那本漫畫是放在盒子裡嗎? 為什麼要多此一舉? 直接放在環保袋裡就好了嘛……」

說罷,王欣宜便把禮盒打開,然而不知為什麼,即使她再用力,也無法把這個看起來很普通的紙盒打開。

「咦? 怎會這樣的?!」

劉天華見狀解釋:「這個盒子被唐銘施了法,除了安然以外別的人也無法打開,不然你們以為我為什麼不打開來看看?」

王欣宜訝異地盯著手中平平無奇的禮盒:「你說的唐銘是幹什麼的? 這個世上竟然有那麼神奇的事情?!」

王欣宜邊詢問,邊不死心地繼續努力。偏偏這個盒子就像被人用萬能膠封上了似的,怎樣用力也無法打開。

「唐銘是我的朋友,他可是個世外高人吶! 另外我就說你別白費氣力了,這盒子非安然打不開的啦!」劉天華抱著雙臂旁觀,一臉看好戲的神情。

王欣然還想要再詢問什麼,安然卻已出言把劉天華“請”出去:「非常感謝你把東西送回來,現在東西既已安全送到我手上,那我就不再留你了,請回吧!」

被安然與林俊一左一右地合力丟出大門,劉天華氣得哇哇大叫:「安然你太過份了! 你這叫做過橋抽板你知不知道?!」

安然把大門關上,把劉天華大呼小叫的叫聲堵塞在門外。

安然可是鐵了心,絕不讓劉天華知道盒子裡放著的是什麼東西。不然以那二貨的性格,要是被他知道自己不小心把小肉本連同禮盒一起交給了唐銘,這個黑歷史絕對可以被他用來取笑一輩子!

為了下半生的安寧,因此安然堅決要把這事情對劉天華隱瞞到底!

想到小肉本曝光所帶來的惡劣影響,安然不由得慶幸唐銘不愧是高人,竟然這麼徹底地把禮盒封印(?)掉了!

不過看到那張上面用毛筆寫著的一個大大的“封”字、怎樣看也怎樣像封條的紙,安然彷彿可以看到唐銘從環保袋抽出小肉本時,心情到底有多震撼。以及青年把這本小說視作污穢物、把它封印後眼不見為乾淨時的模樣。

想到這裡,安然實在想找個洞鑽進去……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