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奴布爾一別,我們又再度回復了四人的旅程。也許是習慣了這一個月來雙胞胎的吵鬧、志羅像老媽子般的唸碎碎、伊里亞德的惡劣作弄、以及卡萊爾溫和卻又帶點俏皮的笑容,此刻我竟感到有點寂寞。

  「啊! 想不到我的掛念名單中竟然會有那個麻煩的團長大人的名字,真是世界沒日了!」煩躁地拍了拍臉,這種低落的神情還真的不像我。

  「原來小貓咪一分開便這麼想念我了?這就是青春了呢!」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混進來的人,不發言還真的沒有人能發現他的存在。

  一秒、兩秒……死寂般的沉默往四周漫延……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的?!!!」我震驚得無以復加。

  「天啊! 這次你又是什麼時候混了進來?」利馬滿臉的不可思議。

  「別作夢了! 身為蟑螂請快點回到你的垃圾堆中吧!」多提亞的笑容頓時變得很燦爛。

  「你不是回『創神』了嗎?怎麼跟過來了?」就連夏爾也忍不住插進來發問。

  然而某隻以自戀拼湊而成的產物卻只顧沉醉於自己的世界中:「這就是所謂的小別勝新婚吧?結果只是分離了短短的數分鐘,我可愛的小貓咪便經已哭着說道『我的愛人伊里亞德啊! 求你別離開我的身邊吧!』」

  我從沒這麼說過好不好!!!

  這是什麼的鬼幻想?為什麼能與現實相距數個銀河的寬度的?!!!

  「想念你。」勾起惑人的笑容,男子輕柔地撫上了我的髮絲。與利馬他們那種像是對待孩子般的接觸不同,那若有似無的觸感以及對方炙熱的視線讓我的臉不爭氣地紅了起來。

  「咦?」沒頭沒尾的一句話讓我愣了愣。

  隨即男子便轉身看向另外的三人:「十分鐘前、去死、因為無聊。」

  所有人都呆住了,良久這才恍然大悟,伊里亞德是在回答大家剛才的問題!

  還真是讓人脫力的回答。而且第一個答案……我抬頭看向那名總是自信滿滿的絕美男子,笑道:「真是敗給你了。」

  好吧! 誰叫我也有那麼一點點的想念你。

  「只是『創神』的業務……哎,算了,當我沒問。」即使伊里亞德不在,達倫也能把『創神』打理得井井有條的吧?

 

 

  就在我們言談間,遠處的騷動吸引了我們注意。一名於路邊販賣小吃的老人正在與四人爭執,這群三男一女的集團長相異常亮麗,單是看那身特異的衣著便知曉絕不是來自大城鎮的人。

    稍微一聽他們的對話,我便禁不住停下前進的腳步。

  「老頭子,我們可沒有白吃白喝,不是把雪蓮的花瓣給了你作交換了嗎?」四人組之中,一名外貌矯捷強悍、感覺上脾氣不是很好的男子滿臉不耐。若沒有那名銀髮白衣的嬌小女孩拉住他,說不定老人早就被男子打趴在地上了。

  「幾位客人別開我玩笑了吧! 你們吃下的東西足有兩個銅幣的價錢,卻給我一片花瓣作什麼?」老人說得可憐,可是我卻沒看漏他眼裡一閃而過的貪婪與狡黠。

  「抱歉,我們並沒有人類的貨幣。可是雪蓮是藥用價值很高的珍貴花朵,據我所知在人類之中也擁有高昂的價格。雖然我並不知道兩枚銅代表了多高的價值,但以這片花瓣來交換剛才我們所吃的食物分量絕對是卓卓有餘的了。」另一名青年不慌不忙地解釋道,這男子有着擁有一頭如燃燒着的火焰似的橙紅髮色。然而相比那亮麗的紅髮,他的眼瞳卻是不相襯的、很普通沉悶的黑楬色。

  雖然青年的語氣很謙遜有禮,可是這個人卻自有一種凜然的氣勢。只是森然一望,老人便不期然地顯得有點退縮。

  「我……我並不懂什麼雪蓮的,還不是花一朵?大家來評評理吧!」圍觀的只是路過的途人,何況雪蓮又是只生長於南方盡頭的稀有花種,因此在場也沒有人聽過此花朵的名號。而老人又說得可憐並且一臉理直氣壯,因此便獲得了眾人支持。頓時數落青年們的聲音不斷,有幾人甚至看這群青年男女的衣著行為可疑、更是抓住他們的身份大造文章。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