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臨近,京城前兩天下了一場大雪,直至今天降雪量才終於變得少了。不少家庭也忙著清理庭園與大門的積雪,希望親友到訪拜年時,能夠給人家裡乾淨利落的印象。

北京是一個古老的城市,殘留下不少四通八達、歷史悠久的老胡同。這些老胡同在現代有著不同的用途,有些變成了旅遊景點,有些成了高級住宅區。還有一些位於舊城區比較偏僻陰暗位置的老胡同,當中賓館林立,成了龍蛇混集的黑暗地帶。路人路過這個區域時也會特別注意身上的財物,甚至在天黑以後寧可繞道而行。

相比外面濃厚的節日氣氛,暫住在賓館的租客卻對現在居住的地方並沒有多大歸屬感,因此不要說燃點鞭炮來熱鬧一番了,就連貼上春聯的人家也是欠奉。

一個老人在老胡同緩步前進,他衣著單薄,與這寒冷的天氣格格不入。然而他的衣服用料光鮮亮麗,一看便知道不是便宜貨,卻又不像買不起衣服的人。

老人無論髮色、眉毛與鬍鬚也已經變得銀白,看起來應該已經一把年紀。然而他的臉上卻連一條皺紋也沒有,令人難以判斷他的年齡。

老人在一處陰暗的角落停了下來,老胡同兩旁林立著各式各樣的賓館,大片陰影遮掩了老人的臉,然而老人一雙眼睛卻彷彿會發亮似的烔烔有神,眼瞳完全沒有一般老人的混濁。

一個膚色黝黑、身材高大的男子早已站在這裡等待著。從他臉上冷得泛紅的皮膚看來,便可看出男子在雪中守候了不短的時間。男子臉上有著一條明顯的刀疤,再加上他一臉殺氣,看起來便是個不好惹的狠角色。

明明一個是高大威猛的中年人,一個是滿頭白髮的老者,可是不知為何當這二人站在一起時,男子的氣勢卻硬生生的被老者壓了下去。

「洪爺。」男子一開口,便聽出濃烈的東北口音。被他稱作洪爺的老人,聞言只是冷淡地點了點頭,一副不可置否的模樣。

男子見狀眼中閃過一絲不忿,但他似乎對這位洪爺頗為顧忌,完全不敢表露出內心不滿的情緒,臉上甚至還露出恭敬討好的笑容:「手下已經查探過,林晟一家已經來到京城,現在林家的人全都齊集在林府了。」

說罷,男子從大衣中取出一個信封遞給洪爺。洪爺取出放在信封裡面的照片,這些照片顯然是偷怕的,不過拍照的人角度抓得很好,把照片中人的容貌都清楚拍下來了,正是林晟一家。

洪爺翻看照片的手倏地一頓,問:「他是誰?

男子看了看洪爺手中的照片,只見照片上是一個衣著時尚的青年,青年的身旁,則是一個長相甜美的少女。二人似乎有所爭執,少女正氣鼓鼓地用食指猛戳著青年的手臂。

以洪爺謹慎的性格,照理他對於作為敵人的林家家族成員應該很了解,不會詢問這種問題才對。男子雖然有點奇怪洪爺為什麼會認不出照片中的人,但還是恭敬的回答道:「那是林晟的三子林俊,旁邊是王家的千金王欣宜。」

洪爺皺起了眉,顯然對男子的回答很不滿意:「不,我在問這個人。」

說罷,洪爺指了指照片的一角。在王欣宜的另一邊,顯露出一名男生的側臉。這青年似乎在勸架的模樣,正露出安撫的微笑,笑著輕拉少女的手臂。

相比林俊與王欣宜這對俊男美女,這青年的容貌便相對平凡得多。只是看他凝望著王欣宜的眼神充滿著溫柔與包容,卻讓人一眼便覺得這人會是個很好脾氣的人,令人想去親近。

因為照片的焦點在林俊與王欣宜身上,因此這個青年的面貌卻是有點模糊了。而且對方只露出一個側臉,大半個身子也沒有進入鏡頭內。

男子聞言愣了愣:「他叫安然,不是林家的人,只是林家兄弟的房東。因為父母雙亡,家裡沒有什麼人,因此今年才獲林家兄弟邀請,一起到位於北京的老宅過節。」

洪爺再次翻看一遍照片,發現把安然拍進去的照片要不是因為走焦而面目模糊,便是拍不到他的正面:「我需要這人的照片,以及他的詳細資料。」

對於洪爺的要求,男子只感到莫名其妙。這也不能怪他辦事不盡心,畢竟跟蹤的人目標都是以林家人為主,誰會在意這個當房東的普通人呢?

何況林家人的警誡心都很重,這還是男子折損了好幾個手下以後才能拍下來的照片。

最令人驚恐的是,那些被林家抓捕的手下,皆不約而同地突然七孔流血,死狀淒慘。男子知道這並不是林家所下的手,而是眼前這個看起來很和善的老人做的!

這也是為什麼,這個手下握有一個幫會勢力的男子,會對眼前這個老人如此恭敬的原因。

在黑道中,只要與洪爺打過交道的人,誰不知道他鬼神莫測的手段?別看現在洪爺在廣州的勢力被國家連根拔起,被人追捕得像過街老鼠般只得躲藏起來。可誰能保證憑洪爺那奇特的本事、以及其心狠手辣的手段,沒有東山再起的一天?

