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當夏思思把右手平放起來、並於手掌上以水氣形成幾顆晶瑩剔透的彈珠時,狄可發現他錯了。

  他實在不應該把眼前的少女視之為弱者、輕易將其歸類為軟弱無害的人。

  這是在夏思思二話不說便將手裡的彈珠以高速射向兩名位於要塞外與妖獸作戰中的步兵時,狄可唯一的想法。   

  「快躲開!」想不到夏思思竟忽然向步兵施以毒手,這數顆擊出的水珠體積雖小,可是以那可怕的速度,被擊中的話絕對是非死即傷。

  在那兩名步兵聽到狄可的警告、而反射性地往叫聲的源頭看過去之際,只聽到“咻咻”數下夾雜著烈風的聲音。二人還未來得及作出反應,便感到有幾枚小東西快速於耳邊掠過,隨即身後傳來了幾聲悶響。

  狄可作出警告後立即策馬上前,當看到那兩名步兵聽到警告後的反應不是立即閃避、而是呆立在原地回首往聲源察看時他經已暗道一聲“糟糕”,畢竟馬匹再快也快不過這數顆以魔力操控的水珠。絕望的無力感湧上狄可心頭,只怕下一秒這兩名步兵就要血濺當場了。

  然而夏思思射出的水珠子卻只是在步兵的耳邊擦過,直接擊向要塞那厚重的鋼鐵圍牆上。

  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中,水珠停在暗黑的鋼壁一米以外並發出數聲悶響,彷彿擊中一些看不見的東西。隨即水珠停頓的位置竟然湧出紫黑色的鮮血,然後一條足有一個成年人大小的蜥蝪便從鋼壁上“剝落”下來,於地上抽搐幾秒以後便完全死透。

  當蜥蝪斷氣的瞬間,那身鐵鋼色的表皮便漸漸變成有點透明感的淡棕色,顯然這才是牠退下偽裝以後的真正顏色。這是一種名為“壁魔”的妖獸,外型像蜥蝪,手指生有吸盤能夠黏附在牆壁上,柔軟的皮膚雖然沒有太大的防衛力,可是卻能模擬所在的環境而改變顏色,是讓西方軍防不勝防、非常頭痛的存在。 

  「請問可以把武器移開了嗎?」清脆的嗓音響起。原來就在狄可策馬試圖阻止夏思思“攻擊”同僚之際,他的隊員便立即展現出訓練有素的默契,全部拔出長槍、列出圓陣迅速把勇者一行困在裡面。

  看到這頭外型近似蜥蝪的妖獸屍體後,眾人這才醒悟少女只是替他們擊殺潛伏著的妖獸而已。在夏思思戲謔的視線下,重裝騎士們立即訕訕地放下武器,尷尬得不知應說什麼才對。 

  狄可立即慎重地向夏思思道歉,並且慶幸著自己身上穿著厚重的盔甲,此刻自己這副狼狽的尷尬樣子還真的不想被任何人看到。  

  兩名步兵也尾隨在狄可身後,誠懇地向夏思思道謝。二人根本就看不出這頭妖獸的偽裝。少女這次出手不單替要塞消滅了暗藏的危險,還救了他們的性命。 

  想到自己剛才全無所覺地站在妖獸的身旁、生死命懸一線,這兩名步兵不禁驚出一身冷汗,同時更對救命恩人夏思思感激不已。

  打發掉熱情的步兵以後,狄可看夏思思的眼神經已與先前完全不同了。不同於先前單純對“勇者”這個身份的敬重,此刻男子更多的是注視著夏思思本身。雖然少女所展現的東西並不多,可單是擁有元素精靈這點已足以令狄可對她重新估計了。

  為免在戰場上引起混亂,狄可並沒有把她的勇者身份公開。這倒是讓夏思思心裡暗喜,雖說要來的終究還是要來,但多一點耳根清靜的時間也是好的。

  「剛才看思思小姐散發出來的水霧,這是一種偵察類別的魔法嗎?」別看狄可問得隨意,其實身為奈利亞要塞的將領,他可是對夏思思這種偵察的能力在意得不得了。

  需知道妖獸群的智商不高,雖然沒有聖光守護的普通軍人斬殺妖獸比較吃力,但以強悍的實力聞名的西方軍有著並不會輸給對方的自信。然而即使是低階魔族也有著棘手的先天能力,往往真正令他們損兵折將的並不是明刀明槍的正面攻擊,而是防不勝防的偷襲。就像這一次,只要狄可想像到被妖獸順利混進軍營中的後果,他便感到一陣後怕。

  夏思思疑惑地側了側頭:「只是在四周散佈水霧用以偵察而已,稍為懂一點魔法的水系法師也應該懂的吧?」

  「就這樣?」

  「就這樣。」想了想,夏思思補充:「當然把精神力依附在霧氣上是需要一點技巧,但基本上這只是一個取巧的小魔法而已。我還以為這很普遍,大家都會懂。」

想當初伊修卡教導她魔法的時候,夏思思就專挑一些取巧又不需要什麼精神力、實用度卻很高的魔法。後來她還覺得不夠,融會貫通以後更自創了不少連低階魔法也稱不上的小魔法,有一些甚至只是發明出來讓她的生活更加便利而已。

那時候卡斯帕還取笑她懶,卻被少女理直氣壯地回擊說這才是聰明人的做法,只懂得把魔法當炮彈互轟的人才是腦殘耶!

  夏思思的話令狄可聞言驚訝得瞪大雙目,對男子來說能夠探測到隱身的妖獸的力量委實不可思議,他本以為這種魔法應該是深不可測才對。可是聽夏思思的意思,就只是個普通的魔法學徒也能使出的小魔法?

可是很快狄可便反應過來了。雖然他並不懂魔法,但也猜到相比水柱或是水球等水系魔法,單純的水霧確實是用不著多少魔力。只是夏思思的魔法實在違背了人們的思維,有哪一個魔法師不是以攻擊力的強弱來挑選所學習的魔法?又有誰會像夏思思這般“自甘墮落”的去研究使用既沒有殺傷力、又不華麗的水霧?

  這根本就是推翻了“威力強大就是好”的概念,只怕軍隊中的魔法師想也沒想過簡簡單單的水霧只要附上念力,便能夠令穩身的魔族無所遁形!

  聽到狄可的解釋,夏思思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並毫不客氣地批評:「真是蠢斃了! 沒有所謂的強與弱,只有適不適合。任憑他們修煉得多強、招式有多華麗,被“隱尾”埋身伏擊的話還不是照樣完蛋?」

  「沒有所謂的強與弱,只有適不適合?」狄可喃喃地複述少女的話,竟發現這句話並不單單只適用於魔法上,還能引申至其他層面。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這領悟讓狄可從中獲益良多,開始注意到該如何靈活運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對於他在往後戰爭中的攻擊技巧、以及行軍佈陣造成了深厚的影響。

  狄可向夏思思深深行了一禮,這名在往後的日子承繼了父親的位置、並把西方軍引領至一個新的高度的男子,從這一刻起把夏思思視為良師敬重、不敢再有絲毫看輕怠慢。

 

 

創作者介紹

香草遊樂園

香草(艾挖女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rene Tan
  • 尾5段的隱身打成穩身了
  • 訪客
  • 「就像這一次,只要狄可想像到被妖獸順利混進軍營中的後果,他便感到一陣後怕。」
    後怕?