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約送上繪圖活動的獎品~短篇要求: 契約 爭鬥 精靈王

希望蒔仔你喜歡,再次謝謝大家的參與^^

 

 


 

 

大陸上有著兩個舉世聞名的森林,一個是位處南方,充滿靈氣與生命氣息的神秘的精靈森林伊迪蘭斯亞。

另一個則是位處西方,被層層迷霧包圍著、無數魔獸棲息其中的神秘的魔獸森林!

對人類來說,無論是精靈森林還是魔獸森林也是一個危險無比的地方。尤其是魔獸森林,只因這個森林充斥著無數肉食性魔獸,而且裡面連一棵平凡的大樹也可能不是有毒便是帶刺,並不如精靈森林裡的無害──當然與精靈和平共存的樹人族是例外的。

有人類的學者認為追溯至遠古時代,所謂的魔獸其實最初與普通的野獸沒什麼兩樣,只是由於魔獸森林蘊含著大量晶石礦,於是這個區域的生物便以驚人的速度加速了進化。久而久之這些受到魔力所影響的生物體內結出魔核並開始產生出初步的靈智,魔力完美地融合在血脈中生生不息,進化成擁有強悍的肉體與強大魔力的魔獸。  

魔獸體內的魔核功效與魔法晶石差不多,可是效果卻遠比晶石更為優勝。因此不少冒險者在龐大的利益引誘下,紛紛冒著生命危險進入魔獸森林獵殺魔獸,至今仍有不少販賣魔核為生的魔獸獵人存在。

至於精靈,雖然精靈奴隸一直有價無市,但精靈族以團結護短聞名,萬一狩獵精靈一事曝光以後無論買賣雙方也會受到可怕的報復。自從精靈族為了一名族人而瘋狂地把一個人類小國滅掉以後,就再也沒有任何一個捕奴隊敢向這個種族出手了。

然而狩獵魔獸卻沒有會被秋後算賬的擔憂,魔獸的個體能力是很強悍沒錯,可是低階魔獸的智商不高,而且各自為政的牠們也只是一盤散沙而已。因此高階魔獸的地盤雖然沒有人類膽敢入侵,但位處森林外圍的低階魔獸生活的區域卻屢屢受到人類的侵襲,上演著一場又一場以生命來作賭注的而展開的決鬥。

 

 作為同樣廣為人知、就連被人類侵襲的遭遇也非常類似的兩個森林裡的居民──精靈與魔獸卻是從來沒有絲毫交雜。如果不是因為有精靈同伴被魔族所傷,需要一種只生長在魔獸森林裡的花朵蘊含的花蜜來解毒,也許亞德斯里恩終其一生也不會進入魔獸森林這個對優雅的精靈族來說野蠻血血腥的地帶,也不會遇上與他相伴一生的契約伙伴了吧?

亞德斯里恩不單長相俊朗、無論是魔法還是箭術也非常優越,為人隱重謙和,在同伴間的人緣非常好,可說是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

與亞德斯里恩同行的除了有族中的智者的三長老外,還有性格爽朗的二長老。有這兩名長老護航,只要他們不冒險闖進高階魔獸的領地,此行絕對是萬無一失。亞德斯里恩與其說是來幫忙,倒不如說兩名長老故意帶上他,讓這名族中的年輕才俊外出見識一下。

這個只有三人的小團體全員有著不俗的實力,低階魔獸完全阻止不了他們前進的步伐,在日落之時三人如願把他們此行的目標取到手。

小心翼翼地把那朵外表平平無奇、卻能治癒劇毒的花朵摘下並保存好,三長老看了看天色,道:「找個地方暫住一晚,明天再出發吧!

二長老性子急燥,把花朵取到手以後立即便想回程了:「進來的時候也沒遇到太大的危險,難道走回程路還要怕這些魔獸嗎?」說擺老人還沖草叢丟出一個小魔法,突然飆長的野草把一些藏在暗處、尾隨著三人的低階魔獸嚇得掉頭就跑。

三長老看著老頑童般同伴苦笑了聲:「你又不是不知道晚上的森林是最危險的,尤其這裡是魔獸森林,三分之二的肉食魔獸也是在晚間活動,再加上一些令人防不勝防的有毒的動植物,還是待明早再出發保險些。」  

二長老雖然性格有點毛躁,卻偏最聽溫和的三長老的話。於是三人便決定在魔獸森林裡留宿一夜。

精靈族被喻為森林的寵兒自然有其過人之處,雖然這裡不是他們出生成長的居所,可是在森林裡他們還是活得如魚得水。沒有攜帶任何露營的設施、也根本便沒有必要的他們幾個起落便靈巧地落在大樹粗壯的枝丫上。

對精靈族來說,棲息在樹枝上比起所有帳篷也舒適安全,只見他們在樹枝隨意躺下,拋出自然魔法令纏繞在樹幹的藤蔓快速成長形成一張由藤葉所組成的天然被子並將其覆蓋在身上,翻身之間安穩得完全不像身處高空。

亞德斯里恩半睡半醒間察覺到腰間有點小動靜,由於感受不到敵意,因此少年不動聲色地繼續假裝沈睡,手卻緩緩移至腰間。

靜如處子、動如脫兔,亞德斯里恩倏地出手一把將在他腰間東翻西找的小東西抓在手裡!

