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捲入佛洛德所造成的空間裂縫中,夏思思只覺一陣天旋地轉。這種從一個空間瞬間被拉扯至另一個空間的暈眩感,簡直就是當初被卡斯帕呼喚進異世界時的感覺。只是當時夏思思是跌坐在柔軟的草地上,此刻卻“噗咚”一聲的掉進了急速流動的河水中。

  完全預料不到落腳點竟然不是陸地,夏思思頓時吃了一驚,喝了幾口河水後才想起自己擁有一身魔力。

  集中精神默想出飄浮魔法的咒文,夏思思就像是浮萍般平穩地跪坐在水流之上。咳出了幾口河水後少女環視四周,並欣喜的看到同伴們全都安然無恙──雖然與她一般被意料以外的狀況弄得狼狽不堪就是了。

  上岸以後好一陣子都沒有人說話。到最後大概是忍受不了這沉重的氣氛,凱文吁了口氣道:「這次我們還真是狼狽呢!」似乎在說着此刻的狀況,但大家也知道青年所說的是這次任務的結果。

  「嘛,反正人生本就不能事事順意的吧! 還好艾維斯機警、反應快,我們還不一定無功而回的啦!」不同於眾人沮喪沉重,夏思思懶慵地一下沒一下的擰着濕透的衣角,後來乾脆使用魔力把身上的河水集合成一個小水球拋回河道裡。

  「不敢當,思思你也不弱於我呀。」

  「哦?

  艾維斯笑了笑,眼神若有所指地瞟了少女有點隆起的衣袋一眼,沒有說話。

  「可是,思思,艾維斯剛剛向對方宣戰對了吧?為什麼你看起來一點兒也不擔憂難過?」奈伊疑惑地詢問。少女老是標榜自已酷愛和平,是個反戰派。可是現在艾維斯向對方宣戰了,怎麼夏思思卻是一臉的不在乎、反稱讚對方機警?

  少女白了奈伊一眼,反問:「難道我們不宣戰,這場仗就不會打了嗎?

  只是簡單的一句話,頓時所有人都是一臉恍然大悟的神情。

  的確,北方賢者佛洛德參戰也好、不參戰也罷,這場與闇之神的戰爭早已是在所難免的事實,那麼宣不宣戰又有什麼關係呢? 佛洛德擁有著隨意連接空間的能力,萬一他利用空間魔法躲在暗處替他們下絆子的話那就糟糕了。

  艾維斯就是看出了這點,這才以戰爭的名義約定時間及地點,這樣一來才有機會再接觸賢者一次。

  不然的話,可以想像往後的日子對方定必會躲得更深更遠。

  「可是這也不能保証佛洛德會親身上陣。」諾頓滿臉愁容地說道。

  「不會的,他會來。雖然我與佛洛德只是初次見面,談不上對他多熟悉,但如果他只是個空有實力而品格低下的人,我想布萊恩陛下是不會想要把他迎回王城、也無法獲得小埃你們的專重對吧? 所以我想既然他答允了,自然就會堂堂正正地進行決戰。何況只要他是真的喜歡伊妮卡、而黑翼小姐又是真的如風靈們所說般很寶貝這個水晶球的話。」說罷少女狡黠一笑,從懷中取出了暗黑色的水晶球。

  「呀!」看到水晶球以後眾人不約而地同時驚呼,用著不可思議的眼神盯著夏思思看。

勇者闖空門盜竊,失物的主人是北方賢者?這世上還有比這更詭異瘋狂的事情了嗎?

  夏思思得意洋洋地把水晶球收好,完全沒有絲毫做賊應有的心虛:「佛洛德叛變一事似乎另有隱情,我想有必要弄清楚當年他背叛的原因。另外對於奈伊所發現的碎片以及雪女所提及的預言我也很有興趣,我們還是先回王城一趟吧!艾維斯,你與賢者所約定的雙月之日是在什麼時候?

  「不就是在霧影花開以後的一天嗎?」青年奇怪地反問。

  「……請直接告訴我確實的日期吧,謝謝!

  艾維斯這才想起夏思思來自與這裡的環境完全不同的異世界,對於這個世界的時間的算方法是沒有任何概念的。

  青年從善如流地換上一個少女應該能夠明白的說法:「還有一年。」

  「一年,也就是三百六十五天對吧?

  「思思,一年不是有三百八十天嗎?」一旁的奈伊訝異地反問。

  聽到奈伊的詢問,夏思思終於忍不住很戲劇性地仰天大大的嘆了口氣。

  異世界,唉~~異世界……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