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悅兒一行人心裡懷著對蘇家的懷疑,來到了錦華城。整趟旅程中,方悅兒對段雲飛的好感度依然維持在不停上下升跌的詭異狀態。
此時雲卓等人看著段雲飛都帶上敬佩了,這個人就是厲害,有本事把方悅兒哄得心花怒放,然後又找死地讓這些剛上升不久的好感度消失,而且過了這麼久還不知道問題癥結在哪。
直至抵達目的地時,段雲飛與方悅兒兩人的關係竟是還未有絲毫進展,眾人也是服了。
蘇家與許家一樣,都曾是江湖中世代顯赫的大家族;與近幾年轉武為文的許家不同,蘇家一直在江湖中討生活,近幾代更是愈發風生水起,與許家的衰敗成了強烈對比。
錦華城是座江湖氣息很濃的城市,這裡有著眾多鏢局、武館,勢力分布錯綜複雜,不少初入江湖歷練的人都會選擇到錦華城見識一番。
無論是玄天門幾位堂主,還是林靖與段雲飛都曾來過錦華城,眾人之中就只有方悅兒是初來乍到,就連她的侍女半夏等人,在武功略有小成時也曾外出歷練,錦華城正是她們遊歷過的城鎮。
蘇家是在錦華城中立足多年的世家,雖然看在方悅兒眼中,蘇府怎麼也比不上玄天門,但也算得上磅礡大氣了。
蘇家家主蘇志強得知眾人到來,親自前來迎接。雖然方悅兒等人只是小輩,可是各個身分地位不低,尤其方悅兒還是玄天門門主,即使比蘇志強小了一個輩分,可在地位上卻絕對能與他平起平坐。何況玄天門的勢力比蘇家強大,蘇志強可不敢在對方面前擺出長輩的架子。
蘇志強給足了方悅兒等人面子,得知他們特意前來探訪蘇沐華時,更是一臉欣慰地告訴他們年輕人多走動,想在蘇家住多久都可以,看起來完全是個因兒子交到好友而欣喜的友善長輩。
不過方悅兒從一開始便對蘇志強的觀感不太好,覺得這人有些假,明明工於心計,卻總表現出豪爽沒機心的樣子。與風樓主會面後,方悅兒對蘇志強產生了懷疑,猜測娘親宛清茹的死或許是對方下的手,就更加不喜歡這個人了。即使蘇志強表現得再友善,在方悅兒先入為主的想法之下,便總覺得對方不知在滿肚子壞水地籌劃著什麼。

方悅兒等人在蘇家住了下來,可過了兩天,他們卻一直找不到查探蘇家的機會。
蘇家與白梅山莊的狀況不同,人家蘇家的家主還好端端在這裡呢!段雲飛雖然有信心與對方一戰,卻不能保證查探蘇家時不被蘇志強察覺。
現在眾人對蘇志強的一切猜測都沒確切證據,要是查探蘇家時被抓個正著,不僅打草驚蛇,只怕還得付上一些代價才能脫身。
蘇志強身為蘇家家主,理應很忙才對,本來他們還打算住進了蘇家後,待蘇志強外出辦事時好好查探一番就好。
想不到住進來兩天,蘇志強竟也留在蘇家大宅裡從未離開!
「蘇家主也未免太閒了吧?」方悅兒有些不耐煩地說道。眾人聚集在庭園品茗時,少女忍不住抱怨起來。
段雲飛道:「我們前來蘇家是打著探訪蘇沐華的旗號,既然如此,蘇家有蘇沐華招呼我們就好,蘇志強根本不用留下來一同招待我們。我想他是故意的。」青年頓了頓,補充道:「故意留下來監視我們。」
方悅兒聞言愣了愣,隨即重重點了點頭:「蘇家主愈來愈可疑了!」
林靖聳聳肩,道:「他再可疑我們又能怎麼樣?我們既沒有證據,也不能留在蘇家太久。只要蘇家主留在蘇家一天,我們就不能放開手腳來調查。」
連瑾「刷」地打開紙扇搖了搖,現在天氣已愈來愈涼爽,他搖紙扇不是為了搧涼,只是為了裝帥而已:「蘇公子不是說過,明天梅公子便會押送柳氏過來嗎?這件事說不定是契機,要是鬧起事的話,我們便有機會好好刺探蘇家一番了。」
雲卓卻沒有連瑾這麼樂觀,搖了搖頭道:「梅公子是個沉穩的人,他答應了蘇家的要求將梅夫人送來,姑且不論他本人的意願,但既然應允了就不會做一些多餘的事。現在白梅山莊正值動盪之際,梅公子不會這麼蠢,選擇在這種時候發難。」
連瑾刷地闔起紙扇,拿著紙扇敲了敲石桌,提議道:「沒有機會,我們就自己製造嘛!」
方悅兒眨眨一雙杏目,道:「狐狸你的意思是,我們以梅公子的名義鬧事,把蘇家主引離蘇家?」
寇秋弱弱地反對:「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
仔細想想,梅煜這些年來一直被嫡母打壓,在武林間默默無聞,現在遇上難得機會,嫡兄殘廢,嫡母又自己找死將梅莊主幹掉,他這時終於可以翻身話事了。偏偏蘇家卻插手白梅山莊的家務事,強勢地將柳氏救出來。白梅山莊形勢比人弱,即使梅煜明知道柳氏是殺死自己親爹的凶手,還是不得不答應蘇家的要求,相信梅煜心裡已經夠難受。
要是他們還利用梅煜的名義來鬧事,寇秋覺得對方未免太可憐了。
連瑾解釋:「我們可以先利用白梅山莊的名義,但鬧事時卻在偽裝的身分上留下一些破綻,事後在還梅公子清白就好。這幾天蘇家主一直留在蘇府,一家之主有誰會這麼閒的⋯⋯」
連瑾說到這裡時,方悅兒不由自主地伸手指了指自己。
連瑾嘴角一抽,無視少女的舉動續道:「蘇家主明顯心中有鬼,我們這次前來探訪殺了他個措手不及,然而錯過這機會,蘇家主有了警惕後,我們再要竊探蘇家的祕密便難上加難了。」
寇秋想想也覺得連瑾的話有理,雖然這件事有些對不住梅煜⋯⋯不過少年還是被說服了:「最後一定要還梅公子清白,不要真的影響到他。」
林靖拍了拍寇秋的肩膀:「放心,我雖然很想知道真相,但也不會為了方便調查而冤枉好人的。」
方悅兒與段雲飛聞言也點了點頭,他們對梅煜這個溫潤謙和的青年印象很好,連瑾的建議也許會讓他受些委屈,但也不會讓他太為難的。
於是眾人便開始圍在一起討論著該如何找蘇志強的麻煩,並把人引離蘇家好下手查探這座府第,再把這鍋子甩到梅煜的頭上。
此時,被迫答應將柳氏交給蘇家的梅煜並不知道,在他還未來到蘇家時,已有一群人喜孜孜地討論著要怎麼算計他了。
只能說他與蘇家真的八字不合啊⋯⋯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門主很忙 卷四 《蘇家尋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香草(艾挖女王) 的頭像
香草(艾挖女王)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螢星
  • 這一集的封面好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