被亞德斯里恩抓在掌心的是一頭只有巴掌大小的魔獸,那小小身體、又圓又大的眼睛、以及尾絨絨的大尾巴令少年幾乎誤以為自己抓在掌中的是頭小松鼠。然而魔獸頭顱兩旁有著兔子般的長耳朵,那雙盈滿著智慧的大眼睛也顯示出牠的與尋常松鼠的不同。

小魔獸揮動著爪子企圖攻擊亞德斯里恩的手,然而牠那雙小手小腳實在太短小了,再加上亞德斯里恩抓的位置很巧妙,結果小魔獸氣勢磅礡可惜攻擊力嚴重不足,只得生氣地吱吱亂叫。  

兩名長老即使在睡眠中仍舊分出部份心神來監察著四周的動靜,早在亞德斯里恩出手的瞬間他們便醒了。看到亞德斯里恩成功把魔獸抓起來,二人便來到少年所在的樹枝上看看這頭鬧事的小傢伙:「這是什麼階位的魔獸? 看起來好像很聰明的樣子。」

聽到二長老的詢問,三長老搖了搖頭道:「我也不清楚,魔獸森林裡的魔獸種類太多了,這小傢伙靈智已開,但攻擊力卻很弱,看樣子應該是草食性的魔獸。大概是被亞德斯里恩藏在腰間的種子吸引而來的吧?            

被三長老提醒,亞德斯里恩才發現他掛在腰間的布袋已被魔獸咬破了一個小洞,活動間他用來當零食的種子不停從破洞位置跌了出來。

亞德斯里恩把視線投往魔獸身上,只見牠的臉頰兩旁高高隆起,少年伸手一摸,即使隔著一層毛皮也感覺到魔獸嘴裡藏了一堆種子的觸感。這魔獸的智力顯然不低,罪行被少年揭發以後竟然還懂得不好意思,不單停止了掙扎,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還心虛地把視線左右飄移。

亞德斯里恩又好氣又好笑,這些種子是精靈森林的特產,味道甘甜爽口,亞德斯里恩經常隨身帶著一些作零食,想不到卻便宜了這頭小東西。

嘆了口氣,亞德斯里恩心想反正布袋都破了,這些在精靈森林隨處可見的種子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稀罕的東西,於是少年也就放開了手中的小魔獸、並很大方地把剩下的種子都給了這頭貪吃的小魔獸。

魔獸大喜,竟然拼了命地把所有種子全往嘴裡塞,兩邊臉頰高高隆起,令牠看起來更加憨傻可愛。

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魔獸“咻”的便往外跑,滿嘴巴的小果實完全影響不到牠的速度,幾個起落便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如果先前亞德斯里恩不是偷襲出手,只怕以精靈族的敏捷也無法把牠抓住。

這次的事情對他們來說只是個小小的插曲,兩名長老看見亞德斯里恩沒什麼事情了也就各自回到自己的樹丫上繼續睡,三人也沒有將這件小事放在心上。

 

 

第二天一早,當亞德斯里恩剛睡醒便立即發現了從布袋破洞中透露出的彩光。

昨晚布袋被魔獸咬破以後,亞德斯里恩便把它從腰帶上除下並掛在一旁的樹枝上。想不到睡了一夜,原本空空如也的布袋便放進了其他的東西。

因為布袋破了一個洞,因此亞德斯里恩的動作顯得小心翼翼。看見放在布裝裡的東西以後,亞德斯里恩一臉驚訝,呆呆發愣了良久。

那是一枚小巧玲瓏、一看便知道不是凡品的七色彩蛋!

精靈作為天生的自然系魔法的好手,亞德斯里恩能從這枚魔獸蛋中感受到旺盛的生命力,這是一枚快要孵化的魔獸蛋,而且階位一看便知道絕對不低!

「難道這是昨天那小東西的謝禮嗎?」若有所思地看了看破了洞的布袋一眼,那頭小傢伙怎樣看也不像是卵生的魔獸,這枚蛋大概是牠不知從哪兒偷出來的吧?

