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沒等他追問,一直跟在孰湖身旁默默吃著麵包的酸與,先一步推翻孰湖的說法。
  「你說阿新主動和你搭話,可那時候我就在你身邊,卻完全沒有聽見。」
  這下子,林鳴眼中的訝異迅速被同情取代了。
  「孰湖,你這傢伙居然有妄想症了啊……」
  「他真的跟我說話了,我沒有說謊!」
  孰湖簡直被他的反應弄得哭笑不得。
  明明他與阿新都是阿鳴的朋友,怎麼阿鳴對他們的信任度,就有這麼大的區別!?
  偏偏阿鳴愈是懷疑,孰湖就愈想證實自己才是對的。
  「眾人皆醉我獨醒」真的好痛苦啊──
  孰湖雙眼放光地盯著不遠處,時不時把視線飄向他們這個方向的阿新。
  「我一直都在試探那小子,可無論我做什麼,他總是都面不改色……對了!我還有一個大絕招──」
  急於證明自己沒說謊的某妖怪突然靈光一閃,迅雷不及掩耳地閃現到阿新的面前,伸手解開皮帶。

想當初他和酸與第一次遇到阿鳴的時候,也是正脫掉褲子在擦……
  「噗──咳、咳!」
  察覺到孰湖的可怕意圖,林鳴頓時被飲料嗆到。
  他邊咳邊衝到正打算一把脫下褲子的孰湖身邊,迅速地出手捏住對方腰間的軟肉,毫不留情地用力一扭!
  「啊啊啊──」
  孰湖痛苦的慘叫聲頓時響徹教室。
  「阿新,我肚子痛想蹲廁所,一會兒老師過來時你幫我告訴他。」
  對著顯然被他嚇得目瞪口呆地阿新拋下這句話,林鳴火速地拉著褲子半脫不脫的孰湖走出教室,說教去了。
  酸與拍著翅膀默默地跟在後面。
  「阿鳴他……怪怪的。」
  同樣被林鳴的殺氣騰騰給嚇到的同學,目瞪口呆地看阿鳴帶著一身殺氣去上廁所。
  「天曉得……也許他很急吧!」阿新聳了聳肩道。
  雖然表面上他看起來跟同學一樣,都是被阿鳴突如其來的行動給嚇到,但其實和阿鳴一樣能夠看得見妖怪的他,都笑到快內傷了。
  ……那位妖怪先生真的太搞笑了啦!
  他是怎會想到脫褲子這招啊?
  不過,阿鳴大概是急瘋了吧,居然忘記他「看不見妖怪」,就算孰湖真的在他的面前全身脫光,也不會有任何反應這個「事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香草(艾挖女王) 的頭像
香草(艾挖女王)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