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

「是。」聽到林陽指名呼喚他,這一次安然卻是鎮定地與他對視。安然已經想得很清楚,他終究是要親自面對林陽的。王欣宜已經特意為了他而活躍了氣氛,如果他還畏首畏尾的,那就太不是男人了。

看到安然危襟正坐地面對著他,並沒有被他故意散發的氣勢嚇倒。林陽暗自點了點頭,隨即說道:「你是小昕的兒子對吧? 既然你也流著林家的血,我斷沒有讓你一個人孤苦無依地獨自在外面闖蕩的道理。只是,公開接納你以前,你有些事情是必需要做的。」

對於林陽的話,安然並沒有表現出回為急著認回林家這門富貴的親戚,便立即毫不猶豫地應允,只是不卑不亢地問道:「請問是?」

林陽看著安然的雙目,一字一字的說道:「你代表你的母親,為她當年的任性向我道歉,承認鬼魂什麼的都是胡說八道的事情!」

「父親! 你……」林晟一臉著急地想要說話,卻被林陽擺了擺手阻止。

「這是我與他之間的事,你們誰也不要插手。」

林陽不止是長輩,在林家一向很有話語權。再加上最近老人的身體不好,要是話語他的意思的話難免刺激到他。因此林晟只得悶著不說話,先靜觀其變。

想不到林陽竟提出這種無理的要求,一點兒也看不出如林晟先前所說般,對於林昕與林昱心生歉意。反而是一副心有嫌隙,至今仍然因為無法釋懷而心生不忿的樣子。

一旁的林晟等人都急死了,他們既擔心安然為了維護母親而惡言反駁,氣倒本就身體不好的林陽;卻又不希望安然輕易妥協,為了迎合林陽而昧著良心說話。

最終,安然向林陽低下了頭顱:「我為母親向你道歉。無論如何,作為子女,母親那一走了之的行為也太任性、太傷父母的心了。」

然而不待林陽說什麼,安然便續道:「只是,我不認為錯誤只在母親的身上。溝通是雙方的,要是真的有錯的話也應該是雙方同時承擔。另外我相信母親的堅持,林昱舅舅他……我相信他是真的能夠看得見鬼魂,因為我也與他一樣,同樣能夠看見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說罷,安然眼神堅毅地直直凝望著林陽,沒有絲毫閃躲。看著眼前極具威嚴的老人,也許下一秒他便會被林陽掃出林家的大門。可是那又如何?

安然很看重親情,雖然他是想要認回親人沒錯。然而他不認為應該用這種方式來獲得林陽的承認。即使母親真的有錯,那也不是應該由安然來決定以及道歉。更何況在對待林昱的一事上,安然並不認為自己的母親做錯了呢?

面對安然這番可說是大逆不道的話,林陽的表情卻很冷靜。安然怎樣看,也怎樣覺得這是暴風雨前的平靜。

然後老人淡淡地說了聲:「嗯。」

嗯?

什麼意思?

就一個單字發音我聽不懂啊!!

偏偏林陽說完這個字以後,便順理成章地結束了這個話題,逕自回房間休息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