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沈夜叛國逃走後,伊凡兩人便以共犯身分被柯特逮捕,並囚禁於城堡內。
雖然路卡無法讓他們擁有沈夜被軟禁時的待遇,可仍盡力讓他們少吃些苦頭,至少在他的介入下,擋住了伊凡兄妹被嚴刑逼供的可能。
因為怕幕後之人會對伊凡他們下手,路卡不顧眾人反對、頂著壓力,堅持把兄妹倆收押在位處城堡地下的牢獄裡。
城堡地下設有數層牢獄,最低層是關押重刑犯的水牢,路卡當然不會把伊凡他們關在那裡,而是挑了兩間環境較好的上層牢房,讓他們待著。
即使如此,地牢這種地方免不了陰暗潮濕,路卡也只能保障他們基本的居住條件,不方便對他們過於特殊,因此兄妹倆還是少不了吃些苦頭。
身體素質向來不錯的伊凡還好,賽婭卻因為受不了陰寒而有些發燒。這個地下牢獄設有結界,能夠封印所有魔法、鬥氣等力量,以防罪犯鬧事或逃走。即使賽婭是名火屬性魔法師,在無法凝聚火元素的情況下,自然無法利用魔法抵禦寒冷。
賽婭生病後,路卡雖無法帶她離開牢獄,卻力排眾議地讓醫生給她看了病,並讓下人在她牢房裡多添了些保暖用的被褥。
對於路卡的做法,一些人挺有意見,然而路卡表示賽婭是重要的證人,也許她知道沈夜的去向,因此一定不能讓她有事,便把那些人打發了。
路卡進入牢獄後,先去探望了賽婭,不過女孩吃了藥後正在睡覺,於是便沒有打擾她,交代看守的獄卒多照顧後,他便來到關押伊凡的牢房外。
「她怎麼樣?」伊凡看到路卡前來,一改平常沉默寡言的模樣,略帶緊張地詢問。
「喝了藥睡著了,我已經交代獄卒多照看她,你放心吧!」路卡道。
「謝謝。」
路卡聽著伊凡的道謝,實在有些不習慣。伊凡這人素來獨來獨往慣了,即使因小時候受到路卡他們的照顧,會在訓練後出任務時以實際行動作為報答,但這還是路卡第一次獲得伊凡的道謝。
「不客氣,你們受苦了。」路卡嘆了口氣:「現在還不能把你們放出來,我能夠做的就只有這些了。」
伊凡頷首表示了解,看向路卡的眼神卻多了些溫度。青年很明白沈夜這一走,路卡護著他們須承受多大的壓力。
路卡能夠壓著那些想要扳倒沈夜的人,不讓那些人對他們行刑,這已讓伊凡很感激了。
青年決定留下來阻擋柯特他們、為沈夜爭取時間時,已有了接下來的日子並不會好過的心理準備。如果這事只發生在他身上,忍忍就過去了,可是賽婭最終卻一起留了下來,他怎樣都不想看到妹妹與自己一同受苦。
現在路卡為他們擋住了大部分危險,雖然牢獄之災終究免不了,但伊凡依然很感激,也領路卡這份情。
路卡笑道:「要是讓皇兄聽到你對我道謝,他一定嫉妒死了。自從你離開他的部隊後,他便老是叨嚷著你對他有多無情。」
氣氛因為路卡這句話而輕鬆了些,路卡在前往伊凡的牢房時,已讓看守的獄卒先行離開,因此這裡除了他們二人便沒有其他人,伊凡說話於是沒有了顧忌:「阿爾文人呢?他去找小夜了?」

創作者介紹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