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兩人一個素來紳士,一個要偽裝純情羞澀,即使身處「熱戀期」,也沒有出現擁抱與牽手之外的身體接觸,不然沈夜一定尷尬死了。
路卡為了探聽敵人虛實,竟還得出賣色相⋯⋯想想還挺拚的。
路卡與瑪雅甜膩了好一陣子後,這才開始商量正事。
艾尼賽斯伯爵過世已有段時日,瑪雅繼任爵位的儀式現在已準備得差不多,這次瑪雅前來,便是與路卡商量儀式的事。
兩人商討告一個段落,瑪雅含羞帶怯地看了路卡一眼,也沒再糾纏下去,低聲向皇帝陛下告辭了。
路卡見狀,不捨地拉著少女柔軟的手,道:「瑪雅,妳⋯⋯妳願意成為我的妻子、艾爾頓帝國的皇后嗎?」
「什麼!?」瑪雅聞言神色一變,那副模樣與其說是驚喜,倒不如說被嚇到,完全看不出任何高興的情緒。
但很快地,瑪雅便回過神來,立即喜極而泣:「抱歉,陛下,我失態了⋯⋯我只是太過高興⋯⋯我、我喜歡陛下好久了,我願意⋯⋯」
路卡溫柔地為瑪雅抹拭淚痕,心疼地哄道:「別哭,這是開心的事。」
此時偷聽兩人對話的沈夜與阿爾文,已完全沒了八卦的心思,都是一副被雷劈中的模樣。要不是瑪雅人還在,他們早已衝出去阻止路卡了!
他們不反對路卡用「美人計」,可是求婚這是鬧哪齣啊!?
再怎樣想從瑪雅身上套取情報,也不用做那麼大犧牲吧?
二人忍啊忍,終於忍到瑪雅離開,便立即衝出去劈頭就罵。
沈夜道:「路卡,我知道你急於解決歐內特斯帝國,可是也不用假戲真做把人娶回去吧?那可是朵食人花耶!這犧牲也太大了啦!」
阿爾文更狠:「這樣的女人也娶,你眼睛是被眼屎糊住了嗎?」
路卡聞言哭笑不得,不過看到兩人為了他而氣急敗壞的模樣,也知道他們是擔心自己才會這樣,好笑之餘,頓時覺得心頭暖暖的。
「你們冷靜一下,我這麼做是有原因的。」
沈夜二人看著路卡充滿安撫的微笑,猶豫了下後,還是閉上了嘴巴,給對方解釋的機會。
路卡解釋:「瑪雅非常重視權力,可是剛剛她提及繼任儀式時,卻完全沒有高興與期待的情緒。她關注的重點也很奇怪,不僅異常關注場地的布置,還對此做出各種要求,就像是⋯⋯她更在乎儀式的各種細節,而不是獲得爵位本身。所以我就在猜,歐內特斯帝國會不會打算趁儀式進行時做出攻擊。」
年輕皇帝看著沈夜二人若有所思的神情,續道:「歐內特斯帝國的戰力與我們不相上下,如果現在他們想要打破停戰協議,勢必得付出慘烈代價。因此要拿下艾爾頓帝國,最有效的方法便是將我殺掉、迅速控制皇城。最好還派大軍在邊境待命,待我死後帝國大亂之際,殺進來裡應外合。而瑪雅,不正是最佳的內應嗎?」
聽到路卡的分析,阿爾文與沈夜的神色瞬間變得很難看,倒是被人盯上性命的路卡依舊悠然地解釋道:「如果歐內特斯帝國此舉能夠成功,那艾爾頓帝國即使不滅國也必定大亂,瑪雅的伯爵之位自然就沒什麼用處了,因此她談及繼任儀式時才沒流露嚮往的態度。至於我說要娶她,只是想驗證一下這個猜測⋯⋯剛剛我要瑪雅成為我的皇后時,她可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呢!」
沈夜與阿爾文聞言也明白過來,瑪雅高興不起來的原因,還不是因為她覺得路卡都快要死了,艾爾頓帝國也有滅國的可能,因此對成為皇后一事也就完全提不起興趣了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香草(艾挖女王) 的頭像
香草(艾挖女王)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