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精靈森林與族人們渡過一段悠閒的時光後,為了趕着在豐收祭以前回到王城,我不得不強忍著不捨向精靈族告辭了。

這段短短時間裡我過着無比愜意的生活,大家都很寵我,雖然我拒絕成為精靈族的一員,然而精靈們仍是把我視為小公主般呵護疼愛,並沒有因為我選擇了人類一方而心生不悅。 

精靈族崇尚自然,在生活的各項細節中處處透露出與大自然的調和,令我這名自小生活在物質世界的皇族感慨良多,從中更獲得不少領悟。

如此短暫的相處,卻讓我打從心底喜歡上精靈族這個美麗、優雅、和平,卻又異常護短的種族,分別時不免產生出濃濃的不捨之情。 

這一次返回王城,精靈王亞德斯里特意下令解除了一個連接王城的傳送陣的封印。聽說這些被封印着的傳送陣在精靈森林還有好幾個,全都是伊里亞德用來偷情……咳! 用來方便出入所創造的,可惜卻被精靈族以保安為理由將其封印。 

對此團長大人憤憤不平地告訴我,這些傳送陣與我們慣常所使用的傳送陣原理不同,所使用的“原料”並不是晶石而是純粹的暗系魔力。世界上能夠使用這些傳送陣的人也只有他與妮娜、還有那位承繼暗黑之力的神祇而已。

傳送陣被封印的時候暗黑之神還被封印着,與母后關係不錯的雙胞胎自然不會對精靈族有所不利,因此所謂的保安理由根本就不成立。對此,伊里亞德以很肯定的語調作出總結:「這是妒嫉! 是對受到美人們所熱愛、英俊瀟洒的我赤裸裸的妒嫉!

團長大人的一番話,立即引來精靈族的集體白眼。

曾經有過一次進入暗系傳送門的不快經歷,我滿臉質疑地看着這道熟悉無比、位處傳送陣正中位置的魔法門,腦海裡不由自住地回憶起不久前才被這種暗系傳送陣折騰得半死不活的經驗。 

看到我的表情,妮娜“嗤”地笑了出來:「小丫頭你不用苦着臉,這道傳送門雖然看起來蠻詭異的,可是以傳送陣來說無論是穩定還是準確度也是一等一的好。畢竟傳送門的詭異外歡是伊里亞德的品味嘛! 我們就將就一下吧!

男子聞言挑了挑:「我的品味不用你操心,硬是用魔法維持年青、不知羞恥的老太婆!

妮娜風情萬種地甩了甩一頭與伊里亞德很相似的金紅捲髮,臉上的燦爛笑容不知為何令我感到有點心寒:「哎呀!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嘛! 總比那些明明就是個大男人還裝成小屁孩、不知慊恥地裝嫩跟在女人身後又不敢表白的人為好,對嗎?我親愛的弟弟。」

妮娜的話一出,伊里亞德的眼神也變得冷冽起來。令人不得不感嘆他們果不愧為雙胞胎,就連發出的殺氣也如此類似……

喂喂喂! 你們現在所說的話實在太超過了吧?無論是年齡還是感情的話題對二人來說也是中軟肋、超級敏感的話題啊!

回想起來,這對雙胞胎針鋒相對的機率實在高得嚇人,不知道還會以為他們是有仇的。難怪別人都說愈是親密相熟的人便愈是能肆無忌憚的說話,我總算見識到了。

「別吵架!」眼看伊里亞德張了張嘴、一副準備反唇相譏的架勢,我立即衝在雙胞胎之間作出“暫停”的手勢。

雙胞胎同時一愣,最先反應過來的多提亞寵溺地揉了揉我的短髮,微笑着補上最後一擊:「看小維多懂事。你們都是“幾百歲的人”了,也是時候學懂什麼叫做涵養,不然會被人說是“為老不尊”的。」

故意的! 多提亞一定是故意的青年這“善意的阻勸”比任何狠話也還要狠辣啊!

 一旁的精靈卻是對雙胞胎的內鬨露出習以為常的神情,較為年輕的精靈們甚至還笑嘻嘻的:「小公主不用緊張啦! 他們每次見面也總要唇槍舌劍一番的,這也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情了。」   

我苦笑着搔了搔臉:「我知道,可是看到他們吵架我實在無法坐視不理。」

聽到我的回答,精靈們看我的眼神瞬間變得很柔和。看到我疑惑的神情,大長老呵呵的笑道:「卡洛琳殿下曾經也這麼說過。雖然小公主的性格與殿下不同,可果然不愧為殿下的女兒啊!