而他陳威,雖然在這一區小有名氣,但這名聲在洪爺面前卻完全不夠看啊!

反正現在只是幫忙監視林家而已,又不是真的要向林家出手。正所謂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倒不如現在便賣洪爺一個人情。

陳威看起來雖然像個大咧咧的、沒什麼見識的鄉下漢子,但其實心思細密,不然也無法領導一個幫派了。

想到洪爺所能帶來的潛藏利益,陳威雖然心裡不以為然,但仍拍著心口應允下來:「這次是俺大意了! 洪爺放心,這小子的資料很快便會交到你手上!

除即陳威更殷勤的道:「其實這裡的環境不算好,洪爺你為什麼就是不願意接受我的邀請,到我們的地來暫住呢? 我包保沒有人會來打擾洪爺你的清靜。」

洪爺勾起了嘴角,雖然他的年紀已經不輕了,但這個動作卻仍是顯得瀟洒無比,讓人可以想像到他年輕時也是個英俊的美男子:「不,我就是喜歡這裡多人來打擾我。不然哪有這麼多閒雜人闖入我家呢? 我家的孩子不就要餓肚子了嗎?

說罷,洪爺看了陳威一眼,續道:「說起來,我還真的有事情需要你幫忙。」

因洪爺先前那番話而感到莫名其妙的陳威,聞言把心裡的疑惑壓下,拍著心口表態:「洪爺是我的老前輩了,有事情別客氣,儘管說!

洪爺道:「也不是什麼大事。這段時間總有一些狗偷鼠竊闖入我家裡……」

陳威聞言,立即氣憤填膺地道:「竟然這麼大膽! 真的反天了! 俺立即就派人去把那些小偷抓起來!

洪爺淡言道:「人已經被我家的小傢伙抓起來了,我只是想你幫我善後而已,畢竟老是把他們留在我這裡也不是辦法。」

陳威問:「小傢伙?洪爺你在這裡養了看門犬嗎?

「也算是吧……是很優秀的看門犬。」洪爺不可置否地說道。

陳威聞言便豪邁地應允下來,隨即便在洪爺外出時,拿著洪爺家裡的鎖匙,前往老人現在暫住的屋子為他收拾殘局。

陳威很清楚洪爺看起來像個慈祥和藹的老人,但其實是個怎樣的狠角色。那些賊人落到他手上,哪還有命留下來? 陳威早已預想到這次前去,是幫那些不知死活的小偷收屍的了。

即使有了心理準備,當看到屋內的慘況時,饒是陳威手上也有數條人命在,還是感到一陣反胃,幾名隨行的手下更是忍不住大吐特吐起來。

陳威他們才剛把門打開,便已嗅到一陣濃烈的血腥味。循著洪爺交代的位置來到關押著小偷的房間開門一看,便見數條殘缺不全的屍體被人隨意丟置在地上。

這些屍體全身被啃出無數血洞,有些傷口深可見骨。地面的鮮血形成一個個水漥,牆壁也濺染上大量血積。

屍體全都死不冥目,臉上的神情夾雜著猙獰、絕望、痛苦等負面情緒。人死後血液會凝固,看這房間那可觀的出血量,以及屍體凝固在臉上的恐怖神情,這些人在死前顯是受了不少折磨,甚至在那些不知名的東西啃咬他們時,這些死者很有可能都是活著的……

心裡浮現起些許憐憫,同時更加深了對洪爺的懼意。陳威暗暗有種感覺,洪爺是故意的。老人正透過這些屍體來向他下馬威,提醒陳威別背叛他。

陳威不由得對自己與虎謀皮的狀況升起了強烈的不安,可是他現在已經騎虎難下了,也只得硬著頭皮與洪爺合作下去。

壓下噁心的感覺,陳威掃視了臉色發白的手下,罵道:「又不是第一次見到死人,矯情什麼?! 洪爺晚上便會回來,快點吧這裡清理乾淨吧!

陳威帶來的這些手下都是見過血的,經過了最初的震驚後,便開始沉默不語地打掃著這間滿是死亡氣息的房間。他們顯然不是第一次處理屍體了,行動井然有序的很有效率。

然而當他們終於仔細的看清楚屍體身上的傷口時,卻還是忍不住心裡發怵:「威哥……」

陳威語氣不爽地問:「又怎麼了?!

「你看這些傷口……」

看到手下吞吞吐吐的模樣,並沒有幫忙清理的陳威不由得有些好奇,探頭往屍體身上的傷口看去。結果發現這些傷口竟是咬出來的,而且並不是動物的咬痕,而是人類咬出來的齒痕!

而且看那齒痕的大小……竟然是小孩子的口型?!

可是這麼小的嬰孩,能擁有如此鋒利的牙齒嗎?

即使是陳威見慣大場面,還是覺得心裡發毛,更不要說他的手下了。

「快些把屍體處理好,今天的事情就當什麼也沒看到,知道嗎?

聽到陳威的吩咐,本就被眼前景象嚇破了膽的一眾手下,立即點頭如搗蒜地應允下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犬銀
  • 終於放試讀了(撒花~
    話說…洪爺你想對小安然幹嘛!!!OAO
    期待情侶組放閃♡♡♡♡♡
    香草大大辛苦了OwO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