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馬車停下,本站在道路兩旁的民眾便不由自主的想要圍過來,卻都被隨行的衞兵們阻止了。

  「來到此處的眾位菲利克斯帝國的國民。」我以不算大、卻正好讓所有人都能聽到的聲量發言。這簡直比消音魔法還有效,四周的人們立即安靜下來,專心地傾聽我的話語:「西維亞真誠的為各位守候着的心意感到謝意。然而由於在路途中沾染上風寒,請原諒我無法拉開馬車的簾子。在此獻上月之女神克洛莉絲的祝福,願月色洒遍大地、照耀出繁榮與豐盛。」 

  當然除了語氣外、說話的聲調我也是有變更過的。只要吸口氣壓在肚子裡,在忍耐得快要斷氣的一刻包準你能發出斷續得自然以外又虛弱得可以的聲音。加上貴族專用的語調以及那股自小苦練出來、優雅又飄渺的嗓音。我肯定往後離開宮殿時轉用回平常的語調說話,必定沒有人能從聲音中認出我就是四公主西維亞! 

  一聽到我的致詞,眾人的興致立即變得高昂了起來。更何況還獲得身為月之女神庇祐的四殿下親口說出的祝福話語,這就更是讓他們感動得只差沒哭出來。頓時一片回謝的話以及祝褔聲便從馬車外傳了進來。

  「也祝願暗黑之神庇佑公主殿下,願四殿下仇敵的鮮血染紅大地、靈魂將被地獄之火燃燒而持續永恆痛苦。」……我好像聽到了就連月之女神也必會為之動容的祝福(咀咒?)宣言。

  面無表情的看着妮可忽然把臉撇過了一旁,肩膀還不停的顫抖着。

  這傢伙必定在偷笑! 

  「感謝眾位的祝福,這就猶如溫暖的火光般讓我的內心充滿了光明。雖然不捨,但很遺憾我要先告辭了。」為免麻煩,我決定把這些亂七八糟的祝福照單全收,反正被咀咒的人又不是我。

  安撫過這群歡迎隊伍後,馬車便再次緩慢的往宮殿方向進發。民眾卻並沒有散去,而是尾隨在馬車後一直揮手,直至我進入宮殿範圍為止。

  感覺還不賴的。

  「怎麼看着我在偷笑?」瞪了妮可一眼,這小妮子由入城起便一直露出噁心的笑容。

  「我沒有呀! 而且一直在偷笑的人是殿下吧?」妮可笑了笑,回了一句。

  很沒儀態地反了一個大大的白眼過去,妮可自小便興我一起長大,我有什麼樣子她沒看過?在她的面前我總會不由自主地把皇室的那一套拋諸腦後,而她於私底下亦待我如姐妹般,我們的相處一點都沒有主人與侍女之分。

  真要說的話,我這名可憐的四公主還要時時聽她訓話,這樣不許、那樣不準的,那個時候的妮可可是兇得很呢!

  其實除了妮可以外,在城堡中與我私低下稱兄道弟的人還滿不少。這點我想父皇也是知道的,只是一直裝作不知道罷了。

  就像是圍繞在馬車附近護送我進入宮殿的皇家騎士,大部份都與我的交情很不錯。

只因我自小愛好劍術,總是找到機會便纏着騎士們教我用劍。後來當時在任的騎士長被我纏得煩了,就乾脆上報父皇以後光明正大的把我收為弟子。而正巧現任皇家騎士的劍術都是經由老師傳授的,因此我與這些師兄弟們混得可熟了,小時候他們甚至還是我到處惹事生非的幫兇呢! 

