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劉天華趕走以後,安然這才接過王欣宜手中的盒子。還未待他有任何動作,貼在盒面上的“封”字紙張便很神奇地自動脫落。先前王欣宜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也無法打開的禮盒,更是在紙張脫落後輕輕鬆鬆便打開了!

看著這本讓唐銘誤以為他是變態的罪魁禍首,安然實在不想把小肉本這麼輕易地還給王欣宜。他都為這東西嚴重的名譽受損了說……

也不知道上天是否聽見了安然內心的吶喊,就在青年要把小肉本還給王欣宜之際,妙妙突然從旁殺出,一躍一咬便把小肉本奪走,隨即便咬著小肉本開始瘋狂甩了起來!

「妙妙! 我要殺了你!」原本還想追問唐銘身份的王欣宜此刻什麼也顧不得了,尖叫了聲,少女便衝前想把小肉本從虎口中奪回,偏偏妙妙反應很快,咬著小肉本繞著客廳狂奔起來。王欣宜與妙妙前者腿比較長、後者腿比較多,一人一狗你追我逐的好不熱鬧。

家裡正雞飛狗跳之際,安然的手機響了一聲,卻是劉天華傳了一句短訊給他。

『小氣鬼,唐銘貼在禮盒上面的那張紙你不要丟掉,隨身帶著吧! 也許將來會有用處。』

雖然不明就裡,但既然劉天華特意傳出了這條短訊,安然也不會視而不見。於是他便把本打算丟掉的紙摺好,放進了錢包裡隨身攜帶。

最終王欣宜把小肉本奪回時,漫畫的紙張不單變得皺皺的,位於封面的總裁臉上還被妙妙的小犬牙打了兩個明顯的小洞,俊美的總裁就這樣被一頭小狗毀容了……

雖然取回了小肉本、但東西卻瞬間被妙妙破壞掉,王欣宜此刻的心情可謂從天堂直接跌進地獄。

可是她再生氣,也不至於與一頭小狗過不去。只得拿著被妙妙打了洞的小肉本怒氣沖沖地離開了。

聽到大門被關上時,那強大的聲響充分反映出王欣宜的忿怒,安然嘆了口氣,看了看運動過後仍在伸著舌頭喘息的妙妙,卻見這罪魁禍首一副懵懂的模樣,在心裡暗暗為王欣宜點了枝蠟燭。林俊倒是幸災樂禍地哈哈大笑,還有讚妙妙做得好。

安然看著林俊那副傻爸爸的模樣搖了搖頭,看時間差不多了,便準備要出門上班。

正在逗著妙妙玩的林俊,喚住了正要離開的安然:「安小然。」

「怎麼了?」

「你與瘋丫頭的關係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好? 她其實不容易與別人混熟,而且性格又高傲又彆扭。你與她認識也不算久,這麼快便與她那麼親蜜,讓她如此為你擔心。該不會……你與瘋丫頭有一腿了吧?」今早王欣宜的表現,顯然是把安然放在心上記掛著的樣子,這實在讓林俊不得不多想。

安然正在穿鞋子的動作一頓:「你在胡說什麼呢? 我只把欣宜當妹妹而已。而且你看她對我的態度,怎樣看也不像是喜歡我吧? 」

林俊回憶著二人相處時的模樣,的確如安然所說的那樣。雖然林俊依舊覺得,王欣宜會這麼重視安然有點奇怪,但如果王欣宜真的對安然有著別的意思,那麼二人的相處應該沒有那麼自然才對。

也許真的是他想多了吧?

這麼想著,林俊也就不再執著這個問題了。揮了揮手,道:「沒事了,你走吧!」

那副模樣,簡直就像皇帝陛下俯視著臣子,只差在沒說“退下”。

安然抽了抽嘴角,剛剛的代入感太深了,安然差點兒想接上一句:「微臣告退。」

果然因為受劉天華看太多宮鬥劇影響,連他也變得腦殘了嗎?!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