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主,你真的不用我們陪你一起前往王城嗎?」看到我們要起程了,三長老禁不住滿臉擔心地再次詢問。在眾多長老之中,就數這位性格粗枝大葉的長老與我最談得來。

「請依照大家先前所擬定的戰略,讓精靈族的戰士前往石之崖替獸族掠陣吧!」站在注滿暗元素而發出黑色光芒的傳送陣前,我回首婉拒三長老的好意:「若精靈大軍在王城現身,無論真相如何難免會被有心人利用,一個不好便會造成種族衝突。反正有傳送陣在,要是有危險的話我一定會向大家求救的! 我保証。」

看著正從另一個傳送陣傳送至石之崖的精靈大軍,我不禁有點疑惑。雖說團長大人與獸族的關係不錯(畢竟時之刻聽說就是闇法師送給獸王的),可是也不至於要把傳送陣連接在人家獸族重地石之崖吧? 

想到精靈族對於伊里亞德那“傳送陣是設來偷情”的論點,我不期然想起美麗動人的狐族青年安迪,貌似偷情這個論調也不是不可能的啊…… 

被我再次拒絕,三長老知道再說什麼也無法令我改變主意,只好叮囑道:「好吧! 你這孩子遠比卡洛琳殿下獨立,但就是愛逞強。真有什麼危險的話記得立即讓天鈴鳥通知我們,我族的小公主還輪不到別人欺侮到頭上來!

三長老一番充滿豪情的話,引得精靈們滿有同感地紛紛點頭。

到底是誰說精靈族是和平的種族啊?!!!

 

 

從精靈森林傳送至“創神”的總部只是一瞬間的事情,順利傳送至目的地的我們還很驚喜地發現創神的雙胞胎魔法師──科林與大衞竟正好身處總部,倒是他們的保姆志羅沒有待在二人身邊。似乎志羅也開始懂得放手,讓兩名少年嘗試以自己的力量外出執行任務了呢!

我們的出現同樣為科林與大衛帶來很大的驚喜,雙方互相打過招呼後二人便急不及待地拉著夏爾到一旁聊天了。看到三名魔法師相處融洽,我不由得露出喜悅的微笑。

雖然伊里亞德的節操實在不怎麼樣,設立傳送陣的初衷也惹人懷疑,可是不得不承認這個人的確是個魔法天材他所研究的傳送陣不單解決了大量消耗晶石的能源問題,傳送的舒適度也比我們所研究的遠距離送陣好得多了。硬要雞蛋裡挑骨頭的話,就是那道暗元素大門略嫌招搖,其詭異的程度一看便知道不是好東西……

「等等! 我曾經進入過封印着魔族軍團長的傳送門,當時可沒有那麼舒適的! 豈止不舒適,簡直折騰得我只剩下半條人命了啊!

「卡洛琳心腸軟,起初俘虜那二人的時候本來只想把他們囚禁一陣子而已,因此我才設置那個連接亞空間的傳送陣。不然真的鐵了心要把他們永久封印的話自然連出入口也可以省卻掉了,再弄一個傳送陣出來好讓他們有機會逃跑嗎?」伊里亞德理所當然地說道:「既然那個傳送陣又不是自用的,弄得那麼舒適來做什麼? 後來水妖暗算了小黑影,我一怒之下便乾脆把出口封印起來了,小貓咪不說我也把它忘掉了呢!    

 利馬是個直性子,聞言立即大表不滿:「話說那個封印也太不可靠了吧?當時就是因為那道傳送門莫名其妙的把小維捲進去,我與夏爾才逼不得已地留守在森林裡等候。結果被小維揭發我們沒有依約前往南方與妮可會合,害我們被狠狠罵了一頓!

我不禁嘴角一抽,你們被罵這是重點嗎? 那次我可是差點被魔族幹掉、還要與討厭的卡利安一起行動,更被逼迫著千里迢迢的去找魔獸之心! 回想起來我都想哭了……

而且我早就在你們混進組織作出突擊時便從小銀燕的視點中發現你們了,你們被罵可與傳送門無關。

被人質疑魔法造的伊里亞德立即不爽道:「所以說騎士就是些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魔法白痴。魔法師的魔力就像是人的指模般人人不同,而且都有所謂的“相容性”與“抗衡性”。一般而言魔法陣的封印是魔法師以魔力把構成式中某幾個重要的管道聯繫切斷,令魔法陣無法正常運行……」

騎士是不是全都頭腦簡單這點有待商榷,不過利馬騎士長倒是真的被伊里亞德一番魔法理論弄得一個頭有兩個大。見狀,伊里亞德的嘴角勾起了惡劣的笑容,繼續滔不絕地說道:「“時之刻”是由我所創造、並借予凱柏納斯的魔法道具,指環自然蘊含着我的魔力氣息。很遺憾我是法師卻不是預言者,當年在設立封印時又怎會預知到二十年以後會有持著時之刻的人剛好路過傳送陣,給予珍珠機會以殘餘的魔力把人召喚進去?」 

女神大人涼涼補上一句:『而且正常人看到忽然出現、浮現着不祥氣息的暗系傳送門,基本上是不會想要走進去的吧?』 

也就是說我的反應不正常嗎? 不過仔細想想卻又無法反駁,憋悶啊……

當時我就是直覺覺得沒有危險,結果沒有多想便闖進去了。從小我那奇妙的第六感從未出錯過,想想倒也奇妙。女神大人曾經告訴我,我的體內蘊含著一絲很微弱、很微弱的神力,我不知道那神奇的直覺是否與這絲承繼自母后的神力有關,但至少這直覺從未出錯、能夠幫得上忙便好了。

至於在黑暗中那令人驚嘆的夜視能力,妮娜說這是暗系體質的特點。她與伊里亞德也與我一樣能夠在全無光線的環境中視物,卻無法看見空氣中的魔法元素。

能夠看見魔法元素這種特異的能力也許是由於我在嬰兒時期曾被暗黑之神攻擊有關,當時的我雖然沒有被命中,但初生嬰兒是有著無限的可能性、最“純粹”的生命體,身體吸收掉作為攻擊餘波的魔法元素並不足為奇。我能夠看到魔法元素也許便是暗元素把體質改變、再加上精靈血脈逐漸醒覺所衍生的效果(畢竟小時候的我從沒有這方面的天賦,很有可能是因為精靈血脈尚未醒覺的關係)

然而事實是否真的如同猜測一樣就不得而知了。不是每個小嬰兒也“有幸”受到神祗的攻擊,更惶論這嬰兒還要是人類與精靈的混血兒了。

可惜當我在血脈醒覺儀式上選擇了成為人類以後這種天賦正逐漸減弱,也許有一天我便會變成一個只有夜視力好一點點普通的人類了吧? 

創作者介紹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橘
  • 維真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