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陽離去的身影並沒有一般老人的佝僂。然而安然看著這挺拔的背影,卻總有種對方正在硬撐著的感覺。

「哎……安然,我該怎樣說你呢? 我本以為你性子軟,與小昕不同,想不到骨子裡你們母子是這麼相似的。」林晟嘆了口氣,道。

聽到林晟的話,安然抿起了嘴,他那番話也許真的傷到了林陽的心,並且把事情搞砸了吧?

只是他不會後悔,也不認為自己做錯了。就是覺得有點對不住努力想為他與林陽牽線、一直期待他回林家的林晟。

林晟拍了拍安然的肩膀,續道:「不過我不得不說,你說的話很公允,也做到了我一直不敢做的事情。」

安然剛剛的一番話,簡直說到了林晟的心坎了。其實林晟早就很想好好罵林陽與林昕這對父女一頓,無奈林陽在林家積威日久,而且最近身體不好,作為人子,林晟只得總是在談及林昕的問題時退讓。

現在安然一番話說出了他的心聲,而且青年的話很中肯,並沒有偏幫任何一人。即使面對著故意施壓的林陽也能不卑不亢,讓林晟在心裡暗暗喝啋。

王欣宜走到安然身前,一雙眸子亮晶晶凝望著安然,讚賞道:「安小然,你剛剛真帥!」

雖然剛到林家便得罪了林陽,安然難免感到沮喪。可是聽到王欣宜的話,安然還是強打精神,向少女勾起一個笑容。

而此時,林家的管家泉叔上前道:「安少爺,老爺讓你到書房找他。」

安然愣了數秒,才醒悟到人家口中的“安少爺”是在喊他。聽到林陽找他,安然突然生出一種被判了死刑的犯人,終於到了行刑時刻的解脫感。

眾人也覺得此時林陽氣在頭上,喚安然過去準沒好事,不由得向他投以同情的眼神。還是小女友王欣宜最貼心,拍著心口說道:「安小然你放心,要是林爺爺把你轟出林家,我便讓你到我家裡過年!總不會讓你露宿街頭的!」

聽到王欣宜的安慰,安然卻實在高興不起來。畢竟這麼大的人還被人轟出家門,實在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那我先謝謝你了……」抽了抽嘴角,安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得感謝了。

 

 

泉叔把安然領至書房門前,敲了敲門,通報了聲:「老爺,安少爺來了。」以後,便作了一個“請”的手勢,丟下安然乾脆利落地轉身離開。

安然深呼吸一口氣,便舉步路進書房。然而他才剛走了兩步,便立即驚叫一聲,像頭被人踩到尾巴的貓一樣奪門而出!

「救命! 殺人啊!!!」

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安然肯定他剛剛看到林老爺子拿著手槍,槍口還指著他!

心血來潮把掛在牆壁上、裝飾用的古董手槍拿下來抹拭保養的林陽:「……」

兵荒馬亂了好一陣子後,在眾人的解釋下了解到真相的安然,滿臉通紅的安然尷尬地再次踏入書房裡。

此時林陽已把手槍放下,手裡拿著一杯熱茶,一臉悠然地喝了口,邊教訓道:「現在的年輕人也太沒有膽子了。想當年我打日本鬼子時,面對著槍林彈雨也是神情不變的!」

安然在心裡咆哮: 這能一樣嗎? 誰在進入房間時被槍口指著,也會嚇得往外逃吧?!

不過想到他也許很快便會被趕出林家的大門,也沒有多少機會能夠與這位外公相處,安然心裡便一陣黯然,也沒有反駁的心情了。只想珍惜著與這個親人相聚的機會─即使接下來也許不會太愉快。

林陽看著眼前的年輕人一副赴死如歸的模樣,漫不經心地詢問:「怎麼? 不服氣?」

安然規規矩矩地回答道:「不敢。」

不是不服氣,只是不敢。

安然原本便遺傳自母親的容貌,因此才會與他的小舅舅林昱長得那麼相像。而現在這副不甘心的小模樣,更是像極了林昕向著林陽耍小性子的時候。看著這樣的安然,林陽不由得恍然。

想不到已經這麼多年了,連小昕的兒子也長得這麼大了……

不知不覺間,林陽的眼神柔和起來。此刻的他,看起來也只是個很有氣勢的慈祥老人而已。

「安然,回來林家吧!」

安然霍地抬頭,幾乎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看到安然無法置信的模樣,林陽嘆了口氣,道:「孩子,過來。」

只見林陽伸出滿是皺紋的枯乾的手,拍了拍安然的肩膀:「這些年真是苦了你。是我對不起小昕與小昱。療養院的事阿晟已經跟我說了,我會調查清楚的。林家可不是任人隨意拿捏的軟柿子, 要是真的是那療養院把小昱害成那個模樣,我一定不會放過那些人的!」

聽到林陽的話,雖然安然依然感到很不真實,可是卻也不由得喜形於色。不為別的,只為林陽願意出手。有他的幫助,查出真相絕對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雖然現在林家的事情基本上已交由林晟打理,可是林陽在這個家卻有著無法動搖的地位。更何況,林陽願意承認他。多一位長輩的關愛,對於缺乏親情的安然來說又能不讓他動容?

「為什麼……會突然改變主意……」

二十歲的年紀,對很多人來說還是在父母的照顧下唸著大學、無憂無慮的年紀。可是對安然來說,卻已經父母雙亡,早早踏足社會了。

原本對安然來說,他也算不上受什麼苦。畢竟父親還有一個單位剩下,令他有一個居住的安樂窩。可是卻難免感到孤單難受,這也是為什麼安然明明不缺錢,卻把房子出租的原因。

聽到安然略帶哽咽的詢問,林陽心裡也不好受。隨著林昕離家的時間愈來愈久,林陽從一開始地固執地等待林昕在外面吃不消主動回來,到後來逐漸的心軟。林晟不知道的是,其實林陽也曾經偷偷尋找過林昕,可惜那時候已經事隔太久,早已失去了林昕的行蹤。

當林陽得知安然的存在、以及林昕已經過世時,慘遭白頭人送黑頭人的他,只覺得自己這些年來的固執與堅持實在沒有意義。

雖然因為以前慘痛的經歷,令林陽對於鬼神之說仍有著本能的抗拒,可是面對著對此深信不疑的安然,林陽不希望像林昕一樣,因為意見不合而把這難得回家的孩子愈推愈遠。

看到安然小心翼翼地詢問他接受他的原因,林陽只覺一陣心酸:「傻孩子,讓你回家還需要理由嗎?」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