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跡倒塌的消息一如預料般被封鎖下來,皇室果然對神殿內部曾存在禁咒的事情絕口不提,只以遺跡過於破舊作為倒塌的理由發佈出去。

    浩浩蕩蕩來到奴布爾的傭兵大軍也因神殿的倒塌而被拒於門外,掃蕩行動也因而不了了之。

  對於遺跡的塌陷,最失望的人莫過於魔法師三人組。他們早就對位於神殿內部的石刻產生出強烈興趣,可現在這些充滿魔力的刻印應該經已連同遺跡一起毀壞掉了吧?

  回想當時我把魔力加於銀燕身上,瞬間爆發出的驚人力量把魔法陣破壞殆盡。然而事後小海燕卻又沒有再度出現任何特別的變化,同時我也無法再使出當時的力量。

    那個時候,如此強大的魔力真的是我所發出的嗎?而且於腦海中顯現的契約文明明就是從未聽過的語言,但我卻奇異地明瞭當中的意思。

  可惜那名神秘的精靈少年早已離開,女神大人又不理會我的呼喚,我這個可憐人只好把這些問題暫時藏於心中。

  「現在任務都泡湯了,你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呢?」伏在窗旁,我無奈地看着雙胞胎又再度把夏爾耍着玩。經過這段時間的休養,少年的傷也痊癒得差不多,我們也是時候該分道揚鑣了。

  卡萊爾走到我的身旁坐下,有樣學樣般放鬆身體伏於窗旁,夕陽把那雙蜜色的金棕雙瞳泛上一陣淡紅。不同於利馬髮色那種張狂的赤色,這泛着水光的紅給人一種既柔和又溫暖的感覺:「嗯,我也是時候與同伴匯合了。必須尋找其他解放陛下靈魂的方法呢!」

  「真是的! 還在想這次總算有五名新成員加入,結果又是些不愛回家的孩子。看來總部還要繼續真空好一段時間,達倫知道以後可要哭了!」身為『創神』的團長、明明應該是對事態最緊張在乎的伊里亞德,卻在旁露出了事不關己、幸災樂禍的笑容。

  志羅習以為常地不理會自家團長那不負責任的言行,指了指我用鍊子掛於頸上的東西:「維斯特,你們四人打算去找這指環的主人嗎?還是與我們回去『創神』,一起接任新的任務?」

  我輕握住穿在銀鍊子中那美麗的金色指環,手指感受着雕刻在上面的精緻紋路,那是屬於獸族的文字。這小東西正是導致父皇性情大變的元凶、古遺跡內魔法陣的基石──歷代獸族的王所承繼的、代表王位的指環。

  「我會先去一趟石之崖。這指環事關重大,必須要歸還給獸王才行。何況我也想要弄清楚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維斯特,你……不! 你們到底是誰呢?」把凝望窗外的視線收回,卡萊爾偏過頭看了過來:「你們並不像志羅他們般被扯進事件中的對吧?為什麼如此執着於皇族的事情?」

  沒有迴避青年的視線,多提亞輕描淡寫地回望過去:「那你呢?一個小組織的首領又是為什麼能知曉皇族內部的機密的?」

  「多提亞……」卡萊爾以很嚴肅又緊張的神情稍為退後了兩步,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原來你就那麼想要了解我嗎?很抱歉我並沒有奇特的性僻好,你的厚愛我心領了。」

  我看到多提亞的嘴角抽搐了幾下,隨即也泛起益發溫和的笑意:「沒關係沒關係,若你自認為理解能力不足的話便罷了。」

  卡萊爾頓時回以孩子氣的笑容道「哎呀! 看你忽然在自說自話,真是嚇了我一跳呢!」

  隨即兩人都不再言語,只是他們的笑容一個燦爛一個溫煦……天呀! 如此若無其事地笑着說狠話真的很嚇人耶!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