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陽穿著與這座四合院很相襯的唐裝,有著一種不怒而威的氣勢。老人今年應該已經六十九歲了,然而看起來卻是精神矍鑠。雖然頭髮已變得花白,臉上也滿是皺紋,但卻完全不顯老態。

當林陽猶如利劍般的眼神投向安然時,安然不由得下意識地挺直了身子,一副等待領導發言的模樣。

林陽上下打量了安然一番後,便淡然說道:「回來就好。先去吃飯吧!」

就這樣?

為難呢? 責問呢?!

事情的進展太順利了,感覺反而好不真實……

看到安然糾結的神情,王欣宜突然覺得這個總是像鄰家大哥哥般包容著她的新出爐的戀人,也是有如孩子般的呆呆的一面。其實偶爾這樣還滿可愛啦!

只見王欣宜蹺著安然的手臂,笑道:「好啦! 別想那麼多,安小然你是林爺爺流落在外的外孫,一家子又怎會有隔夜仇呢?」

看到安然訝異的神情,王欣宜笑道:「有關你的事情,姑丈全都告訴我了。我既是你女友,又是林家的親戚,這麼重要的事情又怎會暪著我呢?」

一旁的林俊聽到二人的對話,不由得嗤的一聲笑了出來:「安小然,你就沒有奇怪為什麼你山長水遠來北京林家過節,欣宜什麼也不問嗎? 果戀愛就是會讓人智商變低啊……」

安然還未作出反應,王欣宜便立即護崽子似地反駁:「你別欺負安小然! 我知道你在妒嫉,但再妒嫉也無法擺脫你是單身狗的事實!」

因為有長輩在場,因此王欣宜與林俊也不敢太吵鬧。但即使二人的聲量再小,安然依然能夠感覺到他們劍拔弩張的氣氛。

看著這對八字不合的表兄妹,安然摸了摸下巴:「怎麼我覺得他們最近特別騰鬧?」

素來對林俊他們的爭吵抱持放任態度的林鋒,伸手指了指客廳的電視。

只見電視正在播放著一齣宮鬥劇,皇后與寵妃正在皇帝面前對掐。安然之所以認得這齣電視劇,是因為劉天華最近一直在追,總是把它的劇情掛在口邊。

什麼意思?

林勇看到二弟的動作,忍不住笑了:「安然,阿鋒的意思是,你就是那個被兩個女人在爭的皇帝。不過我覺得,你這個導火線比較像兩個小鬼在爭奪的玩具一樣。」

安然:「……」

最後一句你可以不用補充沒關係!

此時已坐在飯桌的林陽則皺起了眉頭:「這是什麼電視劇?! 吵得我的頭都痛起來,關上吧! 安安靜靜的吃頓飯。」

老爺子一發話,電視中皇后淒厲地哭喊著的那句“皇上~你怎能這樣對我?我才是統領六宮的皇后啊!”倏地而止,竟有種杜鵑啼血的淒絕感……

電視被關機後,頓時變得安靜下來。幸好林陽素來喜愛軍人的粗豪爽直,對於很多大家族的規矩嗤之以鼻,並沒有食不言寢不語的習慣。再加上王欣宜不知道是否為免安然尷尬,作為在林家很得林老爺子寵愛的一個女孩子,她清脆的聲音妙語連珠,把林陽哄得笑逐顏開。

安然看著比平常更愛說話的王欣宜,不由得心頭一暖。往常總是他在照顧少女,可是在他需要的時候,王欣宜卻能義不容辭地為了他挺身而出。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