亞德斯里恩摘下幾片較大的樹葉把蛋包裹著,怎料七色的魔獸蛋一接觸自然的環境便隨之而變換了顏色,轉變成徹底與樹葉同化的翠綠!  

先前亞德斯里恩已在納悶著到底什麼魔獸會把蛋生得如此顯眼,根據自然界的定律,脆弱且容易成為別的生物食物的蛋往往為了隱藏身影,蛋殼的顏色會與巢附近的環境相類似。亞德斯里恩還是第一次看見顏色如此搶眼、好像深怕獵食者看不見的魔獸蛋。

現在少年終於知道原因了,那竟是因為這枚魔獸蛋會根據外在的環境而變換自身的顏色!  

雖然從先前魔獸蛋放在布袋裡、以及被少年拿在手裡時並沒有轉換顏色這點可以看出它所能模擬的環境應該是有所限制,但這種能力經已很逆天了。要知道這只是一枚沒有自我意識、還未孵化的魔獸蛋啊!  

而令亞德斯里恩大驚失色的一點是,少年正好知道有一種魔獸的蛋擁有這種神奇的特徵。而這種魔獸,卻是到達神階的夢幻魔獸天鈴鳥!

天鈴鳥這種魔獸雖然沒有絲毫攻擊力,可是牠們擁有令人嘆為觀止的速度,最重要的一點是天鈴鳥是時至今日人類唯一發現到的一種空間系魔獸!

亞德斯里恩看著手中的小小的魔獸蛋,雙目拼發出貪婪的炙熱光芒。如果他能夠成功把這枚魔獸蛋孵化並將之馴養,也就是說他能夠將穿越的空間能力納為己用了。

可萬一養不活呢?

這個念頭就像盤冷水般讓亞德斯里恩發熱的腦袋瞬間冷靜下來,天鈴鳥本數量稀少,而且繁殖也不容易,牠的魔獸蛋可說是毀掉一顆便少一顆的了。

何況把魔獸蛋奪走、然後將孵化的小魔獸當作僕役般使喚這種做法,與人類把精靈視作奴隸欺凌侮辱又有什麼不同?      

看著手中那枚小小的魔獸蛋、感受著內裡所蘊含著的生命力,亞德斯里恩神情陰晴不定,臉上露出掙扎不己的表情。

最後,少年的眼神重新回復了往常的清澈。邊往失去母親守護的魔獸蛋輸入自然之力以保持小魔獸的生命力,亞德斯里恩邊懊惱地說道:「小傢伙,算你的運氣好遇上了我,我就把你送回去與父母團聚吧!  

彷彿回應少年的話似的,魔獸蛋與少年指尖的觸碰點泛起了一陣魔力的波動,然而正沈醉在懊惱中的亞德斯里恩卻沒有察覺到這一閃而過的異狀。

把傳送魔力的手收回,亞德斯里恩仰首笑道:「喏! 我的實力可進不了森林太深處的地方,你幫我把牠送回去吧!

少年正上方的茂密枝葉中探出一顆小小的頭顱,正是那頭外表像松鼠般的小魔獸。

能夠深入森林深處取得天鈴鳥的蛋,現在亞德斯里恩已經不會把這頭小魔獸看輕了。但也僅止於此而已,少年的態度友善隨意,就像與認識很久的老朋友交談著,一點兒也沒有面對高階魔獸應有的侷促與畏懼。

這頭不知名的小魔獸很人性化地露出訝異的神情,似乎非常驚訝亞德斯里恩的決定。隨即牠深深看了少年一眼後,小魔獸便把蛋還了回去。    

 

 對亞德斯里恩來說,這只是他進入魔獸森林的一個小小的插曲,此刻的他卻預想不到這是個足以改變他一生的重大機緣。

 

 多年以後,當年小小的少年已成長為英俊挺拔的優秀青年,然而這名天賦卓越的天才卻沒有如眾人所料般成為新一任的精靈王。當年邁的上一任王者回歸塵土以後,生命之樹竟挑選了一名剛回歸族群不久的少女當王!  

驚訝、失落、妒忌、不解……種種負面的情緒排山倒海般侵佔了亞德斯里恩的內心。一直以來族人便對亞德斯里恩寄予厚望,而青年也以精靈王為目標從不間斷地努力著。怎料卻被一個剛剛才回歸族群不久的年輕少女橫插一腳,就算亞德斯里恩的性情再豁達,也不由得對生命之樹的選擇有了質疑。

新任精靈王卡洛琳就像個純潔無瑕的孩子,族人為了照顧這個什麼也不懂的精靈王變得更加團結。然而亞德斯里恩在內心深處還是不由得生出一種想法,要是由他當精靈王的話一定會把族群管理得很好,絕對會比卡洛琳更能將精靈族引領更為強大!  

 

 

創作者介紹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