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大陸上各種族與魔族的戰爭全面爆發了。

作為族中年輕一輩的天才,亞德斯里恩以大將軍的位置伴隨在精靈王的身旁。精靈族的對手是血族,在種族能力上精靈正好是血族的剋星,從開戰至今便以一面倒的形勢多次把血族的防線擊潰,獲得最終勝利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然而兔子被逼得急了也會咬人,更何況血族絕不是柔弱無害的兔子!  

血族被精靈們追著打的主要原因,除了因為精靈的天賦能力本就是血族的剋星外,最主要便是血族內部權力爭鬥不斷,對比團結無比的精靈們簡直就像是一盤散砂。可在面對滅族危機下血族各巨頭反而變得一致抗敵,既然明來對抗不了精靈族,那麼他們便來暗的。血族各個派系再也不敢藏私,一致派出他們最強大的戰力,在一個靜寂的晚上以雷霆萬鈞之勢突襲精靈族,以圖把年輕的精靈王擊殺!    

當時的形勢很險峻。精靈王卡洛琳空有一身強大的魔力卻吃虧在沒有多少對敵的經驗,面對手上不知道已有多少條性命的血族高手的圍攻,卡洛琳很快便顯得險象環生,偏偏與精靈族關係良好的闇法師正好不在營地,幾名長老都被血族的高手糾纏著騰不出手,        

危急關頭,亞德斯里恩成功擊殺兩名阻擋在他身前的血族高手,然而在衝往營救卡洛琳時青年卻猶豫了。

如果作為精靈王的卡洛琳殞命,那麼他不就有機會取代她成為新一任的精靈王了嗎?

亞德斯里恩立即被自己這個卑劣的想法嚇了一跳,然而這個念頭卻像生了根一樣,怎樣也抹不去。

此刻青年的心裡彷彿出現了兩把聲音,一把勸說他生命之樹的選擇自有其道理,他應該遵從族中的傳統收起不必要的心思盡心盡力保護他們尊貴的王者。

另一把聲音卻在高傲地訴說他才應該是生命之樹所選中的人,如果讓他當精靈王的話絕對會比卡洛琳做得更好!  

如此強烈的思想鬥爭在亞德斯里恩有生之年只出現過一次,就是當年年少的他掙扎著是否把天鈴鳥的蛋送還回去的時候!                

想到那枚小小的魔獸蛋,亞德斯里恩焦躁的心情不可思議地變得平靜,當年那未出生的小生命觸及了他心中柔軟的地方,令他動了惻隱之心。那難道現在的自己已變得如此鐵石心腸,能夠眼白白看著族人被殺也不施于援手?

想到這裡,亞德斯里恩不再猶豫,立即衝往精靈王的身邊作出支援!

雖然亞德斯里恩思緒轉換只是一瞬間,然而就是這剎那的遲疑卻令卡洛琳處於一個致命的險地。當亞德斯里恩拚命地衝至少女的身旁時,一名血族的利爪正要貫穿卡洛琳的胸口,此時亞德斯里恩已來不及使出任何魔法,身體本能便把少女往旁撞開,卻把自己曝露在危險之中。  

如果剛剛亞德斯里恩沒有猶疑的話也許早已把卡洛琳從血族的圍攻中救下來,正因為那些微的時間差而令青人只能犧自己的性命,亞德斯里恩的嘴角勾起一個嘲諷的笑容,用著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量輕聲自嘲:「真是自作自受啊……」    

「亞德斯里恩!」卡洛琳驚呼了聲,然而下一秒少女滿臉的焦急與悲傷轉換成訝異與驚愕,只因伴隨一聲突如其來的動聽鳥鳴,血族高手那貫穿亞德斯里恩胸口的一擊的確是穿過了青年的身體沒錯,可是卻滴血不現。當事人亞德斯里恩完全沒有顯露出任何痛苦的神情,甚至還沒事人一般露出與卡洛琳相似的驚訝神情。

至於一手穿過亞德斯里恩胸口的血族高手則是一臉茫然,明明他的手應該是把敵手貫穿了才對,可是觸感卻很空虛,完全沒有觸及血肉的真實感。  

「亞德斯里恩!」三人之中卡洛琳率先回過神來,拉著青年的手臂便把人往外扯。離開了血族的利爪,亞德斯里恩的身上竟然全沒任何傷痕與血跡!

被卡洛琳一拉,亞德斯里恩清醒過來的瞬間毫不留情地向面前的血族高手揮動著手中那薄薄的、雕刻著精緻花紋的短刀。別看這短刀外表華美得像裝飾品,在精靈族獨有的鍛鍊技術下卻驚人的銳利與堅固,一刀便把血族的人頭斬下來!  

亞德斯里恩掩護著卡洛琳回到族人之中,當精靈族渡過了最初被突襲的慌亂後開始反擊,不久自知刺殺失敗的血族高手會開始撤退,一場腥風血雨總算告一段落。

「亞德斯里恩,你剛剛為什麼會……! 這頭小鳥哪來的?」卡洛琳正想詢問青年剛剛到底使了什麼手段,卻被不知何時出現在亞德斯里恩肩膀的小鳥吸引了視線。

這隻美麗的鳥兒還不到掌心的大小,有著一雙紅寶石般的眸子,豐厚的羽毛在陽光下變幻著不同的色彩。

「變換色彩的羽毛! 這是神階魔獸天鈴鳥!」二長老激動地說道:「我明白了! 亞德斯里恩你之所以沒事,是因為天鈴鳥適時在你身上設置了空間通道。那個血族的手看起來像貫穿了你的胸口,但其實只是穿過了空間通道伸延至別的地方,自然無法傷及你分毫了!