  尤其是此刻走在前頭的二人──也就是領隊的兩名騎士長,與我更是自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好拍檔。

  二人都是二十多數的青年,其中一人有着一頭典雅的黑色長髮、一雙袓母綠的眸子溫和而穩沉,整體給人很可靠安心的感覺。單是這種奇異的安心感,我一眼便認出他是帝多家族的三子──多提亞‧帝多。

  另一名青年則是平民出身的利馬‧安多克。一如當年那大刺刺的模樣,一頭短而張狂的紅髮即使在成為騎士長以後還是給人那種亂糟糟的感覺。目光卻是與隨性的外表相反的銳利,每有偷雞摸狗的活動我總會預他一份。這傢伙劍法又高、性子又野,最重要的是很好唆擺,是我小時候作奸犯科時的好拍擋。

  想不到當年的小伙子此刻經已是堂堂的皇家騎士長了。不是我自誇自己的青梅竹馬,整個諾大的皇家騎士團可是只有五名騎士長而已。因此要當上這個職位,除了劍術高強以外,聲望、領導力都必須是一等一的好,甚至連出身背景都是重要的考慮因素。

  當年利馬就曾因為平民的出身而差點沒能當上騎士長候補,還好我與多提亞暗中運用權力替他造了一個假身份(也就是威脅某不走運的貴族收他作名義上的養子啦……)、加上劍術老師隻眼開隻眼閉的默許之下,他才能一嚐當騎士長的心願。

  就在我回想着往事之際,馬車不知不覺間便停頓下來。兩名故友已站於馬車門前等待我的出現。隨着妮可打開車門,眾騎士姿勢劃一的向我行了一禮,利落的動作可看出他們平素都受到良好訓練。多提亞更是體貼地向我伸出了手,這點仍舊是沒有絲毫改變,貴族出身的他依舊是那麼的紳士。

  微笑着將手覆上青年的掌心,在眾人的注視下我拿出皇室教學多年來的成果、姿勢優雅地緩緩由馬車中步出。

  看到我落地的腳步輕巧穩定、完全不是生病中人應有的步伐,兩名騎士長都把疑惑的視線投往我身上。

乘着多提亞正好遮掩住我的身影,我悠然地回望過去,然後向二人擠眉弄眼起來。在兩人目瞪口呆之際卻又立即把視線收回,兩秒間便回復先前那副斯文迷人的公主式笑容。

  愣了愣以後二人這才反應過來,顯是猜到是本公主在裝病了。多提亞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一臉無奈的神情。利馬則是挑了挑眉,偷偷的向我竪起了大拇指。然而下一秒卻見他眼泛淚光地摀住了腹部,即使看不到案發經過,我也絕對肯定必是路過的妮可打了他一肘!

  「很久不見了,西維亞殿下。很高興看到殿下風采依舊。」所謂的“風采”絕對是在暗指我裝生病的事情──小時候我最常用這一招來避過討厭的課堂──溫煦的笑了笑,多提亞不忘溫和的加上了一句:「妮可小姐也是,雖然我個人認為你下手可以再重一點。」

  單只是看外表,這名貴族出身的騎士長百分之百是一個斯文溫煦的好人。而他基本上也是一個好人……可是實際上,有時候他還蠻恐怖的──尤其每當他露出這種溫和的微笑若無其事地說着狠話的時候! 

  然後我便看到多提亞忽然右手以微細的角度移至腹部的位置,漂亮地擋下了利馬暗暗打過去的一肘。若不是要維持公主應有的儀態,我真想吹一聲口哨、大叫聲“擋得漂亮”!

  說到口哨,這也是利馬教我的。妮可對這行為簡直就是痛狠得不得了,她說這種不正經的舉動就像是個痞子一樣。

  看到偷襲不成,利馬也就很洒脫的放棄了。宮殿中閒雜人眾多,並不是敍舊的好時機。雖然父皇與老師都對我與騎士們的往來心照不宣,可這畢竟不是什麼能張揚的事情。因此兩人也很機靈的爽快與我行禮道別後,便示意他們的小隊可以離開了。而眾騎士也領命的轉身,可是眼角卻不住往我身上偷瞄過來。

  嘴角不由自主的微微上揚,我低聲的向他們笑了笑道:「晚上老地方見。」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