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少女在陳老引領下,輕步進入品雅軒的高等包廂,而其中兩名侍女的手上,不知何時多了從車廂裡拿下的東西,尾隨在她身後。
其中一名侍女拿著托盤,托盤用金絲楠木雕製成,深沉的木色中閃過陣陣流動的金光,非常美麗。托盤上是各種名貴的餐具,無論是用料還是做工皆名貴精緻得閃盲眾人的狗眼。
品雅軒很捨得下重本,除了菜式新穎美味,這裡的食具在煙雨城都是數一數二的精美名貴,然而相較於這位貴客自己帶來的,卻是立即從天上跌落塵埃。
另一名侍女雙手捧著的,是一張雪絨獸的毛皮。雪絨獸是只出現在天山山頂的奇獸,數量稀少,體型小且長相可愛,然而卻非常凶猛。其毛皮顏色獨特,純白之中帶有淡淡閃亮的銀藍,非常夢幻。
侍女手中這張毛皮,至少需要五隻雪絨獸才能縫製出來,而且看起來渾然天成,完全看不出接縫痕跡,顯然製作上花費了心思。
只是眾人卻看不明白了,把雪絨獸毛皮縫製成這麼四四方方的模樣是想做什麼?當手帕未免也太大了,可當斗篷又有些太小,而且有斗篷是這種樣式嗎?
一眾旁觀者邊猜邊好奇地伸長脖子看著少女一行人步入包廂,在侍女關門的瞬間,他們的疑問獲得了解答。
他們看到那名拿著雪絨獸皮毛的侍女,把手中皮毛鋪在椅子上,隨即那位貴客竟便一屁股坐了上去。
原來這張珍貴得可以買下整座品雅軒的毛皮,人家是用來墊椅子的!
有沒有這麼誇張!?
看熱鬧的人都快要吐血了,雖然那張毛皮是人家的,即使那名少女拿去燒掉他們也管不著。可是這雪絨獸毛皮即使自己拿到手也捨不得用,人家卻只用來當坐墊,這實在太打擊人,都要生出仇富心了有沒有!
方悅兒可不知道這些,即使知道也不會在意。此時她的心神全被眼前精緻的菜餚所吸引,這些菜餚在品雅軒皆是限量供應,而且每桌限點一碟,想多吃也沒有。
雖然馬車內一直備有各式美味的點心供門主大人隨時享用,在路途中絕對不會餓著她,可是方悅兒看到這些色香味俱全的菜餚時,仍頓覺有些餓了。
吃東西前,少女不忘先讓向自己行禮的陳老坐下,邊吃邊聽對方報告尋找段雲飛的事。
品雅軒作為玄天門在煙雨城的據點,對城裡的一切可謂瞭如指掌。只是那個段雲飛卻像條泥鰍般滑不溜丟,只怕對方若不是自願現身,憑他們的人也無法找出來,陳老羞愧地向方悅兒告罪。
「沒關係,整個武林的人都在找段雲飛,可不也抓不到他嗎?這並不是陳老你的錯。既然這個人那麼難找,就讓他主動來找我好了。」方悅兒無所謂地說道。
陳老第一次接觸門主本人,早已聽說四大堂主把方悅兒寵上天,本以為會看到一個刁蠻的大小姐,想不到門主大人卻意外地好相處,這讓他暗暗鬆了口氣:「那麼,我現在便派人去把門主大人要尋找段雲飛的消息散布出去。」
方悅兒點了點頭:「我們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一個戲棚在表演,直接向他們借道具就好。」
借道具?

陳老聞言,心裡浮現出一個大大的問號。一向八面玲瓏的他,竟然猜不透門主大人的指示,只得出言詢問:「門主大人……您的意思是?」
方悅兒眨了眨一雙水汪汪的杏眼,一臉無辜地說道:「不是要找段雲飛嗎?現在武林找他找翻了天,而且林盟主他們找我協助時這麼高調,我就不信段雲飛不知情,一定是不想出來而已。借戲班的鑼鼓邊敲邊大喊讓段雲飛來找我,我就不信這麼丟臉他會不來!」
不要呀喂!對方感到丟臉以前,我們玄天門便已經夠丟臉了呀!
陳老心裡正拚命吶喊,表面力保平靜,可眼神仍是滿滿的不可置信,看向坐在方悅兒身邊的堂主們。
四大堂主中,除了幽蘭留守玄天門看家,由其他三人一起護送方悅兒前來。此刻三人被陳老的視線看得不好意思,不過無論方悅兒的想法有多天馬行空,只要他們做得到,便不會拒絕她。
他們就是這麼寵自家門主!門主棒棒噠!
身為四大堂主之首,雲卓頂著壓力微笑道:「就聽門主的吩咐去辦吧!」
「⋯⋯是。」陳老終於明白,為什麼外界都傳四大堂主寵門主大人寵得完全沒有原則了。

 

創作者介紹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