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同伴口中聽過克勞德城領主的一些劣跡,夏思思為免他們這群外表惹眼的外來者招惹到麻煩,少女乾脆決定讓埃德加與凱文穿上聖騎士的鎧甲招搖過市。心想這個領主再貪心,也不會膽大包天得向聖騎士伸手吧?

看到二人拔出腰間的配劍,動念間一道銀光便由他們握劍的手迅速伸延至全身,隨即一身銀光閃閃的鎧甲便已穿著在二人身上,兩名英氣的年青劍士頓時變成了威風凜凜的聖騎士!

看到聖騎士這項特技,夏思思不由得再次羨慕著他們換衣服的速度,這樣子多快、多便利啊……不過她卻不敢把這個想法說出來。因為埃德加曾經為她向教延申請了一套同功能的鎧甲,只是她怕重怕惹眼所以一次也沒有穿過,把那套有錢也買不到的貴重鎧甲丟在衣櫃裡封塵。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隊伍有聖騎士在,傳言的高昂入城費並沒有出現,在城衛兵必恭必敬的視線下勇者一行人很順利便進入到城裡。

作為西方通往王城的必經路線的城鎮克勞德城,卻沒有夏思思所想像的富裕與熱鬧。街道上一片蕭條,行人全都是木無表情的逕自行走。是一個了無生氣的城市,完全看不出大型城鎮應有的活力與生命力。

 

 

  「又客滿了?」夏思思抱怨地道:「你們真的是客滿了嗎? 可是我看旅館中的旅客那麼少,應該還有空房才對。」

   與行色匆匆的諾頓分別後,勇者一行五人便先找旅館來投宿。可本以為是輕而易舉而屢屢碰壁,這已經是第五間對他們謊稱客滿的旅館了!

   先不論隊伍中有着兩名受民眾敬仰的聖騎士,單是奈伊他們的“美貌”應該也足以讓別人留下好印象了吧?這還是勇者小隊在旅程中首次遇上這種不受當地人歡迎的狀況。

  夏思思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臉。

  他們什麼時候變得面目可憎起來? 

  「說沒有就是沒有! 我們可沒有房間給你們這些王城來的走狗居住!」忽然店主懷內的小女孩尖聲叫道。店主嚇了一跳,立即摀住小女孩的嘴巴,向夏思思等人露出了僵硬的笑容:「小孩子亂說話而已,我們真的沒有空房,各位請回吧!

  環視四周,居民們都以冷漠卻難掩恨意的視線盯着他們,夏思思頓時恍然大悟,說了聲:「打擾了。」以後便離開了旅館,見狀還想留下來了解狀況的埃德加等人只得尾隨著少女離開。

  確定那群投宿者確實是離開了,店主這才鬆下了摀住女兒嘴巴的手,低斥:「露絲! 你怎麼亂說話了!

  小女孩把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執拗的說道:「可是大家都是這麼說的,露絲並沒有說謊。」 

  忽然旅店的大門再度被打開,卻是剛才的少女與其中兩名青年去而復返。只見少女可憐兮兮的說道:「老板,別的旅館也客滿了。我們就只有三人,你能想辦法空出兩間房間給我們嗎?

  「另外兩名聖騎士呢?」店主猜疑地看著這個只是出去了一會,人數便減少了二人的小團體。

  「我也不太清楚,我們只是湊巧同路這才一起同行。也許他們到別的旅館去碰運氣了吧? 他們的行蹤又怎是我這種普通老百姓所能猜測得到的。」

  聽到這裡,奈伊與艾維斯在旁小聲交頭接耳起來:「嗚呀~思思還真狠……一下子便與那二人劃清界線了呢!」 

  「說不知道聖騎士的行蹤......不就是思思聽到那個小女孩的話以後猜測到聖騎士的存在正是令團隊不受歡迎的原兇,於是便把埃德加他們撇在外頭命他們不準跟來的嗎?

  店主打量了眼前的三名少年男女好一會,覺得他們的衣著的確不像是什麼有權勢的人以後也就態度一轉,隨手便把房間的鎖匙遞上:「房間在二樓,一天七個銅幣,包早午晚三餐食住費用。」   

  「謝謝!」接過鎖匙,夏思思道:「我想先吃點東西,店長,旅客在這裡的餐廳用餐有優惠嗎?」

「有的! 所有在本旅館住宿的旅客點餐也有八折優惠的喔!」店主隨即熱心為他們介紹旅館的招牌菜,態度與先前的冷漠完全不同。

  這間旅館的膳食風評不錯,位於下層的餐店除了住宿的客人以外,也吸引了不少當地居民光顧。夏思思等人坐下以後,便聽到不少當地人正以埃德加二人為話題討論著。

  「今天在街道看到兩名聖騎士呢! 真討厭,該不會是亞伯特那傢伙派過來的吧?」         

「應該不會吧....教廷不是不管權貴的事情嗎?    

「誰知道呢?不然你說我們這裡又沒有魔族出沒,那二人過來這裡作甚?既然亞伯特先前曾經收賣過王城派來的檢察官,有聖騎士過來為他撐腰也不是太出奇的事情。」

  「聽說了嗎? 昨天威廉病了沒去礦場,便立即被人抓進牢中了。士兵說他裝病來逃工什麼的......真是笑死人! 難道就連生病也不可以嗎?!

  「最近稅收愈來愈繁重,今天一個名號、明天換一個名號又是一項新稅收了。工作大半天還是不到半個銀幣下袋,這種日子叫人怎麼過下去?

  看眾人說得咬牙切齒,夏思思好奇地開口詢問:「你們口中的亞伯特,就是這個城鎮的領主大人嗎?」

  居民看到夏思思只是名年輕少女,加上勇者大人那清純無辜的外貌實在太有欺騙性了,幾名喝了幾杯酒下肚的男客人說得毫無顧忌:「正是這個城鎮的領主! 這個人剛就任的時候還算好,稅收也只是比王城限定的多了一點,這種份量我們倒還能應付。」

  「只是當他發現城鎮旁的原野、也就是妖精們的領土中藏有大量法石後,便開始貪婪起來。不單入侵妖精的領土,更強制城內的壯丁挖掘法石。開采的費用則由加重稅收來填補,這麼一來我們還怎樣生活下去?

  「唔......法石嗎?」夏思思回想著在宮殿學習時所得來的知識。所謂的法石外表與普通石頭無異,簡單來說就是一種魔力增幅器似的能量體。法石用作魔法陣基石的話效果比水晶更好,它的碎末還能夠使用在煉金術與繪畫卷軸上,大大增力煉金製品與卷軸的成功率,是非常稀少珍貴的魔法石。

  「思思,你想怎麼辦,要利用勇者的身份來好好教訓一下那個領主嗎?」艾維斯笑著小聲詢問。 

  夏思思正要回答,卻在看到走進旅館的客人的臉孔時有點意外地愣了愣,隨既嘴角泛起了一絲狡黠的笑意。 

創作者介紹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路人
  • 超超超超愛埃德加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