眾人懷念的目光讓我無奈一笑,有時候我也弄不清楚精靈族對我那麼好是因為真的喜歡我,還是單純看在母后的面子才對我特別照顧?

看到我的表情忽然變得黯淡,長老們頓時手足無措起來:「小公主怎麼了? 為什麼不高興?

面對着眾人的關心,我卻不知道讓怎樣回應。這個想法才剛浮現便立即如發芽的種子般在心裡扎了根、再也驅除不掉。然而對於這個問題我卻又不好開口詢問,結果只能對老人的詢問默然以對。 

忽然間地面傳來陣陣震動,隨着“隆隆”響起的聲音,數量可觀的樹人以看起來遲緩、實則並不慢的速度出現在傳送陣的四周。一棵棵宏偉的擎天巨槮把正午的陽光遮掩住,頓時令氣溫變得涼快了不少。

這個壯觀的場面讓所有人的震撼了。尤其是人類一方,樹人族對我們來說絕對是稀有物種、是讓人仰望的存在啊

所謂的仰望並不是形容詞,而是實實在在的動詞。除了樹人們那修長的美腿(鬚根)外,無論是那雄偉挺拔、高聳入雲的身軀(樹杆) 還是那充滿個性的髮型(樹冠) 也是讓人仰視得脖子也酸掉的存在,名符其實的“高高在上”啊!         

! 跑題了……

身為侍奉生命之樹的白色使者,克里斯顯然與樹人們自有一套溝通的方法。只見少年就只是呆站在為首的樹人面前沒有說話,良久卻轉身向眾人解釋道:「樹人們是特意來送別眾位人類朋友的。」

心靈感應?

雖然對少年是怎樣與一棵樹溝通這點深感興趣,然而人家特意過來送行,作為異族橋樑的我還是先把雜念放下,一臉老實地走到為首的樹人面前。

「呃……你好,謝謝你們特意過來送行。」  

一秒、兩秒……面前的樹人們就像普通的大樹似地沒有任何反應,逕自把根部扎進泥土以後便動也不動……

難道這兒的泥土夠肥沃,他們乾脆選擇在這裡席地進餐?

就在我呆呆地想着一些不着邊際的事情時,面前的樹人總算有動作了。  

伴隨着一陣樹葉擺動的沙沙聲響,樹人垂下一段猶如手臂般的枝葉。長期的禮儀教育令我想也沒多想便上前與對方握起“手”來。

在手觸及對方的枝葉的瞬間,喜歡、不捨、喜悅、期盼等等情緒從心底升起,卻是樹人傳遞給我的最真摰、最直接的心情!  

對我的喜歡、對分離的不捨、對相遇的喜悅、對再次相遇的期昐……

我忽然醒悟到剛才的擔憂與委屈有多可笑,即使大家對我這麼好是因為母后的原故,那難道便代表大家對我的關心、對我的喜愛就是假的了嗎?想到這裡,我的心情立即豁然開朗起來。   

「謝謝你們! 把事情解決以後,我會再來精靈森林探望大家的!」我不知道樹人聽不聽得懂人類的語言,可是在我把心裡的話說出來以後,卻清晰地感受到從枝葉傳來一股喜悅的情緒,似乎我的心意確確實實的傳達到了。 

不過話說出來以後卻又覺得不妥。雖然我與精靈族有着母后這一層關係在,可是精靈森林畢竟是封閉的區域,我這麼說的話倒有種在精靈族的領土自出自入、主客對調的感覺在了。

想到這裡,我立即亡羊補牢地向現任精靈王亞德斯里投以詢問的眼神。

接觸到我的視線,這位一族之王沒有絲毫架子地上前揉了揉我的頭髮,笑道:「這兒是你的家,哪有孩子在回家的時候要先詢問別人的?你儘管回來就是了,我們隨時歡迎。」       

精靈王的話讓我感動不已,被人認同的感覺真好! 我回以對方一個神采飛揚的燦爛笑容。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嵐
  • 好期待8/9號的到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