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欣宜聖誕節在學校遇險一事,最終還是傳進了她父母的耳中。得知自家的心肝寶貝遇上了危險,王欣宜的父母立即被嚇個半死。偏偏他們在美國正在談的項目正到了要緊關頭,實在走不開。結果他們無法回港,便派人把掛念著的愛女接了過去。

於是在人生闖過二十個年頭後,終於交上了女朋友的安然,便被才新鮮出爐數天的女友拋下,渡過了一個冰冷寂寞的聖誕假期……

直至春節來臨的前一天,前往位於北京的林家老宅的安然,才終於能夠再見王欣宜。而且先一步到達北京的王大小姐還紆尊降貴地前往機場接機,這令安然不由得期待不已,總是不由自主地頻頻看手錶確定時間,被林俊笑罵了他多次“沒出息”。

對於林俊的冷嘲熱諷,安然難得沒有反駁,心情很好的不予理會。尤其在看到王欣宜後,安然更是連眼角也沒有施捨給林俊,充分把“重色輕友”四字發揮得淋漓盡致。

然而甜蜜和諧的氣氛並沒有保持多久,安然只是趁著等待行李的空檔去一趟洗手間,怎料出來後,便見先前還一副鳥依人模樣的王欣宜,正氣鼓鼓地用食指戳著林俊的手臂。

幸好這孩子沒有把指甲留長,不然以這力度,安然真怕她把林俊的手臂戳出一個血洞。

新年見血多不吉利啊!

「怎麼了?」安然偷偷溜到林勇身旁,小聲詢問:「怎麼我只是離開了一會,欣宜便炸毛了?」
    「他們什麼事情也能夠吵上一頓,還需要理由嗎?」林勇氣定神閑地示意司機把行李拿走,並舉步往前來迎接他們的豪華汽車走去:「你回來得正好,現在是你收拾殘局的時候了。」

有時候,林勇實在不明白為什麼三兄弟受著同樣的教育長大,從小他與二弟林鋒即使在外面惹了禍也是自己抹平,並且讓人抓不住任何把柄,從來不需要家裡人操心。

偏偏作為他們三弟的林俊,卻總是那麼不讓人省心。

可是不得不說,正因為林俊老是騰鬧,這才總是獲得家裡成員的關注。不知不覺間,作為老大的林勇便習慣了多費些心力來照顧他,為他抹屁股都成了家常便飯。但這並不代表,林勇喜歡當這個為小弟收拾殘局的角色。

然而現在有了安然這個既是王欣宜戀人、又是林俊兄弟的人在,林勇自然樂得逍遙了。

雙目精光一閃,林勇這副神情簡直就像頭計算著什麼的狐狸一樣。

安然聞言嘆了口氣,認命地走向這對吵鬧著的表兄妹。每到這種時候,他便特別覺得自己像個保姆:「你們別吵了,到底怎麼了啦?」

然而這時候二人都把安然當成透明人,逕自吵鬧著。

王欣宜:「真不知道我以前為什麼會看上你這種人!」

林俊秒回:「那是因為你以前年輕,視力還算正常。現在人老眼看不清楚了,所以撿著芝麻丟了西瓜!」

一旁的安然頓覺膝蓋中了一箭。

王欣宜冷哼了聲:「正所謂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我才不與單身狗計較!」

林俊怒了,一副被人踩到痛處的神情:「你等著瞧! 我將來的女友,一定長得比蒼井步美夢更美!」

王欣宜愣了愣,問:「蒼井步美夢? 誰?」

然而先前氣勢很足的林俊,此時目光卻開始遊移了。

王欣宜的脾氣向來來得快也去得快,瞬間忘記了先前還與林俊在吵架。連連追問林俊到底誰是蒼井步美夢,然而此刻林俊就像緊閉著殼子的蚌,任王欣宜怎樣詢問,他就是堅決不開口。

安然:「……」

突然覺得剛剛自己勸架的舉動,好多餘……

安然乘著王欣宜不注意之際,偷偷詢問林俊:「到底蒼井步美夢是誰?」

「是我夢想中的女神啦! 蒼井空、篠田步美與綾波夢的混合體!」林俊嘿嘿一笑。不知道是否被他的答案所影響,安然只覺得現在林俊原本帥氣不已的笑容,現在看起來實在……略猥瑣……

此時一直不見眾人跟上的林鋒,上前詢問:「你們還在這裡折騰什麼?」

「我們來了!」林俊見狀,立即加快腳步往林鋒走去,再次擺脫了死心不息地頻頻追問的王欣宜。

安然深吸了口氣,心裡為自己暗暗打氣。

林家,我來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