偏過頭凝望著這稀有的魔獸,亞德斯里恩鄭重地道謝:「是你救了我嗎? 謝謝你。」

天鈴鳥回望著青年,不知為何亞德斯里恩的心裡浮現起一種親切無比的聯繫,這頭陌生的小鳥竟給他一種熟悉無比的感覺,彷彿在他眼前的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手足、是他最親厚的親人。

這玄妙又溫暖的感覺令亞德斯里恩不由得伸出手想要撫摸一下這頭美麗的鳥兒,就在青年伸出手的瞬間天鈴鳥拍動著翅膀迎上去,小小的頭顱輕輕觸碰了青年的指尖一下。

一股奇特的魔力瞬間散發出來然後又悄然的散去,這短短的瞬間已讓博學多聞的三長老看出端兒來:「是契約的波動! 亞德斯里恩,你什麼時候與天鈴鳥建立了平等契約的? 現在只欠你的確認這個契約便成立了。快! 快在心裡確認個契約!

素來溫文爾雅的三長老此刻激動得像個孩子,亞德斯里恩聽到天鈴鳥竟願意成為他的契約獸也不淡定了。雖然不是單方面奴役魔獸的主僕契約,但有誰聽說過天鈴鳥與別人立契約的? 更何況契約獸在亞德斯里恩的眼中是密不可分的親人與伙伴,並不是低下的奴隸!    

契約成立後雙方便建立起心靈溝通,亞德斯里恩從中得知這頭天鈴鳥正是當年那枚魔獸蛋孵化出來的小鳥,那時候臨近孵化邊緣的天鈴鳥已擁有初步靈智,乘著亞德斯里恩導入魔力的時候與青年結下契約。可惜那時候單方面的契約並不完全,孵化後天鈴鳥一直探測不出亞德斯里恩的位置。

直至亞德斯里恩在生死關頭正好想起當年的那枚魔獸蛋,瞬間雙方便設立了連結,天鈴鳥立即以此為座標趕過來救了亞德斯里恩一命。

世事萬物皆有定,可以說,如果亞德斯里恩不是心存惡念能夠第一時間趕去解救卡洛琳的話,那他便不會出現差點被血族一手穿心的危機。

然而沒有這個危機,他也失去了一個召喚出天鈴鳥的機會。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如果少年的亞德斯里恩不是心善把魔獸蛋還回去,自然便不會有天鈴鳥前來報恩了。

聽過亞德斯里恩的解釋,當年與他同行的兩名長老這才知道對方竟還有這種奇遇與機緣。二長老看著亞德斯里恩與天鈴鳥親密無間的樣子,只覺這青年愈看愈滿意,不由得說出了仰壓在心底很久的話:「亞德斯里恩你果然沒有令我失望,不枉陛下那麼信任你!  

亞德斯里恩疑惑地看了看說漏嘴而有點失措的二長老,不明白老人的話是什麼意思。

三長老看見話已說開來,也就不再隱瞞:「其實對於陛下任命你為將軍伴隨左右,我們都持反對意見的。我們看著你長大,自然能夠看出對於陛下承繼王位一事你抱持著不滿。只是陛下卻堅持認為你是最佳的人選,我們說不過她這才無奈答允,現在看來還是陛下有識人之能啊!  

亞德斯里恩訝異地看向裝扮成少年、卻仍難掩他的美麗的的精靈王,只見卡洛琳坦然迎上他的視線,翠綠的眸子就像一汪清澈見底的清泉:「我相信亞德斯里恩,這次的事情他不是把我保護得很好嗎?

隨即少女收起了笑容,一臉嚴肅地向亞德斯里恩說道:「當我提議讓你掌控兵權的時候長老們向我說了很多你的事情,因此我很清楚你曾經是王位呼聲最高的人。作為精靈王,我的確有著很多不足的地方。你願意幫助我嗎? 被喻為最接近第一代精靈王、萬年難得一見的天才的你。」

說罷,卡洛琳向亞德斯里恩伸出了手。

          如果說先前不顧性命去拯救卡洛琳是因為自身的責任,那麼此刻亞德斯里恩確實被少女的胸襟所打動了。青年並沒有握上少女向他伸出的手,而是單膝下跪,向這名年輕的精靈王下了一個吻手禮: 「這是我的榮幸,陛下。」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Ginny
  • 好好看呀!感謝香草大大.等好久囉!懶散02已經買了.也很好看.期待03出版
    香草大大加油!
  • 謝謝支持~~~

    香草(艾挖女王) 於 2013/04/01 17:53 回覆

  • 薰
  • 頭香?!
    真的很捨不得傭兵就這樣完結了...
    希望往後還能看到有關傭兵的文
  • 傭兵完結時我也很不捨呢! 終究是我第一本商業本啊........

    香草(艾挖女王) 於 2013/04/01 17:54 回覆

  • 梅花鴨
  • 很動人的故事啊~
    傭兵公主就這樣完結了感覺真不捨呢
    主角們善良、開朗的個性讓人看了很愉快
    這是否也代表香草大大的個性也是善良開朗的呢=W=

    現在新的懶散也有關注喔!
    思思那感覺捉摸不定但又正直的個性很可愛呢
    不過私心最喜歡奈伊啦XD奈伊最後會擁有真的感情嗎,好期待啊
    更私心的事,希望最後思思是和奈伊在一起的啦XD
  • 多謝支持>3<

    奈伊的人氣意外的頗高呢XD

    香草(艾挖女王) 於 2013/04/19 21:14 回覆

  • ♣燈˙存在♣
  • 好感人><不過看完後有個卡洛琳會跟亞德斯里恩在一起的幻覺˙W˙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