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階段若派人前往安摩斯國抓捕傑瑞米,不僅會造成國與國之間的糾紛,傑瑞米收到消息後,也會在艾爾頓帝國的人趕到前輕易脫逃。偏偏安摩斯國只是個弱小的國家,根本壓不住傑瑞米和他的精銳部隊,因此想請對方幫忙抓捕的想法並不實際。於是三人討論傑瑞米的事情無結論之後,便轉而商討接下來創世日慶典的事宜。
對於沈夜來說,這是他第一次在這個世界經歷規模這麼大的盛典,不禁感到非常興奮,聽著路卡兩人討論不久後的熱鬧場面,更是聽得津津有味,很快便把傑瑞米的事情拋諸腦後了。
後來少年因為想起進入城堡前賽婭等人擔憂的模樣,這才依依不捨地向二人先行告別,免得自己太晚回去,讓賽婭他們擔心。
待沈夜離開後,阿爾文收起了笑容,挑了挑眉頭詢問:「說吧路卡,你這次把小夜叫來城堡,到底是因為什麼事?」
雖然沈夜與阿爾文同樣身為路卡認可的「親人」,但說到與路卡相處的時間,沈夜卻遠遠不及阿爾文。加上彼此之間少了十五年的時光,沈夜雖然知道路卡已成長為能夠獨當一面的王者,可是潛意識中還是會不由自主地把現在的路卡,代入為當年小皇子那軟軟綿綿、特別好欺負的印象,進而忽略了很多他本應該會發現的事情。
就像剛剛的討論過程中,沈夜完全察覺不到路卡的異樣,可是阿爾文卻看出來了。
聽到阿爾文的詢問,路卡臉上露出猶豫,不知道該不該把事情告訴對方。
阿爾文見狀,伸手一敲路卡的腦袋,半責備、半開玩笑地道:「對我還挾藏著什麼?」
路卡按住頭被敲打的地方。在這世上,恐怕就只有阿爾文與沈夜會這樣毫不顧忌地與他開玩笑吧?想到沈夜,路卡的眼神暗了下來:「皇兄,你還記得安摩斯國的克里門男爵嗎?就是他把皇叔的事情告訴我的。」
阿爾文非常聰明,聽到路卡的話,再結合青年今天對沈夜時,那充滿違和感的態度,他立即猜到了事情的重點:「小夜曾與克里門有過接觸,你剛才那充滿試探性的語氣,該不會⋯⋯克里門曾把傑瑞米皇叔的事情告訴小夜吧?」
阿爾文見路卡頷首,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照理說,沈夜與傑瑞米並沒有任何交集,而且當年要不是沈夜的提醒,路卡他們也不會懷疑從小就對他們很好的傑瑞米。按理,沈夜是絕不會站在傑瑞米那邊的。
可是沈夜確實隱瞞了傑瑞米的行蹤,雖然就結果來看,這次的事情其實沈夜說不說影響並不大,可是卻成了卡在路卡心裡的一根尖刺,令他非常在意。

在這世上,能夠讓路卡無條件信任的人已經不多了,沈夜便是其中之一。愈是相信他,路卡對他的期待就愈高。當發現沈夜辜負自己的信任時,路卡便不由自主地對少年的一舉一動充滿懷疑,一直無法釋懷。
阿爾文知道沈夜的隱瞞後,心裡也覺得很不舒服。只是對方的安危在他心裡,終究還是佔了上風:「這事情還有誰知道?」
「知道的人並不多,我已經安排妥當,不會讓人有機會亂說話。另外,為了避免事情弄得人盡皆知,我已經把知情的克里門軟禁在城堡裡。只是對方終究是他國的男爵,我也不方便把人扣留太久。」路卡早就猜到阿爾文會是這種反應,雖然不滿沈夜隱瞞一事,但是在得知此事後,他首先關注的,又何嘗不是與阿爾文一樣呢?
通敵叛國是很嚴重的罪行,就像傑瑞米,無論他以前對國家有多大的貢獻、多受人民愛戴,可一旦叛國罪證確認,立即成為全國通緝、人人喊打的通緝犯。
只要是艾爾頓帝國的國民,便有責任將傑瑞米的消息傳遞回國。無論沈夜因著什麼理由隱瞞對方的消息,萬一這事情讓別人知道,全國國民會怎樣想?會不會覺得賢者大人與傑瑞米是一路的,認為少年也背叛了國家?
這件事可大可小,因此路卡在得知此事後便當機立斷,先控制住知情者,以免消息走漏,危及到沈夜。
阿爾文聽到路卡已經將事情控制下來,便知道對方雖對沈夜的隱瞞感到十分在意,卻與自己一樣,把少年的安危放在最優先的位置。
想到這裡,阿爾文不禁勾起嘴角,安慰路卡道:「我相信小夜不會害我們,他之所以不告訴我們傑瑞米的行蹤,自有他的考量。你別胡思亂想了,要不,我們直接詢問小夜原因吧?」
路卡目光一閃,對於阿爾文的提議很心動。但最後,出於身為國君的謹慎,他還是選擇暫時瞞著沈夜:「不,這件事有點奇怪。克里門是主動前來告知我皇叔的去向,並狀似不經意地提出他曾經告知小夜此事。我覺得這時機太湊巧了,就好像他是故意把小夜供出來似的。在事情明朗前,就別把事情告訴小夜了,省得節外生枝。」
阿爾文對此並不以為然:「克里門故意把事情牽扯到小夜身上也不足為奇,在安摩斯國的時候,我們可把克里門得罪慘了。他這人器量狹小,後來知道了我們的身分,因此便想出這種方法來報復吧?」
路卡認同阿爾文的觀點,卻依然堅持:「或許吧。可是我總覺得克里門的出現有點蹊蹺。他是器量狹小沒錯,可是生性膽小,不像是會為了報仇,而特意大張旗鼓前來艾爾頓帝國的人。我還是先把這事情壓著,試試能否從克里門口中問到其他線索再說。這次的事情,你就先不要告訴小夜了。」
見路卡堅持,阿爾文便應允下來。路卡對陰謀詭計的直覺一向比他敏銳,既然對方認為事情不尋常,那便暫時瞞著小夜好了。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