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開,窗明几淨的二年三班教室內,綽號「唐僧」、上課幾乎是在唸經的老師,頌讀聲嗡嗡,襯著和暖又潮濕的天氣燻人欲──
  ──什麼!?
  有人跳樓!?
  意識渾沌迷糊、上下眼皮早已忍不住開始打架的阿新,在他半張的眼角瞄到窗邊直直往下墜的身影時,嚇得瞬間清醒!
  要不是從小被各式各樣奇怪的東西嚇習慣,已經練成了處變不驚的個性,他差點就叫出聲來了。
  可是他隨即就發現事情不對勁。
  阿新深吸了口氣,不動聲色地環顧了下教室內的其他人。
  除了他之外,課堂上的其他同學完全對剛剛窗外墮樓的身影視而不見,而且,他也遲遲聽不見重物墮地的聲響。
  除了──
  阿新立即看向不遠處的室友兼同窗──林鳴。
  「果然──」
  阿鳴雖然表面看起來沒什麼,可是仔細觀察的話,還是能看得出他渾身僵硬,顯然也被剛剛的情景嚇得不輕。
  相較之下,其他的同學不但沒有絲毫異樣,阿新甚至發現了有不少人正腦袋放空,摸魚打混。
  「是說……剛剛的情景好像有些似曾相識啊……」
  冷靜下來的阿新,突然想起曾經有個傢伙,也從窗外直直地往下掉過,好像就是阿鳴身邊的那個叫「孰湖」的妖怪。
  想到最近孰湖總是不厭其煩地在他面前晃來晃去,極力想要試探阿新是不是能夠看到妖怪……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歸納出前因後果的阿新,只能感嘆一聲,十分後悔自己當初主動向孰湖搭話。
  那時,他怎麼就那麼看不開!?
  竟然主動去招惹那些妖怪!?
  尤其這個名叫孰湖的!
  那傢伙根本就是像狗皮膏藥一樣,一旦被貼上來就再也甩不開了。
  下課的鐘聲響起,阿新長吁了一口氣整個人脫力地趴在課桌上。
  而不久前才從窗外表演高空墮落的孰湖,正飄飄然地穿過窗戶,走向他那倒楣的室友兼同窗。

孰湖的身後,還默默跟著個正咬著麵包的妖怪──酸與。
  這二隻妖怪,還真是形影不離啊……
  「嘿嘿!剛剛有沒有嚇一跳?」
  趁著下課的空檔,孰湖嘻皮笑臉地向稍早才備受驚嚇的林鳴詢問感想,這隻妖怪厚臉皮的程度,令人不由得驚嘆。
  「剛剛的玩笑太過火了!我要是忍不住大叫的話怎麼辦!?」
  林鳴從抽屜裡取出盒裝飲料,貌似淡然地喝著,邊用他們一人二妖才聽得見的聲量小聲說道。
  因為身邊還有其他同學在,所以表面看起來他只是托著臉發呆,並沒有抬頭往孰湖看過去。
  孰湖聽出林鳴言語中的惱怒,立即一手指向不遠處正與同學打鬧著的阿新。
  「我就是想測試一下他會不會被我嚇到?」
  「阿新?」林鳴愣了愣。
  孰湖慎重地點頭。
  林鳴抿起了嘴,更加不高興了。
  「我與阿新認識了這麼久,他能不能看得到妖怪我會不知道嗎?你們就別瞎折騰了,我可不想因為我的關係,為阿新帶來任何麻煩。」
  眼看林鳴是真的不高興了,孰湖手足無措地抓了抓頭,解釋道:「欸~~我不是在瞎折騰啦!有一次我與他擦身而過時,他對我說話了耶!」
  ……跟孰湖搭話!?
  誰!?
  阿新嗎?
  怎麼可能!?
  林鳴驚訝地睜大眼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香草(艾挖女王) 的頭像
香草(艾挖女王)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